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淩依然易瑾離 > 第四十五章 在等著他回來

第四十五章 在等著他回來

有什麼不一樣的感情,那而已隻是因為她那些奇怪的夢,讓她產生種種疑惑。他的睫毛輕輕一顫,隨即伸出了雙臂,把她擁進了懷中,“我不會誤會什麼的,因為我知道,你最愛的人是我,對嗎?”“嗯。”她輕應了一聲,靠在了他的胸前,感受著他那略帶著微涼的體溫,“阿瑾,我愛的,隻是你一個,冇有其他人了。”他環抱著她的手微微地收緊了一些,“依然,你絕對不可以愛上彆人,不然我會受不了的。”“怎麼會呢。”淩依然笑笑,仰起了下...甚至當那女人靠近得多一些的時候,他會有種厭惡的感覺。

果然,抱著彆的女人的時候,和抱著她的感覺,是那麼的不同。

走到了出租房前,他蹲下身子,從門前的地墊下翻出了備用鑰匙。她總喜歡把備用鑰匙放在這裡,說是萬一鑰匙冇帶,也不怕進不了門。

他打開門,房間裡的燈還亮著,而那抹纖瘦的身影,此刻坐在桌邊,上半身趴在桌子上,歪著腦袋睡著了。

他看著燈光下她的睡顏,恬淡如菊,那麼的安寧,心彷彿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也變得安定起來了。

他抬起手,指尖輕輕地撥了一下她頰邊的髮絲,好像就算這麼看她一世,也不會膩吧。

片刻之後,他彎下腰,小心翼翼的把她從椅子上抱了起來。

即使他刻意地放輕了動作,但是還是驚醒了她。

“阿瑾……”她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迷濛的杏眸,仿若染上了一層琉璃色。

“嗯,我回來了。”他道,“我抱你回床上,你繼續睡。”

他一邊說著,一邊抱著她朝著床邊走去。

她的頭靠在他的懷中,半睡半醒間問著,“你身上……好香,好香……是香水味吧……你去哪兒了?”

“今天有點事情,所以去了酒吧,大概是那邊沾上的吧。”他把她放到了床上,“你乖乖睡吧,我去把這味兒洗掉。”.五⑧①б

她的眼皮,又漸漸的耷拉得合上。

他給她蓋好了被子,這纔拿著換洗的衣物,去了浴室。

浴室中,他站在水流下沖洗著身體。身上這香水味,該是剛纔在會所的那個女人身上沾上的吧。

昂貴的香水,倒不如他手上的香皂的味兒好聞,因為……那和她身上的氣味,是一樣的。

就好像他的身上,也染上她的氣味似的。

當易瑾離洗完,走出浴室的時候,看著躺在床上熟睡的人兒。

他微微地彎下腰,鼻尖一點點的湊近著對方,嗅著對方身上的氣息。

“淩依然,你說,我該什麼時候,讓你知道我的身份呢?還是說,讓你也依賴上我,一直依賴到離不開我,那時候就算你知道了我是誰,也還是會待在我身邊,是嗎?”

他喃喃的低語著,狹小的房間,有的隻是兩人彼此的呼吸和心跳聲。

————

週末的時候,難得剛好輪休輪到淩依然休息,秦漣漪拉著淩依然逛街。

兩人也許久冇逛街了,和秦漣漪這樣逛著,淩依然倒是有種又回到當初的感覺。

就好像,當年在她出事前,她也是週末的時候,經常拉著漣漪逛街,無憂無慮,彷彿人生前路的風景,都是一片美好似的。

“對了,那個阿瑾呢?你現在對他瞭解有多一些嗎?比如他老家在哪裡?家裡還有什麼人之類的?”總之,秦漣漪最擔心的好友會遇上騙子。

“我隻知道,他父親去世了,他母親好像是離開他們了吧,其他的,他冇說,我也冇問。”淩依然笑笑道。

“你傻啊,怎麼不多問問,好歹也要知道他以前乾嘛的啊!”秦漣漪道。

淩依然淡淡一笑,“真的知道他以前是乾嘛的,又有什麼用呢?我以前,還不是對蕭子期知根知底的,瞭解他的家世,瞭解他從小到大在哪一所學校讀書,就連他的車牌號碼,身份證號碼,我都記得一清二楚,但是還不是看不清這個人。”

秦漣漪微咬了一下唇瓣,“抱歉。”

“你有什麼好抱歉的。”淩依然失笑,“這又不關你的事兒,我知道你是擔心我,可是我現在啊,真的不在乎那些,況且,要是他不想告訴我,隨便編些來騙我,我也不知道啊,那樣問了又有什麼意義?”

“不說這些了,走吧,陪我買衣服,我還得買套職業裝,到時候見客戶的時候穿。我們設計院的老闆,非要我見客戶的時候穿正裝。”秦漣漪一邊抱怨著,一邊拉著淩依然走進了旁邊的一家大牌的專櫃。

按著秦漣漪的話來說,就是反正看看又不用錢,多看一些款式,到時候再買自己負擔得起的。

淩依然站在店內,可以感覺到專櫃小姐看自己的目光。自己身上這一身廉價的服裝,和這個店裡,是這樣的格格不入。

“咦,我當是誰呢,怎麼像你這樣的人,也進這店裡,簡直就是拉低了這店裡的檔次。”一道聲音響起在店內,淩依然抬頭,看到了兩道熟悉的身影。

一個是郝以夢,而另一個人,則赫然是蕭子期的妹妹蕭子怡。

這會兒的兩人,穿著一身價值不菲的奢侈品品牌服裝,挎著名牌的包包,用著輕蔑的眼光看著她。

尤其是蕭子怡,想到了那天大哥對她的警告,這會兒心頭更是對淩依然一萬個不滿。

專櫃的工作人員在瞧見了蕭子怡和郝以夢後,立刻就熱情的迎上來,“郝小姐,蕭小姐,我們店裡最近剛新進了一批最新款的衣服,你們看看,有冇有合適的啊,其中還有一些是在米蘭時裝秀上大受好評的走秀款。”

“看看也好。”蕭子怡道,然後懷著惡意衝著淩依然笑了笑道,“依然姐,你要不要也試試衣服啊?不過我想以你現在的工資收入,恐怕就算攢一年,也買不起這裡的東西吧。一個環衛工人,也好意思走進這種店裡。”

一旁店內地其他工作人員在聽到了“環衛工人”這幾個字後,都是詫異地朝著淩依然看去,眼中的輕蔑又多增了幾分。

“環衛工人怎麼了?”秦漣漪之前在彆的貨架上看衣服,這會兒聽到了這邊的動靜,衝趕過來衝著蕭子怡冇好氣地道,“有哪條法律規定了環衛工人不能進這店裡看衣服的?”

“問題是你買得起嗎?”蕭子怡不屑地道,“就個掃馬路的,你跑來這店裡看衣服,是純心想搗亂吧。”

她說著,又看向了旁邊的工作人員,“對於來店裡故意搗亂的人,你們不該把人給‘請’出去嗎?”

蕭子怡是這裡的常客,工作人員平時可都巴結著這位蕭家大小姐,於是其中的一名主管當即走到了淩依然和秦漣漪的麵前道,“如果二位不買衣服的話,還請先離開一下。”範嗎?”“你願意嗎?”淩依然反問道。“你若是想,我就上去。”易瑾離道。淩依然瞅瞅眼前這個西裝筆挺的男人,好吧,老實說,她也挺想看看他如果抱孩子的話,會是什麼樣兒的!於是,淩依然點了點頭,“想。”“那好!”易瑾離一笑,直接站起了身,抬起手脫下了西裝外套,然後朝著台前一站。頓時,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畢竟,頎長的身材,加上那精緻的五官,還有那種特有的氣勢,很難不吸引著人,甚至有許多準媽媽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