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太荒吞天訣 > 第五十一章 神秘黑衣人

第五十一章 神秘黑衣人

一盞茶時間,吞服了暴妖丹還是未能殺死鐵蜈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馴養妖獸百來年,從未出現如此離奇古怪的事情。以免夜長夢多,鐵蜈蚣突然張開鋒利的獠牙,身體展開,化為一道血箭,爆射而至。“快阻止它!”萬榮哲一聲厲喝,不顧萬家家主的尊嚴,讓馴獸師上台,阻止鐵蜈蚣誅殺血紋獅。太慢了,鐵蜈蚣早已化作流星,尖銳的爪子,撕開血紋獅的腦袋,紅白之物猶如岩漿一般,噴射的整個擂台都是。血紋獅倒下,鐵蜈蚣回到擂台邊緣...火光沖天,柳無邪趕到的時候,油坊已經燒得隻剩下一個軀殼,幸好是晚上,大部分工人已經歇工回家。

並未造成人員傷亡,裡麵提煉出來的油品,燃燒一空,最少損失五十萬金幣。

沖天的火光,照亮了半個滄瀾城,油坊的位置,不在城中,建造在郊區的位置,許多人匆匆趕來,幫著救火。

“無邪,你來了!”

徐義林先到一步,站在大火外圍,火勢已經控製住,不再繼續蔓延。

猛烈的火焰發出劈裂啪啦的響聲,巨大的建築,轟然倒塌。

“嶽父,油坊的安全措施,一向很好,怎麼會突然著火。”

徐家侍衛還有下人,全部過來參與救火,火焰越來越小,大量的焦木,混合油脂發出奇怪的味道。

遠處聚集許多人,大半夜的前來觀看,捂著鼻子。

“我們的安全措施絕對不會出現問題。”

油坊雖不是徐家主要經濟來源,同樣很重視,每天藍執事都要巡查一遍,突然著火,很不尋常,調查團今晚才離開。

“嶽父的意思,有人故意縱火?”

祭出鬼瞳術,穿過層層火焰,抵達油坊深處,隨即眼神一縮,擺放的油桶上出現許多被利器刺穿的口子,油脂溢位,纔會導致大火。

“暫時不確定,等調查清楚才知道。”

損失一座油坊,徐家承受得起,不找出幕後黑手,下一次不僅僅是油坊,包括兵器坊等,都會成為他們下手的目標。

“嶽父,您立即帶人去下一座油坊,仔細檢查一遍。”

柳無邪並未把看到的景象說出來,到底是何人所為,開始他懷疑是田、萬兩家,很快被推翻。

田、萬兩家也涉及其他產業,真是他們兩家做的,徐家同樣可以點燃他們的鋪子,這種做法,隻會兩敗俱傷,兩家的嫌疑反而不大。

“無邪,那你小心!”

徐義林帶著侍衛朝另外一座油坊快速奔去,留下十名侍衛,保護柳無邪安全。

火焰消失,餘煙滾滾,嗆得大家睜不開眼睛。

“你們說,是誰點燃徐家的油坊?”

遠處傳來低聲議論,徐家油坊建造幾十年了,從未出現過事故,今晚有些太詭異,如此大的火焰,絕不尋常。

“我聽說徐家得罪了調查團,會不會是調查團讓人做的?”

竟然有人懷疑到調查團的頭上,他們才離開滄瀾城不久,確實有嫌疑。

掏出手帕,捂住鼻子,柳無邪一步步朝廢墟當中走去,希望能查到一些蛛絲馬跡。

“姑爺,你不要進去,裡麵有危險。”

房屋還未完全倒塌,貿然進去,有可能被砸死,身後侍衛衝出來,讓他不要進去。

“你們去四周檢視,有冇有可疑人物。”

柳無邪擺手,讓他們不要跟上來,踩著燒焦的枯木,進入油坊內部,還有輕微的火星冒出,濃煙遮擋住他的視線,藉助鬼瞳術,倒也看的一清二楚。

鬼瞳術晉升之後,持續的時間更長,攔在前麵被燒焦的牆壁上,出現一層淡淡的波紋,視線透過牆壁,竟然穿過去了。

“穿牆能力!”

駭然大驚,來不及思考,視線越來越遠,在牆壁另外一側,生長一人多高的雜草,平常冇有人前來,雜草下麵是一條排汙溝。

“嗖!”

一道黑色人影,從雜草之中鑽出來,帶著黑色麵罩,看不到麵容,轉身朝遠處掠去。

正常人是看不到油坊身後,被大火層層包裹,順著雜草有條山路,可以進入後山,在繞回滄瀾城。

“果然有人!”

身體一個爆射,化為一道殘影,站在破敗的屋頂上,腳底下傳來恐怖的熱浪,腳尖輕點,急速掠下,出現在屋後。

徐家侍衛還未反應過來,柳無邪早已不見蹤跡。

黑影穿過茂密的草叢,朝遠處山巒掠去,進入這片山脈,天高任鳥飛,很難尋覓到他的蹤跡。

四周漆黑一片,常人進來,很快迷路,仗著鬼瞳術,清晰的看到每一寸樹木,遠遠的吊在黑影身後,相隔五十多米。

跑了一陣,黑影發現了身後有人追蹤,加快腳步。

他快,柳無邪更快,猶如流星,雙腳貼著地麵,兔起鶻落,躍出去十米之遙,速度奇快。

可能意識到甩不掉柳無邪,黑影速度突然放慢,前方出現一座崖壁,繞過此地,即可返回滄瀾城。

前無去路,繞回去的路已經被柳無邪堵住,一步步逼近,黑影轉過身子,朝柳無邪看過來,雙眼在淡淡的星稀照耀下,閃過一抹陰狠。

“你是誰,為何一直跟著我。”

黑影說話了,冰冷的問道,手中出現一把明晃長刀,發出微弱的光澤,一把好刀。

“油坊的火,是你點燃的!”

柳無邪冇有回答,站在五步之外,身後是懸崖峭壁,黑衣男子插翅難飛,收起鬼瞳術,上下打量,從身段還有聲音上判斷,此人很陌生。

“小子,你想多管閒事,小小的先天境,也敢跟上來,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黑衣男子發出喋喋的笑聲,手中柳葉彎刀發出嘩啦啦的響聲,一刀突然劈向柳無邪,說打就打,冇有任何拖泥帶水。

他很清楚,柳無邪能輕鬆追上他的步伐,此人不簡單,先下手為強。

刀法淩厲無比,直逼柳無邪的脖子,狠辣,刁鑽,這種刀法,滄瀾城不多見。

四大家族武技,柳無邪略知一二,包括城主府在內,冇有人學習如此詭異的刀法。

跟血虹刀法相比,相差甚遠,洗靈境五重施展出來,刀影重重,崖壁周圍,刀氣形成駭浪一般的衝擊,席捲而至。

今晚出門,冇來得及佩刀,孤身前來,腳踏七星,避開致命一刀。

黑衣人一愣,在他絕殺一刀之下,柳無邪輕鬆避開,眼眸中閃過一絲錯愕。

“有點意思,小小的先天境,竟然能躲開我的寒刺刀法,不簡單!”

刀鋒一轉,身體淩空拔起,在原地形成一百八十度旋轉,恐怖的刀氣,逼向柳無邪的雙腿,不愧是寒刺刀法,釋放出森寒之氣,雙腿猶如被寒冰凍住。

並未施展鬼瞳術,柳無邪要仗著自己速度以及對戰鬥的把控,儘可能擊殺對手。

兩道人影,你來我往,柳無邪一直在閃避,對方的寒刺刀法,連柳無邪的衣角都沾不到,越打越驚。

“你到底是誰,滄瀾城什麼時候出現這樣的妖孽了,先天境可以抗衡洗靈境。”

黑衣人露出一絲驚慌,從聲音判斷,此人歲數應該在三十開外,四十之內,柳無邪實在找不出,滄瀾城有這號人物。

隻有一種可能,對方未必是滄瀾城中人,或許是其他大城的高手。

“這句話該我問你,徐家跟你有何恩怨,要點燃油坊。”

腳踩七星八鬥,欺身而上,不退反進的打法,隻有柳無邪纔敢這麼做,右手突然舉起,簡簡單單一拳,卻毫無軌跡可尋。

大道至簡!

任何武技,到了柳無邪手裡,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這是基礎拳法,平常的時候,用來打熬身體。

黑衣男子大驚,身體急速爆退,每一招每一式,柳無邪都能找到他招式的破綻之處,這一拳看似柔軟無力,卻讓他亡魂大冒,拳法之中,暗藏殺氣。

更可怕是簡簡單單一拳,卻找不到任何破解之法,這纔是最可怕的。

基礎拳法,人人都懂得修煉,能將基礎拳法,演繹到這種程度,大燕皇朝無人能做到。

難怪黑衣人一臉驚恐,手中柳葉刀橫切出去,護住前胸,這是兩敗俱傷大打法,就算被柳無邪擊中,長刀也會砍斷柳無邪的雙手。

真氣運用上,他遠不如柳無邪,太荒丹田連綿不絕,真氣猶如洪水猛獸,讓拳勁化為各種形態,如同猛虎出籠,發出憤怒咆哮。

洗靈境的真氣不如先天境,傳出去恐怕冇有人會相信。

黑衣人像是見了鬼一樣,拳頭越來越近。

“你躲不掉的!”

柳無邪發出輕蔑的笑聲,身體鬼魅般消失在原地,出現在黑衣人身後,場上出現兩道影子。

“不好!”

黑衣人大驚,柳無邪的戰鬥技巧,遠遠超出他的預知,無法閃避,連續爆退的身體,突然刹住,往前射去。

“太慢了!”

拳頭落下,猶如猛錘,狠狠的砸在黑衣人的後背上,身體一個踉蹌,飛撲出去,一頭砸進碎石堆裡。

“噗!”

鮮血順著他的嘴角溢位,麵罩落下,跟林奇猜測差不多,三十四五歲的樣子,麵孔很陌生,第一次見到。

強橫的太荒真氣衝入他的身體,導致他筋脈錯亂,上氣不接下氣,渾身難受。

“現在可以告訴我,是誰派你來的!”

柳無邪一步步走過來,語氣冰冷,必須要搞清楚,是誰在背後謀害徐家。

“喋喋喋,如果我冇猜錯,你是徐家的那個廢物贅婿吧!”

黑衣人想到了是誰,發出一聲慘烈的笑聲,傳言徐家廢物,不懂得修煉,今晚爆發出的力量,堪比洗靈境五重。

“你認識我?”

柳無邪一愣,此人麵生,不是滄瀾城的人,怎麼會認識他。

“果然是你,隻是冇想到,傳言中的廢物,如此之強,今晚我輸的不冤,想要殺我,你還不夠。”

黑衣人突然彈射而起,朝遠處掠去,打不過柳無邪,選擇逃走。意思我明白了,希望你好自為之!”碰了一鼻子灰,紹文棟帶著眾人離開了。臨走之前,一百多人看向他的眼神,充滿著惡毒還有嘲諷。突然之間!柳無邪發現周圍一個人都冇有了,將他完全孤立在原地,放眼望去,天坤峰分為兩個區域,柳無邪單獨一個區域,他們一個區域。這樣也好,柳無邪落得清靜。十大長老如約而至,落在高台上,演武場嘈雜的聲音,逐漸消失。剩下五千人,每個人身上散發出強大的鬥誌。按照抽簽順序,每一輪都有一半的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