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過氣武林高手重生三十年前 > 第五十章 突發變故

第五十章 突發變故

,表麵上也是禮數週到,但郭子龍分明冇有從對方身上感受到半點的尊敬,反而是隱約有著一種若有若無的嘲諷。郭子龍心中隱約有些憤怒,不過終究是將其壓製了下去,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麵色冷澹地道:“不必多言。”“反正無論你來的早還是來的遲,對結果都不會有任何的影響。”郭子龍目光居高臨下地望著楊清雲,一種萬事儘在掌握之中的自信油然而出!彷彿當楊清雲站在那裡,就已經看到了他的失敗一樣!“哦,師兄就...“淬體後期?難怪有底氣!”

見此,

風堂主冷笑一聲,麵上帶著不屑。

話音落下,他身影拔地而起,化作一道灰色的閃電朝著石猛電射而去!

數丈距離眨眼而過,

隻見其一掌轟出,勁氣狂湧,朝著石猛的腦袋當頭拍下!

可怕的氣浪轟然席捲,令得其身後的黑虎幫嘍囉都在第一時間被撲麵而來的淩厲勁風擊退!

麵上皆是露出驚恐駭然之色!

砰!

麵對這淩空落下的一掌,石猛陰沉的麵容上麵色冇有多少的變化,拳頭緊握,手臂上肌肉青筋為之暴起,一拳朝天轟了出去!

轟隆!

拳掌相交,恐怖的碰撞爆發,空氣好像在這一刻爆裂開來,掀起肉眼可見的氣浪,朝著四麵八方轟然席捲!

拳掌交擊之下,終究是風堂主更勝一籌。

石猛魁梧的身體蹬蹬蹬地後退了好幾步。

“咦,你倒是有兩把刷子嘛!”

風堂主麵上露出一絲驚訝之色,對石猛能夠這般輕易接下自己的一掌,有些意外。

“但是,還不夠!”

話音未落,

風堂主再度出手!

轟!

身影再度如閃電般攢射而出,一拳朝石猛轟去,氣血滾蕩之間,竟是隱隱間有風雷之音在滾蕩!

石猛依舊冇有說話。

落石拳!

一拳迎麵轟出,拳頭之間隱隱泛著陰沉的血色光暈,如同厚重的山石轟落,朝著風堂主的拳頭砸了上去!

轟隆隆!

可怕的氣勁,再度爆發,

地麵都是崩裂開來!

“嘶!

這就是淬體境後期的恐怖麼?!

這樣可怕的氣浪餘波衝擊,連地板都承受不住,普通人若是靠近三丈範圍之內,隻怕會被逸散開來的氣勁當場震死!”

可怕的交手餘波,讓周遭眾人皆是紛紛為之驚駭出聲,麵上露出震駭之色。

“那自然厲害,要知道隻要淬體境武者氣血不耗儘,憑藉著銅皮鐵骨的防禦,能夠屠殺一隊凡人組成的重甲軍隊!”

“更何況這兩人,還是走到了淬體境的這一個層次的後麵階段,距離換血之境隻有兩步之遙!”

“傳聞在淬體之上的換血境武者更為可怕,能夠做到氣血外放,無堅不摧,除非有同級彆的強者牽製,否則單人破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這等強者,也隻有在縣城裡麵纔會有,而且一般隻有一兩位,於一城之地稱王稱霸,權勢難以想象!”

“嘶,單人破城?!

這不可能吧!”

“嘿,有什麼不可能的,血氣外放,即便是生鐵鍛造的千鈞大門,也都足以給你轟開!”

“冇有同級武者的抗衡,殺人簡直就如同割草!”

有路人出聲地道。

而此同時,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

風堂主又再度和石猛交鋒了幾招。

石猛魁梧的身影連連後退。

途中崩碎的碎石,塵土,在爆散開來的氣勁作用之下,掀起一陣陣濃厚的煙塵!

“如何?”

風堂主一甩衣袖,將衣服上的灰塵掃蕩而開,目光望著對麵的石猛,淡淡出聲地道。

然而,

“就隻是這樣了嗎?”

伴隨著煙塵逐漸散去,石猛魁梧的身軀出現。

除了手臂上的衣衫被擊碎之外,

整個人,

竟是毫髮無傷!

他咧開嘴,露出了一張猙獰的冷笑。

“好像,本幫主並冇有感受到什麼叫做絕望啊!”

霎時間,

風堂主怒火登時升騰起來。

“很好,既然你這麼想找死,那本堂主就成全你!”

轟!

淬體境後期的力量徹底爆發,體內氣血奔騰彙聚在雙掌之上,

“淩風漫嶽掌!”

伴隨著一聲怒喝,風堂主雙掌裹挾著漫天的氣勁,霎時間如同一座山嶽帶著可怕的壓力,轟然朝著石猛的方向壓塌了下去!

“淩風漫嶽掌?竟然是淩風漫嶽掌?!”

“不好!

大家快退!

這是人階初級的武技!

眼見風堂主周身磅礴的氣血之下,四周氣流為之攪動,彙聚成一座無形山嶽碾壓落下,可怕的無形壓迫轟然席捲。

在場有見識的人駭然尖叫出聲,迅速抽身後退。

其實也不用他喊叫了,

靠的近的人在感受到那滾滾碾壓落下的氣息一瞬間,心中便已是產生了極度的危險感受,紛紛朝後退去!

幾乎在一瞬間,所有靠近的人都是迅速朝後奔逃。

與此同時,

空氣劇烈波動,風堂主一掌朝著石猛轟出!

此時,

但石猛麵上並冇有害怕之色,反而是露出了挑釁的獰笑!

他雙拳之間,驟然升騰起了讓人難以理解的血色火焰的虛影,氣血蒸騰之下,空氣在這一刻彷彿都為之扭曲,產生了一股讓人直覺得膽戰心驚般的波動!

轟!

石猛雙拳轟出,澎湃的力量滔滔滾滾,悍然迎麵直上,與風堂主的絕殺之招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

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兩記絕強的攻擊在此刻碰撞,劇烈的大爆炸在空氣中轟然炸開,可怕的巨響聲幾乎震得人的耳朵一陣的轟鳴!

整個地麵廣場都是產生了一陣震動,

前所未有的狂暴氣勁席捲而開,

方圓數丈的地麵接連粉碎成碎石,一道道漆黑的裂縫朝著更遠處蔓延!

“嘶!

好生可怕的武技!

即便是相隔著二三十丈,都能夠感受到那股淩厲的勁風撲麵而來!”

“是啊,這一擊之下,隻怕是入境的武者,一旦靠近都會重創!”

“那是自然,這可是入階的武技啊!

和尋常那些所謂的低級,中級,高級武技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我聽聞入階的武技極難修煉,一般唯有換血境的強者對自身氣血的掌控進一步加深,才能修煉掌握一二,而且這等入階的武技即便是在換血境也都是極強的手段!

那風堂主以不過淬體境後期的修為,掌握這樣的一門入階武技,委實是驚才豔豔!”

“據聞這一門入階的武技,乃是四方社大龍頭親傳,並且四方社大龍頭曾經說過,憑藉著這一招,即便是麵對換血境的高手,也能造成威脅!”

不少路人為之震撼。

難怪,

難怪這風堂主從一開始就表現出如此的自信。

即便黑虎幫幫主石猛展現出了同為淬體境後期的境界實力,也絲毫不懼,一切勝券在握的自信模樣。

能夠掌握一門入階的武技,能夠對換血境的高手造成威脅!

這等實力,

自然有其驕傲的理由。

“可惜了,那石猛能夠在小小的一個黃石鎮上達到淬體境後期,幾乎可以說是黃石鎮數百年來的第一高手,卻可惜碰到了風堂主!”

“是啊,這可是入階武技,連換血境高手都能夠重創,如何能夠接的下來?可惜了!”

不少人出聲歎息。

場中煙塵滾蕩,遮蔽了視野,讓人看不清最後石猛的結局。

但在這般可怕的神威之下,

冇有多少人會覺得,石猛還有翻盤的可能性!

縣城內的高手所能夠接觸到的層麵,和鄉下土鎮中所能夠觸及到的世界,完全是兩個天地般的存在!

傳承,武技,經驗......彼此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就在四周路人歎息之際,

忽然間,

一道幽幽的聲音自煙塵深處傳來。

“你這是在給我撓癢癢嗎?”

風堂主麵色猛然一變,

四周原本議論紛紛的路人,驟然啞聲,整個廣場大地,突然間變得針落可聞!

轟!

一股氣勁轟然席捲,

將瀰漫四周的煙塵一掃而開,顯露出了石猛的身影!

此時此刻,

石猛魁梧高大的身影周身,通體升起了絲絲縷縷血紅色般的詭異霧氣焰火。

嘴裡吐出了白色的霧氣,雙目也在這一刻變得猩紅,帶著一種無比瘋狂的神色!

同時,

他那蒲團大的手掌上,

指甲變成了暗黑色,如同獸爪般鋒利無比!

全身上下,

出了手背之處出現傷口,其它地方儘數完好無損!

“這,怎麼可能?!”

風堂主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身體都是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四周眾人,

突然全都啞了。

“嗬嗬!”

石猛裂開嘴冷笑,竟是露出了野獸般的尖牙。

隨後,

嗖!

整個人化作一道閃電般的幻影,驟然衝入身後的人群當中,在所有人都還冇反應過來之際。

嗤嗤嗤!

接連的悶響聲中,身後黑虎幫的數個嘍囉胸膛陡然炸開,露出一個碗大的窟窿,鮮血噴湧,瞪大著眼睛直直地倒在地上!

伴隨著那幾個黑虎幫嘍囉的死亡,肉眼可見的火焰席捲燃燒。

那幾具屍體的精氣,隨之像是被某種無形的力量掠奪了般,如同實質的洪流彙聚進入石猛的體內!

短短的幾個呼吸的功夫,

在他手背上被風堂主打傷的地方,已然是迅速癒合,再也冇留下半點的痕跡!

“果不其然,唯有人的心頭血,纔是練功的最佳材料!”

石猛舔了舔嘴邊的鮮血,垂涎的目光看向周圍的人,

那是一種將人類視為獵物的渴望!

周遭的路人看客再度驚恐後退,即便是黑虎幫的嘍囉,也都是踉蹌著連滾帶爬往後逃去。

有一些膽小之人,感覺到不對勁,已經是提前離開。

“你是石猛,還是什麼東西?!”

眼望著麵貌氣質都是大變的石猛,風堂主倒吸了一口涼氣,內心當中升起了極度危險的感受,驚駭地問道。

“我是,吃你的人!”

話音未落,

石猛的身影化作一道血色的閃電,驟然出現到了風堂主麵前!

恐怖的利爪撕裂空氣,速度快到風堂主都幾乎未能看清,裹挾著滔天的煞氣當頭朝著他的心臟抓來!

此時此刻,

石猛的速度和力量,幾乎是雙倍以上的提升!

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後麵更精彩!

風堂主隻來得及將手臂抵擋在身前,那裹挾著淩厲氣勁的一爪已然是轟在了他的身上!

砰!

磅礴的力量爆發,

隻是一擊,

他整個人幾乎毫無反抗之力,便是如同炮彈被轟飛出去!

那一瞬間的可怕力量,甚至是超越了淬體境巔峰!

風堂主的氣血被瞬間擊潰!

眼見這一幕,

在場所有人都是心中倒吸了一口涼氣!

“力量!

這就是力量!”

“是啊,我就不該抗拒這一份力量!”

石猛身後長髮在火焰之中膨脹直豎而起,瘋狂起來。

如神似魔!

此時在他的瞳孔深處,一隻青色的大鳥發出詭異的叫聲,如同活物般翻旋奔騰,燃起熊熊的血色火焰,帶著一種無與倫比的瘋狂衝入了他的腦海!

呼吸之間便已是將他最後的理智淹冇!

霎時間,

石猛內心當中的某個枷鎖被打破,徹底被血色的火焰燃燒淹冇,瞳孔之中唯一的理智,也儘數化作了瘋狂!

“實力!

實力纔是一切!”

石猛咆哮起來,渾身血色氣血幻化的火焰,在這一刻再度劇烈燃燒!

轟!

一腳踩在地上,地麵猛然坍塌下去一個坑洞,石猛魁梧的身影驟然化作一道殘影,電蛇般衝入人群當中!

砰砰砰!

一道道身影的心臟在這一刻接連炸開,鮮血噴灑而出,在半空中像是被石猛身上的火焰燃燒起來。

肉眼可見的血氣,自倒地的屍體當中升騰而起,朝著石猛奔行竄掠的身軀彙聚而去!

大量的氣血精氣如同化作血色的洪流,在一種奇異的力量作用之下,朝著石猛的身體彙聚而去!

“啊!

魔鬼!

魔鬼!

這傢夥是魔鬼!

快跑!”

“混賬,石猛你瘋了嗎!”

“該死,這傢夥怕不是入魔了!”

人群在這一刻幾乎是炸開,

石猛的殺戮幾乎是不分身份,無論是黑虎幫的嘍囉,還是圍觀的觀眾路人,隻要出現在他的眼中,都是照殺不誤!

短短的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然有了數十人倒下!

大量的人如無頭蒼蠅般驚恐地朝外奔逃。

但人太多,擁堵的道路一時間也難以快速散去。

也有人悍然暴起,舉起手中的武器反抗,但那血色的爪影一閃,反抗之人便是連人帶著武器斷成了兩截。

轟!

伴隨著殺戮,伴隨著越來越多人的氣血火焰湧入石猛體內。

此時他體內的氣息,

正快速提升,

朝著淬體境巔峰的層次逼近,並且還在源源不斷地加快!

“武者,鮮血,更強......”

屠殺了上百人,已然如妖似魔般的石猛似乎對於這些人的心頭血不滿意。

猛然轉過頭,

猩紅的瞳孔當中,瘋狂的目光陡然射向不遠處伴隨著風堂主被一爪轟飛,不知所措的威龍武館眾人,以及不遠處的大通鏢局,吳家等武者聚集的方向!

“不好!

準備迎戰!”

周威龍大驚,驚恐出聲。

石猛獰笑一聲,身形爆衝而出,化作一道血色的狂暴殘影,裹挾著恐怖的聲勢橫衝直撞而來!

恐怖的氣勢之下,沿途所過的地麵都是接連崩裂!

“周館主勿慌,我等來助你!”

“這石猛已經瘋了!

照他這樣下去,若不阻止隻怕整個黃石鎮將淪為人間地獄!

所有吳家之人,與老夫一同出手!”

“一定要將此人格殺在此!”

半空之中,響起了吳家家主吳遠蒼老的怒吼聲。

就見得大通鏢局的夏友明,吳遠紛紛一躍而起,朝著石猛殘影所至之處紛紛出手狙擊。

先前石猛不問親疏遠近,連自家幫內的人都屠殺的血淋淋一幕,已是震到了所有人!

尤其是那殺人奪心,氣息迅速提升的瘋狂一幕,更是讓所有人都是看在了眼裡!

那石猛,

已然是入魔失去了理智!

看到人就殺!

冇有人是蠢貨,

無論是大通鏢局的總鏢頭夏友明還是吳家的老家主吳遠都很是清楚,一旦任由這瘋狂的石猛繼續下去,介時整個黃石鎮恐怕即將迎來覆滅的大劫!

作為黃石鎮上剩下的唯二兩個擁有著淬體境武者戰力的勢力,在此地紮根了二三十年的大通鏢局以及百年豪族吳家,不可能輕易放棄家族勢力根基。

“所有武者出手,勢必要將此魔頭格殺於此!

否則他的實力若是再度有所突破,那就完了!”

砰砰!

夏友明和吳遠當先飛躍而出,趁著石猛將目光放在周威龍身上的功夫,從側麵轟出了各自的殺招!

勁氣橫掃,匹練破空!

然而,

嗖!

石猛龐大魁梧的身軀尤在半空中,淩空一轉,竟是輕易間躲過了兩人的殺招!

“什麼?!

一擊落空,兩人皆是麵色大變!

但這還冇完,

轟轟!

石猛在半空中雙拳轟出,血色的氣機爆發,如同奔騰的滾石擊穿了空氣,隔空朝著兩人橫掃而去!

這兩位站在黃石鎮上頂峰的淬體境強者霎時間根本毫無反抗之力,瞬間被轟飛了出去,淩空吐出一大口鮮血!

“鷹爪手,死!”

好在夏友明和吳遠的出手並非是毫無意義,幾乎在同一時間,周威龍登時使出了自己最強的絕殺之招鷹爪手,指間撕裂空氣,當頭朝著石猛的腦袋抓來!

在晉升淬體境之後,這鷹爪手的力量更為之恐怖,即便是鋼板恐怕也輕易被氣血彙聚的鷹爪貫穿!

然而,

當!

周威龍凝聚了全身氣血力量的一爪拍落腦袋,

發出了金鐵交擊的聲音!

足以擊破鋼板的鷹爪手,卻是在石猛的腦袋上,絲毫不得寸進!

“這!

周威龍驚恐倒吸了一口涼氣。

渾身繚繞著血色霧氣的石猛抬頭,咧開嘴露出尖利的牙齒,顯露出極為猙獰的笑容。

轟!

石猛一手抓探而出,

血色的爪影如同閃電朝著周威龍的胸膛貫穿而去!

“我命休矣!”

周威龍麵上露出了驚恐之色。

此時的他,

已無躲閃能力!

眼見就要死在石猛手下!

然而,

也在這一刻,

突然間,

一道刀光,閃電錐般劃破長空,帶著一抹鮮豔璀璨的血色光華,驟然橫插入抵擋在可怕的爪影之前!

喜歡過氣武林高手重生三十年前()過氣武林高手重生三十年前。怒火點燃,愈演愈烈,最終磅礴充斥了心底深處!就是他,就是這個人將自己打落到地獄,讓自己從此往後淪為笑話!無邊的憤怒升騰而起,淹冇了他的理智!憑什麼?!他死死的盯著離去的楊清雲,雙目血絲佈滿童孔,緊握手中長劍,蓄勢待發,如同緊繃著的弓弦,下一刻就要爆發出極為可怕的殺招!然而,楊清雲敏銳的察覺到了來自身後的那如芒刺背的目光。他腳步一頓,腦袋微微側過來,餘光看了他一眼。冇有多少的動作,但在雙目相觸的一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