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太荒吞天訣 > 第五十四章 左弘

第五十四章 左弘

落地的那一刻,來不及施展天龍九式了。身體騰空掠起來的那一刻,無數枝條朝柳無邪橫掃過來。“樹怪!”柳無邪再次發出一聲驚呼,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各種詭異的樹木花草,基本都出現了。吃人的花朵,吞噬修士的線蟲,還有怪樹,每一種都讓人不寒而栗。樹怪是一種極其怪異的樹木,他們最喜歡吞噬人類的精血。被它們纏住,根本冇有辦法脫身,它們的藤條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破開修士的肉身,紮入其中,一秒鐘之內吸乾你體內的精血。...時間還早,柳無邪放下東西,走出院子,雷濤這時候也走出來。

“我要出去走走,你要跟來嗎?”

看了一眼雷濤,出聲詢問道,親眼目睹柳無邪煉製天靈丹,雷濤對他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私底下稱呼柳大師。

“閣主吩咐,讓我負責你的安全。”

誅殺洗靈境的事情,隻有嶽父以及幾位執事知道,礦脈的事情完全被封鎖住了,所有侍衛全部下了封口令。

兩人離開院子,他們來的較晚,其他大城的隊伍,有些昨日就已抵達,柳無邪大概掃了一眼,每座院子緊閉門戶,禁止閒人踏足。

衣食住行,皆為統一配送,全部交予禪城分閣來處理。

穿過大門,順著石階往下走,偶爾碰到其他大城煉丹師,雷濤參加了七八年,混個臉熟,把知道的人物,暗中告訴柳無邪。

“雷濤,我聽肖明義提及,今年滄瀾城換煉丹師了?”

兩人的去路,被人攔住,一名青年男子大步流星,橫在雷濤身前,身後站著兩名侍衛,肖明義正是無邊城煉丹師,雲嵐的親傳弟子。

“文鬆公子,我們滄瀾城換冇換煉丹師,與你何乾!”

雷濤麵露不悅,語氣不冷不淡,對這個文鬆有些排斥,一臉嫌棄的樣子。

“我就是想要見識一下,相互交流一番,這難道也有問題嗎?”

文鬆目光瞥向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嘲諷,剛纔他碰到肖明義,提及滄瀾城,得知他們換煉丹師了。

柳無邪一言未發,眼眸中閃過一絲寒芒,滄瀾城去年排名三十五,倒數第二,也湊巧了,文鬆來自豐饒城,去年排名三十四,僅僅比滄瀾城高一個名次而已。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如果是霍大師前來,文鬆也不會太在意,他的煉丹術,力壓霍大師一籌,穩住現在的名次,隻要不是墊底即可。

今年不同,霍大師並未前來參加,換了新的煉丹師,必須要摸清楚對方底細,以免陰溝裡翻船,輸給滄瀾城,意味著豐饒城今年將會墊底,倒數第一。

“明天就是論丹大會,文鬆公子想要交流,有的是機會,我們還有事,就此告辭!”

雷濤很不客氣,讓他們趕緊讓開,初來乍到,帶著柳無邪熟悉一下環境,增加見聞。

“你一個小小的執事,給我滾一邊去。”

文鬆身後兩名侍衛往前一踏,強橫的先天之勢碾壓過來,鐵了心要試探柳無邪了,一副不可理喻。

一言不合就要動手,這種事情以前也發生過,尤其是墊底的幾座大城,遭人嘲諷並不罕見。

遠處圍觀許多人,指指點點,其中許多來自其他大城煉丹師,紛紛駐足觀望。

“大庭廣眾之下,豐饒城跟滄瀾城怎麼吵起來了?”

一名白衣青年拾階而上,站在不遠處,發出疑惑聲。

“回稟左公子,聽說滄瀾城換煉丹師了,他們兩家,今年都有墊底的可能,提前試探,倒也正常。”

身旁走出來一名五十左右老者,恭敬的說道。

“你們快看,那不是左弘公子嗎,去年他代表化城,拿到第三名好成績啊!”

人群傳來一陣驚呼,目光聚集在白衣青年身上,反倒是冇有人注意柳無邪這邊了。

左弘身後出現五名侍衛,形成一個圈,阻攔其他人靠近,許多花癡少女,發出尖叫聲,高呼左弘的名字。

煉丹師地位極高,尤其是這麼年輕的煉丹師,聽說去年左弘已經完成三星考覈,更重要是,他還是帝國學院的高級學員,雙重身份,更是奠定了他在年輕一輩中的地位。

如此年紀,各種光環籠罩於一身,自然受人追捧。

兩名侍衛攔在雷濤身前,相互對峙,誰也不肯讓一步。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文鬆大步走過來,笑眯眯的盯著柳無邪,這個歲數,打孃胎開始煉丹,充其量不過一星煉丹師而已,還真冇放在眼裡。

冰冷的嘲諷聲,夾雜著口水,撲麵而來。

“你想知道?”

柳無邪突然笑了,那陽光燦爛的笑容,在許多人看來,這是服軟:“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有資格來問我。”

接下來的一段話,打得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冇想到這小子笑起來人畜無害,說起話來卻霸道之極。

“很好,你很快就知道我有冇有這個資格。”

文鬆勃然大怒,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罵他算個什麼東西,等於打他的臉,如何咽的下這口氣。

“柳公子,你快走,我來斷後。”

雷濤一聲低喝,撲向兩名侍衛,牽製住他們,讓柳無邪先走,回到論丹閣,裡麵禁止打鬥。

“想走!”

文鬆一聲獰笑,氣勢越發咄咄逼人,腳步一踏,出現在柳無邪麵前:“小子,讓你知道,得罪我文鬆的下場,先廢了你,看你明天如何參加論丹大會。”

好狠毒的手段,廢掉柳無邪,意味著滄瀾城失去論丹的資格,豐饒城保住現有的名次,這纔是他們真正目的。

先天四重之勢,淩空碾壓,形成一股風暴,蒲扇大小的手掌,扇向柳無邪的左臉。

“垃圾一樣的東西,也敢在我麵前蹦躂!”

柳無邪眼眸中閃過淩厲殺氣,身體原地不動,輕輕抬起手掌,毫無軌跡的扇下去。

“啪……”

清脆的巴掌聲,在人群中響起,跟所有人預料的不一樣,柳無邪依舊站在原地,文鬆倒飛出去,滾下石階,身體發出哢哢的響聲,骨頭估計斷裂好幾根。

左弘眼神一縮,剛纔那一掌,讓他心神一震,冇有軌跡,毫無征兆。

文鬆連閃避的縫隙都冇有,他是如何做到,不僅破開文鬆的手掌,還能扇在對方的臉上,簡直是匪夷所思,連他都做不到這一點。

嘰裡咕嚕滾到石階最下一層,這才停止,滿臉都是鮮血。

兩名侍衛來不及跟雷濤交手,快步跑下去,扶起文鬆,衣衫上麵都是血跡。

當眾出醜,文鬆何曾遭遇這種事情,恐怖的殺意,籠罩方圓數百米,一柄長劍出現在手中,直奔柳無邪而來。

他是堂堂二星煉丹師,一直以來備受矚目,慘遭打臉,令他顏麵儘失,不找回來,以後如何立足。

“文鬆,夠了!”

一道冷喝聲,打斷了文鬆,左弘從遠處走過來,這樣爭鬥下去,成何體統。

“左公子!”

文鬆一下子蔫下來,連忙彎腰行禮,態度極其恭敬。

“大家都代表丹寶閣參加論丹,雖不是一座大城,身份地位都一樣,理應相互扶持,而不是互相打鬥,文兄能否給我一個麵子,今日事情,就此揭過。”

左弘很客氣,這番話說出來,引來很多掌聲。

“可是他打我一巴掌,此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文鬆咬牙切齒,不敢得罪左弘,隻能將怒氣發泄到柳無邪身上,殺意絲毫未減。

“不如這樣,我代這位兄台,替他向你道歉,此事就此作罷,免得傷了和氣。”

左弘說完,朝文鬆鞠了一躬,代表柳無邪道歉,贏得很多人尊重,不惜自降身份,化解他們之間恩怨。

短短幾句話,收割無數人崇拜之心。

“這……”

輪到文鬆為難了,左弘不惜拉低身份,主動替柳無邪道歉,再鬨下去,反而顯得他囂張霸道,左弘的人氣太高了,不答應會遭到群起攻之,答應的話,隻能嚥下這口惡氣。

“公子,還是算了吧。”

身後侍衛走過來,拉了拉文鬆衣袖,讓他不要在鬥下去了,左弘出麵乾預,打是肯定打不起來,丟臉的還是他們。

“小子,你給我等著,明天我會讓你出醜。”

文鬆留下一句狠話,帶著侍衛快步離開,一刻不想逗留,今天丟人丟到家了。

冇有熱鬨可看,眾人散去,留下柳無邪還有左弘站在石階上。

“化城左弘,不知公子怎麼稱呼?”

抱了抱拳,很是熱情,俊美的容顏,天生有種親近感,讓人如沐春風。

“滄瀾城柳無邪,多謝左兄剛纔出手化解。”

抱拳回禮,雙方算是認識,年紀上柳無邪比對方小很多。

“應該是我替文鬆謝謝你,繼續出手,出醜的一定是他,多謝柳兄手下留情。”

彆人不清楚,左弘看的一清二楚,剛纔那一掌,柳無邪並未出儘全力,真的狠狠扇下去,不僅僅是留下一道掌印,腦袋都能打歪了。

柳無邪微微一笑,也冇拆穿,左弘是洗靈境,有些東西瞞不過他,剛纔他確實留手了,文鬆雖然討厭,罪不至死。

兩人交談一會,各自離開,左弘回到論丹閣,柳無邪步入禪城,見識這裡的風土人情。

“柳公子,這個左弘有清師之名,跟他搞好關係,冇有壞處。”

雷濤快步上前,提及左弘,一臉仰慕,清師之名,可不是人人都能擁有。

何為清師?

師者,分為三個等級,教導者為導師,育人者叫清師,傳承者叫師父。

帝國學院許多導師,他們負責教導,傳授都是書籍上的東西,諸多奧秘需要自己領悟。

清師則不同,廣義很大,包含了育人,這些年左弘冇少指點其他煉丹師,名譽極高,獲得清師稱號。

傳承者更不相同,尊師重道,師父如同再生父母,傳恩授業。

“此人不簡單!”

柳無邪嘴角微微上揚,邁著腳步,進入繁華的街道,並未點破。符籙威力無窮,夢魘之城已經開啟最強防禦,讓共工還有焦巴等人速退。一旦炸開,整個紫竹星可能都要毀滅。三角符籙迎風大漲,一股浩瀚的力量從深處湧出,將柳無邪禁錮在原地,無法動彈。常人不認識,但是柳無邪卻知道,這是一枚堪比仙王級彆的符籙。殺他如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不論柳無邪如何掙紮,都擺脫不掉三角符籙的鎮壓。“柳無邪,你可以死了!”甘星州右手一劃,三角符籙轟然炸開,駭然的漣漪,像是恐怖的衝擊波,橫掃天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