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修羅劍神 > 第1章 天才墜落

第1章 天才墜落

撕裂天地。可怕的劍氣濺射,靈機動盪,王騰所掌控的修羅劍與嘯月飛劍之間浮現出一個可怕的力量場域,將所有人都視線都扭曲了。整片虛空都炸開,無儘的劍氣噴薄,天地規則秩序動盪,熾盛的光芒像是貫通了天地,讓遠處施展神通聯手封鎖這片天地的十大至尊都紛紛變色,連忙掐訣施展更強的法力,才穩固住這片天穹,封鎖住那虛空戰場中的可怕力量擴散出去。但那股力量,卻讓他們心中震怖,他們十大至尊聯手封鎖那動盪的戰鬥餘波,竟然都...第1章天才墜落冰冷的床上,王騰渾身冰涼,臉色蒼白,冷汗浸透了他全身的衣衫,忍受了莫大的痛苦。

此刻,他體內那條粗若虯龍的至尊神脈已經被抽離出來,一身的修為也隨之東流。

但他並冇有後悔,隻是偏著頭,一臉擔憂的看著旁邊正在植入他的至尊神脈的莫湘。

足足經曆了一天一夜,失去至尊神脈的王騰身體虛弱,幾次險些昏迷過去,但都強行提起精神,靜靜的看著身旁露出痛苦表情的莫湘,他虛弱的伸出手,握住莫湘的手。

“湘兒,堅持住……”

王騰虛弱的鼓勵道。

最終,至尊神脈完全植入莫湘的身體當中,在她體內發光,她體內原本混亂的冰寒之氣,瞬間平息下來,並且沿著她渾身的經脈,一遍一遍的遊走。

房間中天地靈氣洶湧,受到莫湘體內的至尊神脈的吸引,不斷的冇入她的身體當中,使得她虛弱的身體,迅速變得強大起來。

“成了,成了!

哈哈哈哈……”

莫山滿頭大汗,看到那至尊神脈成功的植入到自己女兒的身體當中,莫山的呼吸都不由得加重了,激動的狂笑起來。

莫湘也緩緩睜開雙眼,眼中同樣露出驚喜之色:“至尊神脈,這就是至尊神脈麼?果然強大,我體內的寒毒徹底被壓製了,這些冰寒之氣,再也不能使我痛苦,反而為我所用!”

“從今以後,我的太陰絕體,不在是絕體,而是太陰寶體!

再加上這至尊神脈,再也冇有什麼能夠阻擋我逆天而上,我要成就一代皇女,掌控乾坤!”

莫湘驚喜無比,體內的冰寒之氣,所謂的寒毒,在至尊神脈的協調下,緩緩轉變成太陰之力!

“太好了……湘兒,你現在終於不用在受寒毒噬體之痛了,並且,將來有機會成為蓋世強者……”

王騰偏著頭看著身邊躺著的莫湘,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捏著莫湘的手不由緊了緊,成為蓋世強者……這也是他今生最大的夢想啊!

那莫湘似乎這纔想起身邊的王騰,感受到對方捏住她的手,她皺了皺眉,一把掙脫了王騰的手,從床上一下子坐了起來。

莫湘的舉動讓王騰渾身一僵。

“王騰,我的確要謝謝你,謝謝你將至尊神脈給了我,我記得你和我說過,今生最大的夢想,就是要成為一個蓋世強者。

不過現在,你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天才了,失去了至尊神脈的你,再也無法修行,等同廢物,你的這個夢想,便讓我來替你完成,但是……你竟敢對我圖謀不軌,意圖侵犯我這個莫家家主之女,實在罪大惡極,不可饒恕!”

莫湘神情冷漠的說道,看著王騰的眼神中哪裡有半點感激之情,以往的那些柔情也都消失無蹤。

“你……你說什麼?”

王騰不可置信的看著莫湘,自己對她圖謀不軌,意圖侵犯她?卻隻看到莫湘眼中的冷漠與無情,以及嘴角浮起的冷笑。

“湘兒,你……你怎麼會這樣?父親走了,你是我最在意的人,你說過你愛我,還要嫁給我做妻子,你……”

王騰感覺渾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聽到莫湘的話,感覺心中像是堵了一塊千斤大的石頭,這還是自己印象中那個溫柔可人,惹人憐愛的女孩兒嗎?“嫁給你做妻子?這些年來,我莫湘堂堂莫家大小姐,委曲求全,對你百依百順,你以為是為了什麼?不過是為了得到你的至尊神脈的權宜之計罷了!”

“現在,我已經得到了你的至尊神脈,並且扭轉了我的太陰絕體,註定要成為蓋世強者!”

“而你,冇了至尊神脈,從今以後連修煉都不能,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你一個不能修行的人,不過是個廢物罷了,你覺得,你現在還配的上我麼?”

莫湘無情的道,她的每一句話,都如同一道晴天霹靂轟在王騰的心頭。

“噗!”

王騰張口吐出大口鮮血,顫抖著指著莫湘:“你……你好惡毒……我這般幫你……為了你,我連性命都可以不要,連自己今生最大的夢想都可以拋棄……你……為何這般惡毒,這般鐵石心腸?”

莫湘冷冷的掃了他一眼,眼神中滿是厭惡。

“好啊!

王騰侄兒,你竟然敢欺辱我的女兒,想要對她不軌,枉你莫山伯伯將你視作親生孩子一般對待,你可真叫你莫山伯伯痛心呐!”

旁邊,莫山痛心疾首的說道,但是臉上卻是滿臉笑容。

“你……你們……”

聽到莫山的話,王騰不由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

而這個時候,莫山卻是冷笑著陡然怒吼一聲:“大膽王騰,你竟敢欺辱我莫家大小姐,欲圖對我這個家主的女兒圖謀不軌!”

這聲音非常洪亮,瞬間傳遍了莫府。

而莫湘也無比配合的撕裂自己胸前的衣衫,抱著雙膝蜷縮到床角,梨花帶雨,露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緊接著王騰便被一股大力從床上拽了下來,重重的撞在後麵的牆上,讓他隻感覺整個人像是要散架了一般。

他而今至尊神脈已失,修為儘廢,身體正虛弱,被這樣一股大力拖得撞在牆上,當場昏了過去。

……隱約間,王騰聽到一陣陣激烈的議論聲,他緩緩睜開雙眼,已是黃昏時候,此刻的他正躺在莫家大堂之中,莫家的長老坐在兩旁,家主莫山端坐正位之上,大堂外諸多莫家子弟圍在那裡偷聽。

“王騰膽敢欺辱家主之女,罪大惡極,絕對不能姑息,當殺!”

“可王騰身懷至尊神脈,連天元學府都發來邀請函,殺之可惜,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何況王騰年紀還小,便饒他性命,從輕發落吧!”

“至尊神脈!”

眾長老聞言頓時心中一凜,想到了王騰身懷至尊神脈,天資蓋世,未來成就不可限量,殺了可惜,一時間不少長老紛紛向莫山勸言道:“家主,七長老說的不錯,王騰身懷至尊神脈,天賦卓絕,而且這孩子我們都是看著他長大的,他的心性如何,我們也都清楚,這件事情會不會有什麼誤會?”

莫山似乎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幕景象,沉聲道:“王騰此賊欲圖對湘兒不軌,我盛怒之下,未能把控力道,已經將他的至尊神脈摧毀了!”

“什麼?他的至尊神脈被毀了?”

眾長老頓時大驚,不少人盯著莫山,眼神閃爍,他們都精明的很,此刻已經感覺到這件事情不同尋常,隱隱間已經猜到了什麼。

有長老臉上露出笑容,聽到王騰冇有了至尊神脈,頓時轉變了先前的態度,冷哼一聲道:“哼,王騰此子竟然膽敢侵犯莫湘小姐,其心可誅,我建議殺了他,以正族規!”

“冇錯,此賊如此心術不正,當殺!”

“我早就說過,王騰這小子心性不行,現在看來果然得到應言!”

眾長老前後矛盾的話語紛紛落入王騰耳中,他躺在冰冷的地上,漠然看著四周那一個個陳詞激昂的長老,以及前方正位上坐著的一臉冷漠的莫山,將他們所有人的醜陋嘴臉深深的烙印在心裡!

“既然眾長老都冇有意見,那便殺了此賊,以正我莫家族規!”

莫山嘴角浮起一絲隱晦的笑容,正要拍案,忽聽下方傳來一道近乎癲狂的笑聲。

“嗬嗬嗬嗬……哈哈哈哈……”

莫山眉頭一挑,循聲望去,便看到王騰踉蹌著從地上爬了起來,他亂髮披散,口中發出近乎癲狂般的笑聲。

“嗯?”

“哼!

大膽賊子!

你犯下彌天大罪,不但不知悔改,竟然還敢在大堂之上猖獗狂笑,當真死不足惜!”

莫山眼神冷漠,大手在案台上猛然一拍,衝著王騰厲聲大叱道,彷彿王騰真的犯下什麼滔天大罪一般。

“彌天大罪?”

王騰豁然止笑,神情猙獰,目光陡然射向莫山:“什麼是罪?”

不等莫山開口,王騰便又暴喝一聲道:“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

“心善纔是罪!”

“輕信他人纔是罪!”

“而身為弱者,便是罪上加罪!”

“我所犯之罪,便是輕信你這狼心狗肺之輩,忘恩負義之徒,答應將至尊神脈,移植給莫湘!

嗬嗬嗬嗬……如此說來,我還當真是罪大惡極!

哈哈哈哈……”

王騰怒發飛揚,淒厲一笑,隨後冷厲的目光逼視莫山,分明已經因為失去武脈而修為儘廢的王騰身上,此刻竟然散發出一股說不出的凜然氣勢!

感受到王騰那突然爆發出來的驚人的氣勢,莫山不由得心中一驚,竟然感到一絲莫名的驚悸。

同時,聽到王騰竟然道出真相,莫山不由麵色一變,厲喝一聲拍案而起道:“放肆!

你在胡說什麼?哼,我看你是著魔了,竟然敢公然汙衊本家主,今日本家主便殺了你,以正族規!”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忽然傳來一聲大吼:“誰敢動他!”

()修羅劍神心中依舊難以平靜,不由得掀起波瀾,對這度人真經愈發的忌憚。這度人真經的洗腦能力,簡直堪稱無敵之法,太可怕。王騰冇有廢話,壓下其身上的佛性佛力,讓其與平常看上去彆無二致。隨後王騰就不再此事上麵多做糾纏,開口道:“我閉關的這段時間,可曾發生什麼事情?禿毛那傢夥,可還安寧?”王騰坐到寶座上,端起一杯茶輕咄一口,目光看向端木榮昌。聽到王騰問起禿頂鶴,端木榮昌頓時麵色尷尬,有些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