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蘇醫生和他的專屬教授 > 第66章 蘇棄的生父

第66章 蘇棄的生父

刺激蘇棄了,他知道溫哥有多寶貝蘇棄,再逼下去兄弟都別想做了。他默默地走出辦公室門,留下了蘇棄一個人,但是心裏的念頭還是沒有打消。對他來說,奶奶的重要性是無人可比的。奶奶的唯一願望,他一定會幫她實現。隻不過要另外想辦法了。吳陽出去以後,蘇棄走進小隔間,狠狠地洗了把臉纔出來。他開啟抽屜,拿出了裏麵的白色藥瓶,倒出了一把直接塞進了嘴裏。他現在的生活很好,他要壓製自已的脾氣,絕對不能犯病。這一天蘇棄都沒有...(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66章 蘇棄的生父

他們剛到療養院,就在門口碰到了蔣文浩和嚴越,四人一同朝奶奶的病房走去,剛靠近奶奶的病房,就聽到鬧哄哄的爭吵聲。

“你奶奶生病了,你就把他放在這個養老院,誰知道安的什麽心?”

“就是就是,誰知道這遺囑是真是假?”

“哪有股份全給孫子不給兒子的,而且又不是隻有你一個孫子,憑什麽股份全給你?”

幾人走進病房,病房裏麵擠滿了人,吳陽和鄭也靜靜地站在床邊,聽著幾人的話,鄭也手臂的青筋暴起,恨不得動手把麵前的這堆人全部揍一遍,卻被吳陽緊緊地按著。

見到幾人進來,聲音才慢慢地小了下去,這時吳陽擡起頭,看到幾人,蒼白的臉上有了一絲亮光,他快步走到幾人麵前,才開了口,聲音低沉沙啞,

“溫哥,嚴哥,幫幫我,我想好好的送送奶奶。”這也是他剛剛一直不讓鄭也動手的原因,這最後的一程,他隻想讓奶奶能安安靜靜地走。

隻見嚴越上前一步,麵色沉靜:“吳奶奶生前對我不薄,我不希望最後還有人打擾他的安眠。”

“你算什麽東西,管我吳家的事……”

邊上一女的剛開口,就被她身邊的男人給捂住了嘴,男人臉色諂媚地對著嚴越開口:

“家裏婆娘不懂事,嚴總別放在心上,這不也是媽走了,大家傷心嗎,我們現在就走,之後的事情我們葬禮之後再說。”

房間裏的人陸陸續續走了出去,哪怕個別有意見的,也被身邊的人按了下去。

人都走的差不多了,這時一直站在窗前揹著大家的男人才轉過身來。

男人看上去大概四十出頭的樣子,五官深邃,身材修長,體態端正,一點也沒有中年男子的發福等現象,如果不是眼角的細紋暴露年齡,根本就看不出年齡。

隻見他緩緩地轉過身,視線在衆人的身上劃過也,最後停留在蘇棄的身上,聲音也隨之響起,

“嚴總好大的威風,我沒記錯的話這是我吳家,這床上躺著的好像是我的母親吧?”

蘇棄剛開始沒注意,聽到聲音才緩緩擡起頭望去。

就這一眼,他身上的血液好似停止了流動,四肢也開始僵硬,看著這記憶中熟悉的身影,他隻想逃,想躲,可是占據他心裏的恐懼又讓他束手無策,隻能呆呆地看著。

溫盡歡感覺到自已身邊人的不對勁,他捏了捏蘇棄僵硬出汗的手心,順著蘇棄的視線看過去,隻見那個男人一動不動地盯著自已的寶貝,視線熱烈又陰暗。

正當他準備開口時,男子又接著說道:

“怎麽不認識了,這麽久沒見麵,連句父親都不會叫了嗎?”這話明擺著是對著蘇棄說的。

蘇棄沒有反應,他已經完全陷在恐懼之中,他隻覺得自已又回到了從前,他的身邊全是血腥和絕望,他想逃脫,可是動不了,直到他感覺自已被擁入一個熟悉又溫暖的懷抱,血液才重新開始流動。

而溫盡歡猛地上前一步,把蘇棄拉到了自已身後,麵前這人就是蘇棄的生父,就是給自已寶貝這二十幾年帶來痛苦的人。

他雙眼冒火,牙齒也被咬的‘咯咯’直響,握緊拳頭,手上的青筋暴起,恨不得直接上去給他一拳。

看到這場麵,男人,也就是蘇棄的生父吳輝並沒有退縮,而是微微揚起嘴角,慢慢地往門口走去,隻留下了一句‘兒子,我們後會有期’。

這種時候,也不適合起沖突,溫盡歡隻能強壓下自已的脾氣,但還是緊緊地握住蘇棄的手,似乎這樣就能給自已的愛人一點力量。

衆人也知道裏麵的緣由,可是現在不是個好時機,隻能按耐下性子,開始處理吳奶奶的後事。

吳家其他的人隻在乎遺産的分配,來了這麽久,都沒有人主動提及葬禮的安排。

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了,幾人才離開療養院,來得急,手上的事情都沒安排,他們要趕緊安排下去。

之後幾天大家應該都會待在吳家幫忙,畢竟這時候不能留吳陽一個人。

兩個人沒有再回去上班,而是直接回了家。

到家了以後,蘇棄把自已深深地埋進溫盡歡的懷裏,隻有這樣才能消除他的恐懼。

他太害怕了,溫盡歡現在就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他隻能緊緊了抓住他。

決定去療養院的時候,他就猜到會和那個人見麵,畢竟去世的是他的母親。

他以為他已經做好了準備,可是他太高估自已了,就單單聽到他的聲音,看到他的身影,他都能恐懼到無法動彈。

“寶貝別怕,我在,我在,不怕,我在。”

現在的蘇棄明顯狀態不對,溫盡歡沒有其他辦法,隻能一遍遍地在他耳旁強調自已的存在。

可是蘇棄的症狀卻沒有得到緩解,還是一聲不吭,緊緊地抓著他,溫盡歡沉默了片刻,一把抱起蘇棄回了房間。

他把兩人的外衣脫了後,就直接擁著蘇棄上了床,把人深深地扣進懷裏,溫柔地撫摸著他的後背,希望這樣可以平複蘇棄的情緒。

可能是在回到了熟悉的環境,四周都是愛人的味道,在溫盡歡的安撫下,蘇棄慢慢地安下了心,睡了過去。

可是沒一會兒,蘇棄又深深陷入熟悉的夢境,溫盡歡隻能一次又一次的安撫著自已的愛人。

一晚上就是在這反反複複中度過的。

蘇棄清醒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淩晨了,由於窗簾沒拉,外麵路邊的燈火隱隱透了進來,印在了溫盡歡沉睡的臉上,更顯的溫盡歡臉上的黑眼圈明顯。

他昨天的狀態不對,發生了什麽事他記得很清楚,溫盡歡的一次次撫摸,一句句低吟,一個個溫暖的懷抱。

他輕輕地撫摸著溫盡歡的臉頰,再一次慶幸,能和愛人相遇。有他在,自已就有麵對一切的勇氣。

他的頭抵著溫盡歡的下巴,呼吸間都是愛人的氣息,在這極度安心的環境下,蘇棄又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的等溫盡歡起來的時候,蘇棄已經明顯調整好了狀態,又恢複到了從前,溫盡歡怕引起愛人的反彈,也隻字不提。

隻不過每次去吳家的時候,他都選擇自已一個人過去,而蘇棄也為了讓他安心,沒有提出陪同,直到吳奶奶的葬禮。

這次蘇棄是怎麽都不能缺席了。

葬禮這天是個陰天,冷風呼呼地吹著,讓這個葬禮更顯蕭瑟。

蘇棄和衆人一起站在吳奶奶的墓前,最後一次送別吳奶奶,等所有的儀式結束以後,溫盡歡就準備帶著蘇棄離開,可是卻被人攔了下來。

“蘇棄,我想和你聊聊。”吳輝的眼裏是令人心驚的執著。

“他沒有什麽要和你聊的,請你別打擾他。”溫盡歡站在了蘇棄的麵前,語氣深沉地說著。

“我想這是我們兩父子的事,和你沒什麽關係吧。”來人依然不依不饒。

“再說了,我現在的禁令被解了,我隨時可以過去找他,難道你還能把他藏一輩子?”

“你可以試試看。”留下話,溫盡歡拉著蘇棄就上了車。

被留下的男人眼神狠戾,他狠狠地瞪了眼墓碑,都是這個死老太婆,不然蘇棄怎麽可能離開他的身邊。

他那張臉除了他誰有資格看見,不過沒事,老太婆終於死了,他的東西總會回到他身邊的。

他們來日方長。

葬禮結束後,兩人又回到了自已的崗位,不同的是,蘇棄在醫院的時候會經常見到那個他憎恨的男人,有時是個背影,有時隻是他的身影,但是他卻從未真正出現在他的麵前。

可即使是這樣,蘇棄的精神還是肉眼可見的變差,他怕溫盡歡擔心,也沒有告訴他,隻推脫說是最近沒休息好。

都是睡在一張床上的,蘇棄睡沒睡好溫盡歡很清楚。,最寂寞蘇棄又開始頻繁做噩夢了。

因為是自家醫院,溫盡歡找了幾個人專門盯著,還真被他發現了,在蘇棄生父再一次來醫院的時候,直接被溫家的保鏢給按住了。

“誰讓你來醫院的,誰給你的膽子敢出現在這裏?”

“這是醫院,我憑什麽不能來?

“就憑這醫院是我家的,看樣子,我的警告你是一點都沒聽進去了,還敢出現在這裏。”

“我隻是正常來醫院看病,有本事就報警抓我,而且就算我是來找蘇棄的,你又有什麽辦法,我們始終是父子,打斷骨頭還連著筋,我早說過了,你阻止不了我們見麵的。”男人這才露出了他的真實意圖。

溫盡歡不願再和他糾纏,隻叫保鏢把他弄出去揍了一頓,同時交代了醫院的保安,再不讓他進來。

之後他就直接走到了蘇棄的辦公室,蘇棄正在專心的看著病例,為他之後的手術做準備。

看到溫盡歡進來,他還覺得莫名,自從兩個人上班以來,溫盡歡已經很少白天過來找他了。兩個人都忙,中午要一起吃個飯都難,他的中飯還是‘私房菜’直接送過來的。

“盡歡,你今天怎麽有空過來?”說完,拉著溫盡歡在邊上的沙發上坐下。

“他來找你,你怎麽不和我說?”這次溫盡歡選擇了單刀直入。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隱藏自已的情緒,語氣裏全部是煩躁和不耐煩。“有什麽事。”“小祁,你在哪?”聽出話裏的著急和擔心,溫祁隻覺得更煩了,心裏的火怎麽樣都壓不下去,“我在哪,你管我在哪,你到底想怎麽樣,你們到底要我怎樣,煩死了。”“小祁,我不煩你,我隻想知道你現在在哪。”“在我自已家。”說完溫祁就掛斷了電話。這時候的蕭易還在溫祁的辦公室,今年還是他第一次上來,平時他接送的時候都直接在停車場等著。看到葉雙雙的時候,他的臉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