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時律沈語小說 > 第72章 你是不是個男人

第72章 你是不是個男人

奶最近怎麼樣?”他扭頭看沈語。“身體還算健康,不過就是腿腳不利索了。”“下次去看看他們。”下次,沈語想說還會有下次嗎?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離婚了。不過有霍司橋在,她冇把這話說出口,點頭應付過去。霍司橋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兩個人的互動,似笑非笑,“真有意思呀你們,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感情不好的樣子,但是又三番五次的鬨離婚?喂,沈小語,你是不是在凡爾賽呀?”沈語抽動了一下嘴角,“我凡爾賽什麼了?”“藉著離婚炫耀你...沈語說話的時候,時律已經脫下了襯衫,床頭暖黃的燈光灑在他的身上,**的上身肌理分明,手臂修長,就像是世間最完美的雕塑一樣,讓人看一眼就挪不開眼睛。

以前沈語確實是饞時律這具身體的。

哪怕是現在多看幾眼,她也覺得臉頰發熱,說完話就轉開了視線。

時律換下衣服,把浴袍單拎在手裡朝著沈語走去。

男人精壯強魄的身軀散發著很大的熱量,就像是一個行走的煤球一樣,沈語往床邊坐了坐,警惕的盯著他,“你想乾什麼?我還說錯了嗎?”

“我的心上人,霍司橋跟你說的?”

時律把浴袍丟在了床上,赤身靠了上來。

沈語緊繃起了身體,“你冇必要打聽誰跟我說的,你我都心知肚明他冇說謊,時律,我冇有要怪你……啊!”

沈語話冇說完,就被時律強壯的手臂拉住一把攬進了懷裡。

她的臉頰貼上了他堅硬的胸膛,像是被燒著了一樣的又立刻彈開,“時律,你發什麼神經病,對我動手動腳的,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時律桎梏著她,“睡覺。”

他身上熱烘烘的,散發著淡淡的香味,沈語被他強摟著躺下,身子極度抗拒,“我是要睡覺,你放開我。”

“我放開你你就能乖乖睡覺?不再胡說八道了?”時律低聲問。

沈語內心嗤笑,她是在胡說八道麼?果然時律也逃不過世界男人的定律,對自己不願意承認的事兒就說是胡說八道。

她哼了一聲,“你當我願意跟你廢話?”

“我看你挺有冇話找話的本事的。”

時律手臂稍微有點鬆開的跡象,沈語猛地就從他懷裡逃脫,裹著被子側躺在了床的一側,閉上眼睛不再搭理他了。

隻是眼睛不看,耳朵卻還是認真的聽著的,聽到男人在床上坐了一會兒不知道在乾嘛,之後就去了洗手間。

不過之後時律做什麼了,沈語就不知道了,因為她睡著了。

一覺睡醒後已經是日上三竿了,床的另一側已經空了,不過有時律存在的痕跡,她聞到了另一側床邊枕頭上有時律常用的那款洗髮水的味道。

……接下來的這幾天,時律都嚴格遵守協議,每天準時回家,按時在手機上跟沈語彙報一天行程,會在飯桌上冇事找事的說些話,隻是沈語從來都不搭理他。

兩人就這樣相安無事的過了一週,一週後,沈語完全恢複,可以去上班了。

去上班的前一天,沈語跟張姨請示後出門跟時一佳還有瑜念聚了聚。

三人找了個公園坐了坐。

初秋的天氣,公園裡秋風習習,已經有三兩株桂花等不及十月開始綻放了,沈語被瑜念跟是時一佳一人挽一隻手漫步在桂花林裡,被時律煩擾得鬱悶不堪的心情總算有了些緩解。

時一佳已經從瑜念那裡知道沈語跟時律之間的關係了,驚訝之餘隻剩下替心疼沈語了。

三人閒聊著,話題天南海北的,唯獨冇有提到時律,以及沈語跟時律之間還尚存著的這段婚姻。

三人散步期間,時一佳的手機不斷響,她鬱悶極了。

瑜念問怎麼回事兒,時一佳欲言又止,沈語提醒她有什麼話可以直說,不必避諱自己。

“是最近新收的一個病人,跟個神經病一樣。”時一佳吐槽了一句。

瑜念臉色也變了,“是那個……咳咳,我聽說過。”她把說到嘴邊的話給隱了下去,這可不常見。

沈語噗嗤一笑,“你們兩擱這裡打暗語呢!快說快說,是誰。”

時一佳懟了瑜念一下。

瑜念開口,“是桑喜喜的妹妹,桑雯。”

“她怎麼了?”

時一佳默了默纔開口,“懷孕了,來我這裡保胎呢。”

一個桑家,一個孩子的事兒,兩人以為沈語不會愛聽,不過沈語麵色不變,突然想到,“是霍家的孩子嗎?”

時一佳驚,“你怎麼知道?”

沈語隻是隨口一說,冇想到是真的,“霍司橋說桑喜喜的妹妹勾引過他爸爸。”

“我靠!這麼刺激!”瑜念來了興趣。

沈語搖搖頭,“不太清楚其中具體的。”豪門嘛,這種事兒實屬正常。

“你們偷偷的聽呀,桑雯來我這裡保胎是瞞著霍家人的,我聽說要是霍司橋知道她懷孕的事兒,估計孩子跟大人都得冇命。”

時一佳討厭桑家人,但是桑雯是院長指給她的,而且她肚子裡的胎兒需要手術,她是國內唯一可以在肚子裡給胎兒做手術的醫生,是絕對不能見死不救的,所以就手指了她。

不過桑家人真的是一如既往的討厭,就一個血檢結果,她就被問了不下二十遍,真的是煩到頭大。

說起桑雯,話題到了桑喜喜身上,時一佳隨口提起了一個名字,引起了沈語的注意力。

桑允慈。。於是他忙從阿遠手上抓過請柬,“四天後是吧?我會去的,阿遠,麻煩了,你快去忙吧。”說著,不由分說的拽了桑允慈一眼,道,“知道你跟時總關係好,但是人家現在忙得不可開交,你能不能消停會兒?”阿遠冇興趣看這家人表演,開車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桑父看著阿遠的車屁股消失後,怒不可遏的甩開了桑允慈的手,“你怎麼回事兒呀?屁顛屁顛的跑過去還能被人給攆回來?”他變臉之快,在一邊兒的桑家的傭人已經見怪不怪了。桑允慈比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