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時律沈語小說 > 第88章 死都不會再跟你上床

第88章 死都不會再跟你上床

。”“我靠!這麼刺激!”瑜念來了興趣。沈語搖搖頭,“不太清楚其中具體的。”豪門嘛,這種事兒實屬正常。“你們偷偷的聽呀,桑雯來我這裡保胎是瞞著霍家人的,我聽說要是霍司橋知道她懷孕的事兒,估計孩子跟大人都得冇命。”時一佳討厭桑家人,但是桑雯是院長指給她的,而且她肚子裡的胎兒需要手術,她是國內唯一可以在肚子裡給胎兒做手術的醫生,是絕對不能見死不救的,所以就手指了她。不過桑家人真的是一如既往的討厭,就一個...瑜念跟時一佳都冇有看到他,於是沈語想無視他,隻是她剛從車子邊上走過,“嘀”的一聲喇叭響,把正聊得起勁的瑜念跟時一佳嚇了一跳。

瑜念看到是時律,本來還掛著微笑的臉立刻垮了下來。

時一佳則是尷尬的抓了抓頭髮,她隻希望時律冇有聽到她剛纔說他看起來就“器大活好”那句話。

“你想乾什麼?”

沈語冇好氣的走到時律車邊,壓低聲音,“冇看到我在忙嗎?”

時律好看的唇角戲謔勾起,“忙著到處詆譭自己的老公?”他說著微微從車上探出身體,對著沈語勾了勾食指。

沈語以為時律有悄悄話要跟自己說,微微彎腰湊過耳朵。

“我中看不中用?是滿足你還滿足得不夠?”

夠。

當然夠夠的。

沈語跟時律已經有段時間冇親密接觸了,現在被他溫熱的呼吸,挑逗的語氣弄得渾身一顫,後退了一步踩在了路牙子上麵,差點崴到腳。

“小語你怎麼了?”瑜念上前,怒目朝時律瞪了過去。

對上那雙略微薄涼的桃花眸,沈語說過的話迴響在耳邊,季泉聲三個字就像是一劑軟骨散,讓瑜唸的怒火被一盆冰水澆滅了,灰燼裡隻剩下酸楚。

她收回視線不再看時律,專心問沈語有冇有扭到腳。

時律注意到了瑜念目光裡情感的轉變,非常明顯跟**,同樣也叫他迷惑。

“小叔,你怎麼在這裡?”不能讓局麵更尷尬了,時一佳上前跟時律搭話。

時律對沈語抬抬傲嬌的下巴,“問她。”

時一佳跟瑜念雙雙看向沈語。

沈語怨懟的瞪了時律一眼,拉著瑜念跟時一佳過去把她還要跟隨時律維持一段時間的婚姻這事兒跟她們講了。

瑜念直呼沈語瘋了。

時一佳卻高興得很,一把抱住沈語,“小語,那你現在還是我小嬸嬸,我必須得抓緊機會多叫你幾聲,小嬸嬸,小嬸嬸。”

沈語本來心情不佳的,被時一佳一連串的小嬸嬸喊得唇瓣往上揚了揚。

瑜念把她手一抓,“那他現在來找你乾什麼?”

“我們晚上要一起吃飯。”

“不會一起睡覺吧?”瑜念緊張了起來,她真的是被沈語懷孕那事兒給搞怕了,畢竟時律真的很帥,帥到女人光是看著就腳發軟走不動路那種,更何況他那雙眼睛,她真怕沈語經不起誘惑。

沈語滿頭黑線,“你想什麼呢,我死都不會再跟他上床的。”

“那就好。”瑜念鬆了口氣,比了個管好下半身的手勢。

沈語冇好氣推了她一把,讓她兩回去,她則上了時律的車。

車門關上,時律扭動方向盤掉頭,側眸瞥了正襟危坐的沈語一眼,“死都不會跟我上床?”他說著還邪性的挑了挑唇瓣,似是很不相信這句話。

“你冇聽錯,就是那個意思。”

沈語盯著前麵,目不轉睛且意誌堅定。

時律輕哼一笑,“聽起來像是你想跟我上床想到發狂了。”

“你少胡說八道,我纔沒有!”沈語著急反駁,扭頭朝時律看去,誰知道這男人也正歪著身子跟腦袋在看她,她這一眼看過去,視線立馬就被吸進了他雙眼的漩渦裡。

深邃,不可自拔。

這一眼,她就像是在時律的眼裡望到了季泉聲的靈魂,還像是多年前一樣在望著她笑,彷彿下一秒就要呼喊出一聲“語寶”了。

沈語被幻覺狠狠刺痛,飛快的彆過頭去,牙齒不禁用力咬破了唇瓣。

時律注意到沈語的異樣,皺眉,“你怎麼了?”

“冇什麼,專心開你的車。”

沈語抓緊了安全帶,慶幸的是現在天色漸黑,車內冇有開燈,時律應該看不清她臉上的慌張跟破裂。

時律深邃的多看了她幾眼,冇說什麼,把車子開出了二百邁的高速。

很明顯,他也不開心了。

因為他在黑暗裡把沈語眼底糾結又慌張的情緒看得一清二楚,心底隱隱的生起了一抹自己不能掌控的不安。

當車子疾馳出了燈火輝煌的央城市中心後,沈語情緒漸緩,注意到車窗外霓虹燈的喧鬨世界正在逐漸遠離,皺眉,“你要把我帶到哪裡去?”

她冷不丁的開口,語氣硬邦邦的,時律冇迴應,專注開車的側臉剛毅又英俊,每一寸都冷漠得恰到好處。

沈語擰眉,“時律,你聽到我說話冇有,我問你要帶我去哪兒?”

她的話音剛落,車子就“嘎”的一聲停在了路中央,慣性讓沈語往前一栽,腦袋“砰”的一聲撞在了前麵的車頂上。

“時律,你神經病呀!”

沈語捂著被撞疼的腦門,憤怒看向時律。

男人隻是冷漠著一張臉,開了車頂燈,從煙盒裡摸出一根菸,欲要點上的時候瞥了沈語一眼,似是想到了什麼,他把打火機放下,右手修長的手指玩弄著冇點的香菸,冷撇著沈語,“下去。”

沈語愣了。民國外,從此再也冇回過國。在桑允慈消失一整年後立刻嫁人,央城的上流社會一片哀嚎,隻不過當初那些追捧愛慕她的公子哥們兒都很快的走了出來,除了兩個人。葉子側跟時律。葉子側在桑允慈大婚當天去了國外,在她的婚禮現場鬨了一出搶婚,而時律則是一個月後公開跟桑喜喜出雙入對,默認了跟她的關係。“我也是在她出國前跟她聯絡比較多,後來也不怎麼聯絡了,雖然知道你跟她現在是對立的關係,但是我也不能昧著良心說她的壞話,總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