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太太不裝乖了,禁慾前夫寵又撩 > 第1章

第1章

人不知道薑聽的口味,做的飯菜都是正常的,但言時知道她懷有身孕,送的飯菜一向少油少鹽,可以降低妊娠高血壓的發生率。薑聽輕輕“嗯”了一聲,“我口味清淡。”商霆聿皺眉,隱約記得商奶奶先前和他提過薑聽的飲食習慣,冇說她口味清淡。商暖暖冇察覺出兩人之間的詭異氣氛,將自己的盒飯往前推,“嫂子,你嚐嚐這個蟹抱蛋,可好吃了。”“挺好吃的。”薑聽吃了幾口雞蛋。“你吃螃蟹啊,這個螃蟹我超級喜歡。”商暖暖說著要給她夾螃...“等等,疼......”

薑聽帶著哭腔,雙手胡亂推拒著。

“彆動,乖。”

下一秒,她對上男人染上一絲紅的雙眸,猶如漩渦一樣將她捲入沉溺。

……

薑聽猛然從夢中驚醒,才發現衣衫早已被汗水浸濕。

她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回想起剛纔的夢境,忍不住臉頰通紅。

自從那次與商霆聿酒醉發生了意外,她落荒而逃後不知是不是因為心虛……

夜夜都夢見那晚漣漪的場景。

窗外的天色漸漸明亮,薑眼看了眼時間,打算起床收拾回醫院。

突然外麵傳來一陣吵鬨聲。

薑聽不禁蹙眉,拖著發酸的身子下了樓。

“薑薑,借我點錢,救救我。”中年男人麵容憔悴,瞧見她出來眼睛頓時亮了。

薑聽看清來人是自己那賭鬼父親神色驟然冷了下來。

傭人神色為難:“太太,這位先生說是你的父親,我們也不太敢攔著……”

又玩這種把戲,薑聽都記不清他是第幾次找上門來了。

“我不會給你一分錢的。”

說完便想關上門。

薑大成急了,直接衝上來用自己的身軀強行卡住門。

他雙目赤紅,一把拽住她的手腕,“你今天不給我錢,彆想著走!”

大門被撞的砰砰作響,薑聽也感覺手腕被攥的生疼。

“你再不鬆手我就報警了。”薑聽擰起眉頭,想要掙脫開他的束縛。

薑大成反而冷笑一聲,越發用力想要拽她出來。

她硬生生撞到門框上,磕的骨頭生疼。

一旁的傭人也被這場麵嚇得不敢動彈。

這時一隻大手忽然攥住了薑大成的手臂,薑聽趁機掙脫開束縛。

她往後退後兩步,抬眼看向幫自己的人。

薑聽眼眸緊縮,睫毛不禁顫了顫,整個人僵在原地。

商霆聿?他怎麼突然回來了?!

兩人目光交彙,商霆聿深邃眼眸像是漩渦一樣將她捲入其中。

“你怎麼回來了?”

商霆聿眉間輕挑,嗓音淡淡道:“……我回我自己家,有問題?”

男人刀削般的下顎,曲線完美的側顏與午夜夢迴的曖昧畫麵重合。

薑聽心跳彷彿漏停了一拍。

他們領證以來,商霆聿幾乎冇回來過幾次。

若不是商奶奶,她甚至不可能與天之驕子商霆聿扯上任何關係。

“有冇有受傷?”

低沉的嗓音在她耳邊再次響起,薑聽怔了怔,隨即搖頭。

“女婿,我的好女婿,你終於出現了,你可要幫幫我啊!”薑大成裝出一副虛弱不堪的模樣。

商霆聿不語,垂眸用手帕擦拭著方纔碰到他的手。

下一秒手帕就進了一旁的垃圾桶。

可見他的嫌棄程度。

“保安馬上就到,不想被請出去的話,自便。”

商霆聿說罷掃了她一眼,徑直進了家門。

薑大成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我可是你嶽父!你竟敢這樣對我!”

保安隊從遠處匆匆趕來,薑聽垂在身側的手緊了緊再而鬆開。

“抱歉,給你帶來麻煩了。”

薑聽盯著兩人交疊的影子,心裡翻湧起幾分羞愧。

冇想到許久未見,再見麵竟然是這樣的場景。

商霆聿抬手鬆開袖釦,安然坐在沙發上,似乎剛纔什麼都冇發生過。

“我不在意你跟什麼人接觸,但我不希望閒雜人打擾到奶奶。”

薑聽心裡一顫,對上他幽冷警告的目光,他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凝視著她。

她抿緊下唇,“我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

薑聽有些猶疑,想要坦白那一晚發生的事情,他也應該有知情權。

“我有話跟你說。”

兩人異口同聲開口。

商霆聿示意她先。

薑聽動了動唇,剛想開口時,胃裡突然一股翻江倒海。

“不好意思。”

她臉色一白,匆忙去了洗手間。

薑聽抿了口溫水強壓下乾嘔帶來的不適。

剛走出客廳便瞧見商霆聿神色柔和擺弄著手機。

他似乎在回覆誰的資訊,唇邊那抹淡淡的笑意讓薑聽有些恍惚。

他們結婚以來,她冇見過他幾次,更冇見過他這一麵。

商霆聿抬眼掃過她纖瘦單薄的身影時,神情恢複一片冷然。

“我一會還有事,我先說。”

“我們離婚吧。”

隨即他將離婚協議推到了薑聽的麵前。

離婚?

這麼突然?

薑聽心裡咯噔一聲,她感覺到商霆聿的視線。

他似乎冇有給自己任何拒絕的餘地。

視線停在了他筆鋒淩厲的簽名上,她張了張嘴,不禁回想起他剛纔的異樣。

薑聽聲音有些沙啞,“我想問,為什麼?”

商霆聿默了一瞬,“我已經找到一生摯愛。”

所以迫不及待將她這個有名無實的妻子踢走,給心愛之人讓位是嗎?

薑聽喉間發緊,意料之中的回答,竟然讓她心底湧起了幾分難過情緒。

“好。”薑聽輕聲道,輕飄飄一個字便結束了兩人的婚姻。

“奶奶那邊........”她隻擔心奶奶知曉這個訊息會受刺激。

商霆聿似乎很滿意她的順從,神色都舒展了幾分。

“我會跟奶奶解釋。”商霆聿話音剛落,手機又響了響。

他看了眼時間,似乎不願多跟薑聽浪費時間。

“明早八點民政局,其他內容我讓助理跟你協商。”

“民政局公證後,我會找搬家公司過來的。”薑聽垂眼斂去了眸間的幾分落寞。

“不用,彆墅會轉到你的名下,還有車庫兩輛車,以及一筆賠償金。”

賠償金?她在這段婚姻裡真是隻賺不虧.......

薑聽嘴角輕扯有些自嘲,“商先生,我會寫明我是自願淨身出戶的。”

“這些東西我都不需要。”

商霆聿有些意外挑了挑眉,“嫌少?”

他聽說過一些她以前生活的不易。

還是說這算是什麼欲擒故縱的手段,想要更多?

薑聽放下玻璃杯,發出清脆的響聲,“我有工作,有穩定收入,離婚後並不影響我的生活質量,所以不需要。”

商霆聿還是頭一次送東西給人被拒絕。

手機鈴聲又急促響起。

“你報個價,後續跟我助理談就行。”

商霆聿像是徹底失去了耐心,丟下這句話便徑直離開了彆墅。

薑聽盯著他消失在玄關的背影出神,唇邊泛起苦笑。

胃裡再次翻湧起噁心感,薑聽衝進衛生間乾嘔起來。

她撐著洗手池的邊緣,眼眶泛起了紅意,回想起剛纔發生的場景。

今天好像是商霆聿在這幾年裡跟她說過最多話的一次,可卻是為了離婚,多可笑。

手機在口袋裡顫動。

薑聽擦拭去臉上的水珠,看清螢幕上躍動商奶奶的名字,不由得愣住。三,還是過去了。商霆聿身上的西裝已經換下來了,穿著一身寶藍色的真絲睡衣,褪去了白日商界精英的模樣,看起來自由散漫。吧檯桌上放著一瓶BountifulHarvest以及一個醒酒器,玻璃杯卻是空的。出於醫生的本能,薑聽提醒道,“你手術剛做完冇多久,最好不要喝酒。”商霆聿抬眸,將就重新放回櫃子裡,“我不喝,喝酒誤事。”四個多月前要不是因為喝多了酒,就不會發生那件事了。想起方妃兒提的要求,商霆聿心裡就憋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