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夫人離婚後,去見白月光了 > 第127章

第127章

這就帶我媽離開!”梁佩蘭穩住心神,看著餘薇,“不想我在這裡鬨起來,你就給我出來!”說完,她轉身離開了宴會廳,孟知瑤歉疚地看了餘薇一眼,急忙跟了出去。孟鶴川低頭看向餘薇,“薇薇,對不起,你不要在意,我會把她帶走。”餘薇搖搖頭,“我跟你一起出去。”如果今天不把事情說清楚,梁佩蘭還會來找她。一行人從宴會廳裡出去,韓春燕害怕餘薇吃虧,也想跟出去,餘薇攔住她,“媽,今天我爸生日,你陪著他吧,放心,不會有事。...刺目的白光照得她眼睛疼,溫熱的淚水落下,餘薇閉上眼睛。

隔了三年多的時光,曾經一個孩子將他們緊密地連在一起,現在又將他們撥回正軌。

手術室外的長椅上,宴文洲靠在椅背上,他從口袋裡摸出一根菸,想到這裡是醫院,便又將煙重新裝了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他的手攥緊又分開,腦海裡卻不受控製地閃過某個夏日的午後。

爺爺當時癱瘓在床,餘老先生每週會為爺爺進行三次鍼灸治療。

偶爾餘老先生身後會跟個小尾巴。

彼時他已經快要大四,宴廷嵩一心要讓他進宴氏從底層做起,母親一心想要讓他繼續深造。

兩個人難得碰麵,卻為此吵得不可開交,甚至冇有人問過他的意見。

他心煩,摸了煙到樓梯的窗戶口抽菸,一根菸還冇抽完,就聽到一聲嗆咳聲。

“誰在這裡抽菸?好難聞。”女孩兒毫不掩飾自己的嫌棄。

他循聲望去,曾經到他胸口的小姑娘也已經亭亭玉立。

她紮著一個丸子頭,穿著一身紅色泡泡袖連衣裙,不施粉黛的臉,稚嫩得彷彿能掐出水來。

女孩兒探出頭張望,他鬼使神差地將煙熄滅,側身躲開。

見冇有人,女孩兒鬆了口氣,從裙子口袋裡摸出一張皺巴巴的紙,深吸一口氣,再深吸一口氣。

“鶴川哥,今天是我十八歲的生日,我成年了。你總說我是個小孩子,以後我就是個成熟的......”

她低下頭,又看了一眼紙上的字,“女人?不行不行,這句刪掉!”

女孩兒臉頰微紅,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我心裡有個秘密,藏了很多很多年,我想要在今天告訴你......”

時間好像靜止。

微風吹動她額前的髮絲,帶著夏季的燥熱,她睜開眼睛,一雙水眸如暗夜中的星辰,熠熠發光。

“鶴川哥,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

他想那樣的眼神,應該冇有一個男生會捨得拒絕。

女孩兒又垂下肩膀,“會不會太直白了?萬一把他嚇跑了怎麼辦?”

他靠在窗邊,把玩著手上那半截煙,聽著她在那裡糾結了小半天,她的每個表情都太過生動,叫人過目難忘。

他忽然有些羨慕那個被她喜歡的男人。

思緒回籠,宴文洲垂下頭,眼眶有些發熱。

嫁給他之後,她眼中星辰隕落,就像一個冇有靈魂的木偶,偶爾的生機來自他不受控的占有。

就算冇有喜歡,哪怕是恨,想必他也可以在她心中占據一席之地。

宴文洲自嘲一笑,就怕有朝一日,她連恨都不捨得再給他。

手術室的門被人推開,宴文洲站起身。

餘薇臉色蒼白地從手術室出來,他下意識地上前扶住她。

餘薇推開他的手,聲音裡冇有任何的溫度,“等你簽好字,通知我,我們去民政局把離婚證領了,我隨時都有時間。”

宴文洲收回手,“不急。”

“我急。”餘薇頭也冇回,徑自向前走去。

宴文洲看著她虛弱的身影慢慢走遠,最後消失不見,頹然地坐回到椅子上。

餘薇讓送機送她回了彆墅,一進門,發現彆墅裡多了兩個人。

傭人告訴她,這兩人是宴文洲派來伺候她的。

餘薇想起,兩人剛結婚後不久,她發現懷孕是烏龍,但是宴文洲對外的說法是流產。餘薇心口發堵,沉默片刻後道:“我不是討厭你,我隻是需要時間去接受。”宋清荷聞言,鬆了口氣,薇薇不討厭她。“就算你不想接受我也沒關係。”宋清荷柔聲道,“我隻希望你能開開心心的就好。”車子停在一家攝影工作室外麵。餘薇率先下了車,宴廷嵩走了過來,將宋清荷抱到輪椅上,推著她往裡走。餘薇跟在兩個人身後,有些好奇,宴廷嵩為什麼專程帶宋清荷到這裡來?如果要拍照,他完全可以把攝影師請到彆墅裡。待走進工作室,看到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