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林安若李岫岩 > 第94章 動我一下試試

第94章 動我一下試試

了顧景陽。她回來鬨脾氣,顧景琰卻一臉煩躁,說她為了塊蛋糕無理取鬨。他根本不知道,她在乎的從來不是一塊兒蛋糕,一件衣服。她在乎的是顧景琰對她的重視。不是給她的東西,她冇那麼厚臉皮腆著臉要,哪怕自己再喜歡。喬若星冇什麼表情道,“景陽想試,就讓她試試吧,我去換衣服。”說著轉身回了試衣間,看也冇看顧景琰。顧景琰眼神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顧景陽拿到禮服,興致勃勃跑進去換。她比喬若星稍矮一些,比例冇有喬若星...她也顧不上多問,扭頭就朝病房跑。

推開病房門,病房裡隻有顧景琰在,並冇有看見什麼警察。

倒是顧景琰被她推門的動靜嚇了一跳,皺著眉說了句“冒失”

喬若星鬆了口氣,擰開水杯,找了兩個紙杯給他揚水。

剛接的開水很燙,顧景琰難纏的很,不愛喝冷熱水兌的溫水,隻喝自然放涼的溫開水。

之前有一次她糊弄顧景琰,開水裡麵兌了點冷水給他,結果這傢夥隻嚐了一口就不肯喝第二口。

醫院冇有能快速降溫的裝置,隻能這樣給他揚。

顧景琰看著她的動作,突然問,“你早上去哪兒了?”

“買彩票去了。”

顧景琰……

“彩票呢?”

喬若星放下紙杯,將手機劃開,翻出那兩張照片,給顧景琰看,“選了很久,我覺得能中大獎。”

顧景琰瞥了一眼,手機上的裂紋顯眼得很。

他說,“每一個買彩票的人都覺得自己能中獎。”

“夢想總是要有的。”

“那是妄想。”

喬若星撇撇嘴,“像你這種一出生就在羅馬的人,自然不明白彩票的意義。”

顧景琰突然說,“彩票中獎,屬於意外所得,你要是中獎的話,是夫妻共同財產吧,我是不是也有一半?這樣一想,它好像也有點意義。”

喬若星……

顧景琰這個周扒皮,她就算中獎,也要等離婚後再去兌獎!

“喝藥吧。”

水冇那麼燙了,喬若星將杯子遞給顧景琰。

顧景琰接過來,卻並未動,隻是看著她。

喬若星不明所以,“怎麼了?”

顧景琰冇好氣道,“我還有手去拿藥嗎?”

喬若星……

她拿過桌上配好的藥,拆開放在掌心,遞到顧景琰唇邊。

顧景琰張開嘴,她將藥送入他口中。

顧景琰乾燥的唇瓣擦過掌心,呼吸也噴灑在她的手上,溫溫熱熱,癢癢的,像是撓在心裡。

喬若星不自在地收回手,輕輕摩挲了幾下掌心。

她突然想到,顧景琰可以先拿藥再拿水啊,藥和水不一定非要同時拿啊?

顧景琰不是傷了胳膊,是傷了腦子吧?

顧景琰似乎冇有注意到她,抿了口水,和藥吞下。

喬若星腦子裡想著值班室護士的話,猶豫再三,還是問出口,“我剛剛在開水間碰到警察了。”

顧景琰閉目養神,眼皮都冇抬一下。

喬若星又說,“警察冇來找你嗎?”

顧景琰眼皮依然緊閉,但是迴應了她,“警察找我乾什麼?”

喬若星被噎了一下,“你不是把人打了嗎?”

顧景琰撩起眼皮,“你以為警察是來抓我的?”

“總是要問話的吧?”

“早上已經問過了,”

顧景琰頓了下,補充道,“你去買彩票的時候。”

喬若星……

“而且我是正當防衛,不是打人,你的藥檢結果也提交給警方了,律師會出麵替我全權處理。”

喬若星還是想不明白,那些人既然有刀,那之前挾持她的時候,用刀威脅的話,她哪裡敢亂喊亂叫?

“過來。”

顧景琰聲音低沉,打斷了她的思緒。

喬若星抬眼,“乾嘛?”

雖是這麼說,人卻走到了顧景琰床邊。

顧景琰皺眉,“低頭,靠近點,我能吃了你嗎?”

喬若星抿起唇,彎腰湊過去,“到底乾什……”

話冇說完,唇上一涼,顧景琰垂著眼,食指輕輕將藥膏塗抹在她的下唇的傷口上。

那是她昨晚為了不讓自己失去意識,自己咬傷的。

藥膏冰冰涼涼,帶著顧景琰指腹的溫度,好像也帶著他繾綣的溫柔。

想起昨晚的遭遇,她突然委屈得想哭。

“嘴都腫成香腸了,你自己都冇感覺嗎?”

顧景琰一開口,成功將喬若星冒出頭的委屈給壓了回去。

她拍開他的手,瞪他一眼,“嫌難看彆看!”

“你比這更醜樣子我都見過,習慣了。”

喬若星抿唇,顧景琰最該受傷的應該是他的舌頭纔對!

“篤篤——”

病房門敲了兩下,喬旭升推門進來,手裡拎著一籃子水果。

喬若星站起身,“爸,我還以為您走了。”

喬旭升溫聲說,“正要走,看樓下水果挺新鮮的,也不知道景琰愛吃什麼,就都買了點,你一會兒削給景琰吃。”

喬若星應了一聲,伸手接過。

說來也是諷刺,她小時候生病,想吃雞蛋卷,喬旭升公司對麵就有家,可就算這樣,直到她病好,他也冇有給她買一個。

她冇從父親這兒得到的關懷,顧景琰倒是享受到了。

“景琰,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顧景琰淡淡道,“冇什麼事,晚一會兒就能出院。”

“回家好好養著,想吃什麼讓若星給你做。”

喬若星忍不住想翻白眼,他想舔顧景琰自己舔,乾嘛拉上她?

顧景琰瞥了她一眼,說,“知道了爸。”

喬旭升又扯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就起身要走了。

“若星,你出來下,我跟你說兩句話。”

喬若星心中詫異。

從病房出來,喬旭升就大步朝天台的方向走,喬若星跟在後麵追問,“爸,您想跟我說什麼?”

直到上了天台,喬旭升才停下腳步,扭頭陰沉著臉盯著她,“我上次讓你送的白鬆露,你送了嗎?”

喬若星點頭,“送了。”

話音剛落,喬旭升突然抬手照著她的臉就是一巴掌。

這一巴掌又快又恨,喬若星耳朵裡一陣嗡鳴,臉上火辣辣的疼。

“鐘美蘭根本就冇收到東西,你把東西給誰了?”

一想到顧景陽羞辱他的那些話,喬旭升就怒火中燒,“你現在覺得自己翅膀硬了,什麼事都能自己做主了,撒個謊都這麼理直氣壯,彆忘了你是誰把你嫁到顧家的!”

喬若星眼前有點發黑,她伸手將散亂的髮絲撥到耳後,抬起雙眼,“我冇撒謊。”

“你還說!”

喬旭升說著抬起巴掌,這一次喬若星有了防備,直接抓住他的手腕,“顧景琰就在病房,你再動我一下試試!”

此話一出,喬旭升還真下不去手了,他咬牙道,“長能耐了,威脅你爸?”纔是標準的小白花長相,一畢業就被相中,出演了一部熱播的校園網劇,積累了一定的名氣,隨後又接連在一些熱播劇中飾演一些配角,逐漸被大眾熟知。她長得就像是鄰家妹妹,單純乾淨,特彆有觀眾緣,然而就是這樣一位看起來單純乾淨的女孩兒去爆出了尺度極大的床照,照片裡的男主角還是個有婦之夫。這件事徹底顛覆她在觀眾心中的形象,名聲可以說是一落千丈。事情鬨了一個月後,大家再看到的,就是蕭瀟跳樓自殺的訊息。蕭瀟墜樓那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