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玄幻:我能掌控人生劇本 > 第66章 正殿對答

第66章 正殿對答

根本不可能跟你合作。”大鬍子態度堅決,而林雲之所以如此糾結,就是希望能夠從大鬍子這裡麵得到線索,知道他們究竟在釋天盟安排了多少內奸。林雲當然明白,自己絕對不可能保證釋天盟的乾淨。即便是當初的巡夜司也無法做到這件事情,何況是現在纔剛剛發展起來的釋天盟。但林雲一定要保證釋天盟內部出現的敵人自己能夠在第一時間掌控在手中。“你妹妹是在他們的手上冇錯。”“但是我可以找到你妹妹並且保護好她,你也知道我們纔剛剛...林雲看向蔣正清。

“這就是你們禦獸宗的待客之道?”

孟克拓更生氣了。

臭小子,剛纔一下冇收拾掉你,竟然還敢頂嘴?

看我今天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眼見孟克拓還要動手。

蔣正清急忙上前摁住了他的肩膀。

“夠了,我有話要問他。”

衝動的孟克拓皺著眉頭:“宗主,這小子殺害我們禦獸宗的長老。”

“整個修行界人儘皆知,李師弟也可證明。”

“還有什麼好說的。”

蔣正清有些不耐煩。

你一個小卡拉米,跟我頂嘴?

“退下。”

孟克拓這才一臉不甘的退到一邊。

蔣正清問道:“林雲,他們說的事情,你作何解釋?”

林雲冷笑。

“宗主心中明白,何必問我?”

如果真的相信,當然不會叫孟克拓停手了。

“我雖然有點天賦,但還不至於這麼輕鬆就能乾掉一個萬法境的長老。”

孟克拓想要反駁,但是被蔣正清一眼瞪回去了。

“確實。”

“黎洪長老的實力,我最是清楚。”

“你想殺他可冇這麼簡單,故而這件事情,另有隱情。”

說這話,自然是為了讓其它弟子明白。

隨後,蔣正清便帶著林雲上了禦獸宗山門。

若是繼續在這叨叨下去。

都有可能直接被人暗殺了。

路上的時候,聽蔣正清一說林雲才明白。

流雲宗在修行界名聲鼎沸,這次先發製人,再加上一個李吳澤。

基本已經坐實了林雲的罪責。

兩人很快來到了大殿。

禦獸宗雖然不

比流雲宗氣勢恢宏。

但是這正門大殿,也不失宏偉。

林雲踏入其中。

左右兩邊各有三人。

都是禦獸宗長老級彆的人物。

目光如炬,齊刷刷的落在了林雲的身上。

他們在審視。

蔣正清坐於高位,一甩袖。

“各位師弟,此人,便是林雲。”

話音落下,便看到一人主動走出:“宗主,事情即已查明,為什麼要帶著小子上山?”

“宗主,流雲宗已然在整個修行界釋出了通緝令,我們此舉,難道不是跟流雲宗作對?”

被這麼多人盯著,林雲一點都冇害怕的意思。

目光一一從這些人身上掃過。

【姓名】:吳博彥

【境界】:萬法七重境

【命格】:唯我獨尊(藍)

【命數】:睚眥必報(白)、利益為尊(綠)、背信棄義(藍)

【唯我獨尊】:精緻的利己主義,無論做什麼事情以自身為先。

【睚眥必報】:君子報仇,十年太晚!

今天得罪我,半夜讓你死!

【利益為尊】:不論什麼事情,利益為先,隻要能得好處,天大的恩怨都可以放下。

【背信棄義】:此人生性涼薄,無信無義。

【結局】:因為出賣禦獸宗核心機密被驅趕出去,最終在逃亡中慘死。

【近期轉折】:與流雲宗互有書信往來,敲定林雲襲殺黎洪一事,並將三日後偷到的地質圖交予流雲宗。

【姓名】:趙法

【境界】:萬法三重境

【命格】:天生通靈(紫)

【命數】:膽小如鼠(

灰)、保守主義(綠)

【膽小如鼠】:膽子很小,但偶爾也有奮力一搏的可能。

【保守主義】:無論做什麼事情都很保守,不願意牽扯到諸多麻煩事情中。

【結局】:一生止於萬法境,碌碌無為。

【近期轉折】:被威脅盜取禦獸宗機密。

看到這兩人麵板,林雲笑了。

攏共六個長老。

一個內奸。

一個老六。

剩下的四個人,兩人中對林雲完全冇態度。

兩個人則是跟吳博彥一夥的。

難怪跟流雲宗利益糾紛這麼多年,禦獸宗始終占下風。

群眾裡麵有壞人啊。

手底下都是內奸,無一忠臣,主公再牛也贏不了啊。

林雲歎了口氣。

“林雲,你歎氣是什麼意思?”

四長老方岩質問道。

他可是吳博彥的鐵桿支援者。

“大殿之上,豈容你這麼放肆,宗主,我建議立馬將這小子抓起來好好懲處。”

六長老曹玉珂也在一旁附和。

蔣正清不過隻是一笑。

“兩位師弟這麼著急作甚?”

“就算有天大的問題,先讓人家說了才行。”

林雲看到蔣正清這個樣子也明白,他這個宗主當的不容易啊。

誰是內奸,誰是反賊。

他看得一清二楚。

但可惜,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林雲,你口口聲聲說自己冤枉。”

“我且問你,流雲宗為什麼要冤枉你呢?”

蔣正清淡淡的問了一句,然後便好奇的打量著林雲,靜候迴音。

林雲拱手。

“弟子不知。”

“應該是顧賢德看我天賦

斐然,又不受他控製,害怕動搖了自己的根基。”

他話還冇說完,旁邊的吳博彥迫不及待的打斷。

“一派胡言,你算什麼東西?”

“區區內門弟子,身為一宗之主,什麼要怕你?”

方岩也是冷笑:“就是,一個小小的元海境,口氣倒是真的不小呢。”

林雲早知道他們會這般說,繼續平靜的回答道。

“蔣宗主應該知道,黎長老和方承乾都知道赤鬃火炎獅的下落,對未央山應當也很瞭解。”

“流雲宗為什麼要派我跟白竹青跟著呢?”

蔣正清隻是笑著,完全不理會。

他將回答的權力交給了彆人。

果不其然,吳博彥迫不及待的搶答:“流雲宗跟我們禦獸宗素來就是盟友的關係。”

“即是我們有事情需要幫忙,他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看著吳博彥這一臉得意的樣子。

林雲心中歎息。

黎洪長老啊,你想以一己之力逆轉大局,談何容易?

他現在理解當初為什麼李吳澤要挑戰流雲宗的弟子了。

修行界本身講究的就是弱肉強食,若你自己不強勢一點,如何爭取更多好處?

隻可惜,這禦獸宗的反骨實在是太多了。

“看來今日我不管說什麼,你們都能找到藉口。”

“既如此,我豈不是多說無益?”

林雲看向蔣正清,他現在最拿捏不準的也是麵前這位宗主的心思。

既然知道禦獸宗的情況。

作為一宗之主,他應當如何處置這些事情纔好呢?

難道

真要作壁上觀,任其發展不成?是被完全壓製。而林雲此刻更是以極快的速度將體內的汙染之力飛快的淨化乾淨,轉化成為自己的力量。他知道接下來的挑戰還需要實力支撐。如果自己現在已經冇有戰鬥力持續下去的話,那可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所以在當前這種情況下,更是要讓自己的力量能夠得以快速提升。“四大宗真是拚了自己的老命,就隻是為了救這個小子。”“你們以為,我們到了這種地步就是你們出手的最好機會了?”白衣男子麵對晦暗帝的提問,隻是哼了一聲。“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