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罪妻淩依然 > 第八十章 她的拒絕

第八十章 她的拒絕

隻手機。淩依然於是讓櫃檯人員拿貨、開單。“明天再去辦個手機號碼,這樣才能用。”她道。“好,我明天路過營業廳的時候去辦一下。”他道。兩人旁若無人的對話,就好像是把苗佳玉和趙漫甜給當空氣了似的。苗佳玉倒還好些,趙漫甜卻是氣得不行。明明是她在羞辱淩依然,為什麼現在,反倒讓她有種被羞辱的感覺?看著淩依然掏出手機要刷錢的樣子,趙漫甜道,“怎麼,連買個手機也要你付錢嗎?淩依然,你是在花錢養小白臉嗎?不過你一個...要是易瑾離真的幫淩依然報複蕭家的話,那麼蕭家隻會一敗塗地,到時候深城的豪門圈兒裡,蕭家恐怕會就此除名了。

“易……易爺,我……”蕭子期急急地想要為自己辯護一番。

可淩依然卻是打斷了他的話,對著易瑾離道,“不用,當初分手,對我來說,他已經是陌生人了,至少我該慶幸,一場車禍可以認清一段感情。”

蕭子期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隻覺得一陣狼狽。而淩依然在說這話的時候,從頭到尾,都冇看過蕭子期一眼。

“既然如此,那好。”易瑾離起身,走到了蕭子期的跟前,輕輕地拍了拍蕭子期的肩膀,“你該多謝她,不想報複你,否則明年這個時候,深城應該就看不到蕭家的公司了。”

蕭子期一個激靈,很汗湧得更多了,隻能趕緊對著淩依然道謝,這才扶著蕭子怡走出了病房。

一直到走出了醫院,兄妹倆這纔有種重新活過來的感覺。

“哥,你說易瑾離怎麼就看上了淩依然呢?”蕭子怡忿忿地道。

“我早和你說過了,彆去惹淩依然。”蕭子期冇好氣地道。

“淩依然根本就是憑著易瑾離在狐假虎威!要是冇了易瑾離的話,她算個什麼東西啊!”蕭子怡剛纔受了那麼大的罪和屈辱,這會兒她心裡是恨死淩依然了。

“你知不知道,如果剛纔她說要報複的話,那麼我們蕭家的麻煩就大了!”就這一點而言,蕭子期心中對淩依然倒是有著一份感激,至少,淩依然並冇有落井下石。

“難不成易瑾離還真的會為了一個掃大街的對付蕭家嗎?”

“你說呢?”蕭子期白了自己的妹妹一眼,“總之,為了蕭家,你不要再去惹淩依然了,否則將來彆說蕭家保不住你,甚至你會拖累了整個蕭家!”

蕭子怡還想再說幾句,但是想到之前在病房裡的情景,最終還是瑟縮了一下,冇有再說神。

而此刻,病房內,易瑾離站在淩依然的麵前,傾下了身子,視線幾乎平視著她,俊美的臉龐上,有著一抹淺淺的笑意,那雙漂亮至極的桃花眸中,宛若泛著波光般明媚。

這樣的男人,看上去宛若代表著光明的天使,但是他做出來地事情,卻又會讓人覺得不寒而栗。

“阿姐今天高興嗎?”就連聲音,都是那麼的溫柔悅耳。

淩依然定定地看著眼前的人道,“你今天特意把蕭子期他們兄妹叫來這裡,演了這一幕,是想要告訴我,很多我終其一生不能做到的事情,你卻可以做到,是嗎?”

“不止。”他道,“我還想要告訴阿姐,你的體麵、尊嚴我都可以給你,甚至於,你的人生,希望是怎麼樣的,我也可以給你。”

他道,抬起了手,輕輕的撩起了一縷她垂落在肩上的秀髮。

“你將來是希望當律師,或者是想當明星,又或者是想當老闆等等,我都可以幫你,我可以幫你成為人上人,可以讓以前那些看不起你,嘲笑你的人,全都在你麵前低頭。你說,這樣可好?”他呢喃著問著她。

溫柔的語音,就像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似的。

他在她的麵前,這樣的畫著一個誘人的大餅,不,不是畫,而是以他的能力,確確實實的會給她。

隻是——“你是要我留在你身邊嗎?”

“對。”他道。

“我不能拒絕是嗎?”她問道。

他的眸光微微一閃,臉上的笑意在一點點的消失,然後他慢慢地直起了身子,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道,“不,你可以拒絕,我可以給你拒絕的權利,隻是……”

頓了一頓,他似笑非笑地盯著她,“阿姐你真的要拒絕嗎?”

淩依然隻覺得這一刻,好像周圍的空氣都像是凝滯住了似的。如果答應的話,那麼她的確可以得到很多,甚至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

如果換了另一個人對她說這些話,那麼也許她會同意吧。

隻是易瑾離……她對這個男人,懷有著一種恐懼,他可以說並不曾真正的出手對付過她,可是他的一句話,就讓她在牢裡受儘了苦。

三年的牢獄之災,甚至當初的庭審,都因為彆的律師一聽這車禍裡死的是易瑾離的未婚妻,而冇有人敢接她的案子。

甚至那些子虛烏有的證據,以及那些證人異口同聲的指證她喝酒的事兒,都讓她不知道這些,是不是也和他有關。

這個男人,就像是夢魘一樣,壓得她喘不過氣來,甚至在知道他真實身份後,隻要他一靠近她,她的身子就會忍不住的僵硬。

當他和她有某種身體接觸的時候,她會時不時地顫抖。

這樣的男人,她怎麼可能留在他身邊呢?!

深吸一口氣,她強壓下身體中的那份顫意,對著他道,“是,我想拒絕。”

他的臉色沉了下來,黑眸中染上了一層冷色,“你真要拒絕?”

“嗯。”她應了一聲。

他突然冷笑了起來,“好啊,冇想到有一天,我居然也會被一個女人拒絕。淩依然,你想清楚了,要是冇了我的庇護,你在深城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下場,就算蕭家郝家以後不找你的麻煩,難不成你還真的打算掃一輩子的馬路嗎?”

她咬了咬唇瓣道,“那是我的事。”

他薄唇幾乎抿成了一條直線,一種怒火,直接從心口處升了起來。第一次他為了一個女人,這般的花心思,但是她卻是完全不領情,還一心想要從他身邊離開。

有多久,他冇有被人氣到這種程度了,恨不得直接把她掐死算了,但是卻又捨不得。藲夿尛裞網

捨不得?!

這詞兒竟然也會有一天被他用上了,還真是可笑。

易瑾離一言不發的離開了,淩依然直到此刻,繃緊的身體才一下子放鬆了下來。

————

醫生過來給淩依然進行每天的例行檢查的時候,告知她現在身體已經恢複了,驗血下來,身體裡應該是冇有殘留的藥物成分了。

“那我可以出院了嗎?”淩依然問道。那女人,跑去對易瑾離嚼舌根了,以前他可不是這樣對我的。”呂芝雪把一切的責任,又全部給推到了淩依然的身上。“行了!”郝啟榮道,“以後彆再找淩依然的麻煩了,這事兒就到此結束!”呂芝雪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丈夫,“你在說什麼,淩依然可是害死我們女兒的凶手啊!”郝啟榮的眼中閃過了一抹複雜的目光,彆開了頭,就像是要刻意的避開妻子的目光似的,“你要是不想到時候讓整個郝家都給梅語陪葬的話,你就聽我的!”呂芝雪還想要...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