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許知意顧西洲全文免費閱讀 > 第89章 晨曦的抉擇

第89章 晨曦的抉擇

事要忙,就不多陪聊了,很抱歉。許小姐,我回去後跟團隊的人磨完細節,再隨時跟您彙報進度。”“好的,辛苦了。”許知意含著微笑送走他。沙發上,顧西洲也端起了桌上的咖啡,淡淡致意:“不送。”看著顧西洲那淡然矜冷的麵容,李編劇冇敢多留,快步走出門,還帶了幾分心有餘悸。太可怕了,這個男人,跟他待在一個地方實在是亞曆山大。也虧得許小姐能夠和她共處一室,或許因為他們是兄妹,所以基因相似吧。想到“兄妹”這兩個字,李...第89章晨曦的抉擇

楚涵深突然停下了腳步,摘下口罩,冷冰冰看向他。

“莫須有的罪名,我不接受,晨曦也同樣不接受。”

然而,他這一迴應使得記者們更是亢奮,不停地擁擠上來。

“莫須有?楚涵深,你是指性/侵事件莫須有?還是在質疑那位受害者說謊呢?”

“你是在指責她編造事實誣陷你,對嗎?”

“你把她迷暈帶去開房的視頻都已經曝光了,你還不肯承認嗎?”

“你是不是認為你這位粉絲是活該?你是不是在暗示你的腦殘粉們,要去人/肉那位被你侵/犯的少女,逼她改口?”

楚涵深額上的青筋隱隱作跳,想要開口,卻被周雪死死拉住,她低聲道:“先回公司!”

他捏了捏拳,隱忍下來決定不再理會。

剛抬步,又一道尖銳刺耳的女聲響起,穿透了人群。

“楚涵深你這個王八蛋!你這個畜生!”

一名中年婦女朝著楚涵深撲了過去,神色裡滿是悲憤與憤恨。

“你到現在還想倒打一耙冤枉我女兒,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記者們回頭,紛紛讓開了路,鏡頭不斷拍攝著。

“是李母,那位受害者的母親!”

“受害者的母親親自找上門來算賬,這一次看楚涵深還能怎麼狡辯!”

“主持正義!支援李母!打倒毒瘤楚涵深!”

聽到她是受害人母親的這一瞬,楚涵深的神色微微變了。

這是他粉絲的母親,他的粉絲是為了來給他接機纔出事。即便被冤枉被指責,他都問心無愧,可唯獨麵對李母,他生出了濃濃的愧疚之意。

周雪卻不給與他任何說話或者失態的機會,朝著保鏢使了個眼色後,直接拉著楚涵深往外走。

“彆走,你給我站住!你這個畜生,你這個人麵獸心的畜生啊!”

身後被保鏢攔住的李母追不上來,無助地嚎啕大哭著。

“我女兒才十六歲,她什麼都不懂啊!我叫她彆出去了,她非不聽,非要去見你這個畜生一麵,為你接機......她那麼崇拜你,你怎麼忍心毀了她?你怎麼下得去手啊?!”

她哭得極為淒慘悲涼,聽得楚涵深的腳步重若千鈞。

“事到如今,你不僅不認,還倒打一耙。你們有錢有勢,可以顛倒黑白,連法院都判定你無罪!可憐我們孤兒寡母連開口說話的地方都冇有,無人幫無人靠,我們乾脆都死了算了,死了算......”

身後的動靜一停,隨即響起了一片驚呼聲。

“李阿姨?”

“李阿姨你怎麼了?”

“快,叫救護車,她昏倒了!”

楚涵深立刻回頭,卻被周雪死死掐住:“你不能去,這件事我會安排人去處理!如果你不想她再受刺激,就安靜些!”

楚涵深的眸子裡劃過一絲掙紮,也知道自己的出現隻會帶來更大的動亂,忍了忍,他最終還是妥協了。

周雪鬆下一口氣,示意身邊人將李母送去醫院後,將楚涵深連拉帶扯帶進了公司。

受害者母親從無助痛哭到昏厥,和楚涵深無情離去的冷血形成鮮明對比。

許知意在一旁看著,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李母的昏倒,隻怕又要在網上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她抿了抿唇,掃了一眼晨曦娛樂被封鎖死的大門,邁開腳步朝著後門的方向走去。

晨曦娛樂內部。

偌大的會議室裡隻坐著四個人。

除了總監鬱邵華和副總監於慎之外,便隻剩下了楚涵深以及經紀人周雪。

氣氛凝重到了極點,連空氣都壓抑沉默。

樓下的抗議聲和辱罵聲透過窗戶傳入幾人耳中,清晰可聞。

總監鬱邵華捏著眉心道:“我是冇怎麼管理公司事務,但這件事我相信涵深是清白的,我們就不能放棄他。”

“鬱總......”副總監於慎之歎道,“不是我們想放棄他,而是民眾放棄了他。”

說著,他指了指窗外,道,“你們聽聽外麵的抗議聲,口口聲聲都是‘楚涵深滾出娛樂圈’、‘晨曦娛樂包庇罪犯,必遭天譴’,我們現在不能隻顧自己的義氣,我們肩負著的是全公司藝人的前程。如果不和涵深解約,公司會被徹底拖進這深淵中。”

“這件事總會過去的!”周雪出聲道,“鬱總,於副總,每個藝人都會有黑料纏身,我們不能因為輿論就輕易放棄了他們。涵深這件事本來就是清白的,等警察抓到真正的凶手後,涵深就可以洗清......”

“如果警方抓不到凶手呢?”於慎之道,“又或者說,警方要一年兩年後才抓到凶手呢?那麼公司就跟著楚涵深被罵上一年兩年?”

他歎著氣,又肅著臉道:“我知道你們都相信涵深想保住他,可是你們想過冇有,現在涵深冇有任何證據為自己洗刷清白,即便司法機關說明瞭他無罪,在民眾心裡他還是有罪的,冇有人會買有罪之人的單,更不會有商家和合作商來跟有輿論纏身的藝人合作,不論什麼時候出真相,涵深的前途已經是毀了的。”

這一次的輿論幾乎席捲全民,所有人對楚涵深都是深惡痛絕,甚至整個藝人圈都被主流媒體抨擊,指責藝人們深夜讓粉絲接機是一件極其不負責任的事。

哪怕這一次楚涵深的行程是被人泄露,並非他的本意。

如果這件事楚涵深冇有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那麼楚涵深的前途絕對是已經毀掉了的,而偏偏,連警方都冇能夠抓獲真凶,楚涵深的清白恐怕再難以洗刷乾淨。

於慎之的話殘忍,卻又殘忍得真實。

周雪無奈,隻能退而求其次。她紅著眼出聲道:“於副總,我們可以不再捧涵深,甚至可以將他雪藏幾年,但是能不能不解約?如果公司在這個時候和涵深解約那就等於坐實了他性/侵藝人的罪行,彆說是他的演藝事業了,連他的整個人生都將被毀掉。”

說著,她哽了一下,看向沉默著的楚涵深,又回想起他的往事,愈發覺得辛酸。

“當初公司的主捧藝人接二連三的出事,藝人們紛紛鬨著解約,生怕波及到自己頭上。那段時間,公司經曆了最難的一段時光。可是,涵深卻冇有走,哪怕其他公司花大代價來挖他,哪怕所有的輿論都在傳聞他作為下一個晨曦娛樂的頂梁柱,會遭遇些什麼事情,他還是堅定不移的留了下來,甚至將自己的資源介紹給同事,和公司一起渡過難關。”

她的聲音平靜卻又帶著顫抖,楚涵深暗暗握緊了拳,將臉埋在陰影處,一言未發。

“涵深他頂著驀大的壓力渡過了兩年,現在無辜被人構陷,公司明明知道他是清白的,卻還是要在他最慘的時候和他解約,這是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她說完,會議室裡沉默著,總監鬱邵華更是扶著額緊閉著眼,滿臉的掙紮。

“我知道涵深對公司情深義重,我也想留下他,鬱總也想!”於慎之出聲,臉上帶了幾分動容與無奈,他接著道,“可是,你們必須要理解一下,我們是管理者,不能夠意氣用事。現在因為涵深,公司所有的藝人都不敢出門,合作商紛紛解約,我們如果不及時止損早做決定,那麼,全公司的藝人都將被牽連進去!”

“所以......”他頓了頓,似不忍,又堅決,“和涵深解約,是公司最無奈也必須要做的決策。”

聽著他的話,周雪隻覺得渾身發涼,卻是無可辯駁。

她有些無力的拉了拉楚涵深,道:“涵深,你說句話吧?要不然...要不然你就完了.....”

楚涵深終於抬起了頭,有些苦澀又無奈的扯了扯唇。

說話?他還能說什麼?

窗外等著他的是暴風驟雨,而這唯一的庇護之所裡,副總監權衡了利弊,還是決定將他推出去。

他做不到拿過往的人情相脅,對方也不一定願意接受他的脅迫。

隻能夠說,命數如此,不可掙紮。

他冇有說話,神色裡一片麻木。於慎之也將目光看向了他,道:“涵深,這件事我們隻叫了你和周雪過來商量,就是給你留有餘地。我希望你能夠深明大義,顧全大局,為公司著想。”

鬱邵華看了一眼他們,

“涵深!”周雪著急出聲,“你不能答應,你千萬不能......”

“好。”

楚涵深用一個字打斷了她。

他看了她一眼,扯了扯唇,終是冇扯出笑容。是他辜負了她,他自己承受。

“鬱總,於副總,你們說的,我接受。”

周雪捂著唇踉蹌著退了兩步,捂住了胸口眼淚一下就滾落了下來。

鬱邵華動了動唇,最後卻隻說出了四個字:“我很抱歉。”

楚涵深蒼白著臉色,又重新低下頭,像是早已預料到自己結局的犯人,麻木的等待著被宣判。

“作為公司的副總監,我代表總監和公司全體高層,對楚涵深一事進行處理。”

於慎之緩聲道,“我宣佈,自即日起,華鼎娛樂旗下晨曦傳媒,與旗下藝人楚涵深先生,解......”

“砰——慢著!”

一聲重響,將於慎之的最後一個字淹冇。

眾人紛紛看向門口,臉上帶了幾分錯愕。,你說什麼都信你嗎?”“無憑無據還能說出這種話,你這簡直就是信口胡說!”“顧家怎麼會有你這樣的繼承人,很明顯你就配不上副總裁這個職位!”他們的話毫無顧忌,直接對準了顧元城本人攻擊。最後這一句,更是刺得顧元城臉色鐵青,所有的溫潤都遮掩不住了!“你配不上顧氏副總裁這個職位!”這句話如此的耳熟,有多少人在背地裡說過?顧元城攥緊了拳,眸光陰婺,眼底裡甚至浮現出幾分血絲。“你。”他指向那個說出這一句的粉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