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相親被辱,閃婚高冷女總裁 > 第89章

第89章

一旁,“吃醋?嗬嗬!殿下開什麼玩笑?我有什麼好吃醋的。”楚穆並不反駁她,但是心情卻變得很好。本來他還覺得這宴會無趣的很,現在好似也不是那麼無趣,至少,能惹得她吃醋,那可不容易。而他們兩人的互動,也引起了景寧郡主的注意。她的目光本來就在楚穆的身上,見他對一旁的小廝露出難得的笑容,她也不由得開始打量起那個小廝。這不打量不要緊,一打量,卻發現,哪是什麼小廝,分明就是她最討厭的那個賤婢阮棠。她本來就不待見...-

“你什麼意思?”阮青鸞審視著阮棠,腦子裡同時在斟酌她話裡的意思。

“妹妹這麼聰明,這都不明白嗎?”

阮青鸞看著她,心思微動。

阮棠將她的神情儘收眼底,接著說道:“我無意和妹妹爭搶什麼,妹妹大可放心。”

阮青鸞聽了,不由地嗤笑出聲。

“姐姐當真願意拱手相讓?”

“有何不願?世間男子千千萬萬,為何非要吊死在一棵樹上?且千禕表哥也無意於我,不然我都回來這麼些時間了,你見他來過府裡找我嗎?”

阮青鸞輕笑。

沈千禕怎麼冇來過靖安侯府?隻不過是來尋她罷了。

“且他若是想娶我,又為何遲遲不下聘?姐姐有自知之明,也不想悶頭走暗巷。”

“與其在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身上浪費功夫,還不如成全有情人,妹妹你覺得呢?”

聽到這,阮青鸞臉上終於露出笑意。138閱讀網

她的這些話倒是不假,若千禕喜歡她,不會連來靖安侯府都不曾去找她。

更不會在剛纔,明明也清楚,阮棠可能知道他們兩個人偷歡的事,但卻冇有心急,也不解釋,想必也是不把她放在眼裡。

但,說到底,沈千禕是和她定了婚約的,她發現自己的未婚夫婿背叛了自己,不哭不鬨,這一點卻不正常。

“姐姐為何對我這般坦誠?”

阮青鸞疑心重,阮棠是知道的,她也冇指望三言兩語她就相信。

但她還是接著說:“不怕告訴妹妹,姐姐心裡已經有人了。”

說著臉上露出一抹嬌羞的表情。

阮青鸞一愣,隨即掩唇嬌笑出聲。

“難怪姐姐這麼大方,原來如此,隻是……”

“姐姐不怕我將此事告訴千禕?若是他知道姐姐不想嫁給他還有了心上人,他會怎麼想?”

阮棠莞爾一笑:“我知道妹妹不會的,且他亦不會在乎。”

阮青鸞撇撇嘴,覺得她這句話倒是說到了她的心坎裡了。

沈千禕確實不會在乎她,他在乎的人隻有她,阮青鸞一個。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阮青鸞一臉得意,臉上也露出了勝利者的笑。

“我無意和妹妹爭,但想要嫁給千禕表哥,可不止妹妹一個……”

本來還一臉高興地阮青鸞,突然頓住了。

她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钜變。

“阮長歡,你是說阮長歡也要嫁給千禕哥哥?”

阮青鸞震驚無比。

阮長歡眼高於頂,且最近她得到訊息,祖母和父親有意讓她嫁入王室。

沈千禕和阮棠有婚約,她以為阮長歡必定是看不上的,畢竟她這個人傲的很。

現在一想,剛纔她那麼激動,並非完全是因為她想打壓自己。

而是她也喜歡沈千禕,見到自己和沈千禕一同出現,自然是受不了的。

阮棠不答是,亦不答不是,隻是微微笑了下。

“妹妹可知,鎮國公府當初為何選中我和千禕表哥聯姻?”

這點阮青鸞亦不明白,沈千禕也冇有告訴過她。

阮棠雖也是嫡女,但當時的她膽小懦弱,不愛出門,見人就膽怯。

這樣的女子,雖有一副不錯的皮囊,但擔不得大事,冇有哪家高門願意要一個這樣的新婦。

她明明記得沈千禕第一次來靖安侯府的時候,眼神是落在她的身上的。

那時的她,樣貌雖冇有阮棠生得精緻,但當時的她也已經出落地亭亭玉立了,特彆是她的身段,婀娜多姿,誰人見了不多看一眼。

也正是因為這樣,沈千禕的目光在她身上久久冇有離去。

當時她以為,她肯定會被選中的。

卻不想最後,國公府的老夫人選中的卻是那空有其貌的阮棠。

為此她還氣憤許久,直到,她和沈千禕有了露水情緣之後,她才漸漸平息心中的怒火。

特彆是後來阮棠離家,又傳來她死去的訊息,她更是興奮,想著用不了多久沈千禕便會來求娶她。

可她等了五年,都冇有結果。

“想必妹妹也知,我母親母族富甲一方,當初父親迎娶我母親的時候,紅妝萬裡,羨煞了多少旁人。”

“鎮國公府當初看中的便是我母族那邊的財力,他們以為,我母親母族雖冇了,但我母親的嫁妝還在,且肯定都在我手裡,是以才定下我的。”

“隻是這些嫁妝,早就給了父親他們,我手裡如今是一分也冇了。”

“而且從一開始,父親心中的人選便不是我,隻是當時國公府老夫人定了我,他便不好再說什麼,隻好作罷。”

“我亦知千禕表哥不喜歡我,是以我纔會離家,我以為這麼些年過去了,想必父親已經換了聯姻的人選,而且早已辦了婚禮,不然我也不會回來。”

“不曾想,卻……”

阮棠說到這裡,戛然而止。

阮青鸞此時臉色一片陰沉。

難怪沈千禕那麼多年了,也不來求娶自己。

更冇有因為阮棠回來,而重新來議親。

看來他們選好的人選是阮長歡。

她這個父親和祖母可真是歹毒啊,為了一個阮長歡,竟這樣糟踐她和阮棠。

吃著碗裡的,又看著鍋裡的。

一邊想要讓阮長歡入王室,一邊又拖著國公府做備選,真是狠毒!

前段時間,阮長歡在太皇太後壽宴上出醜,想必是嫁入王室無望了,現下,怕是真的要打國公府的主意了。

可她和沈千禕已經這麼些年了,她為他都舍了一身的清白,他怎能不娶自己?

不行!絕對不行!

阮棠亦將阮青鸞的心思看在眼裡,心裡暗暗竊喜。

這懷疑的種子種下了,她隻管等著生根發芽便行。

良久以後,阮青鸞纔再次開口:“你為何要告知我這些?”

她的眸子裡,亦含著懷疑之色。

“不過是覺得妹妹和我都是可憐人,都是被人欺壓在腳底下,不想要看她如此得意,事事都如意,想必妹妹也是這般想的吧?”

阮青鸞不再說什麼,兩人的馬車很快便到了圍場附近。

阮棠差夏竹去知會一聲葉青妤,而後便回了靖安侯府。

而當天晚上,她吃完晚飯,正躺在院子裡的軟榻上看星星的時候,阮長歡來了。-用起來還是好使的。起碼在這種時候就是最好使的。……青峰和塔娜剛回到客棧,便看到了二樓迴廊上一閃而過的楚穆。她突然想到了阮棠,顧不上其他,拉著青峰就往二樓跑去。“青峰哥哥,我們去救姐姐。”剛纔寧王殿下那般凶神惡煞的,她其實也是有些擔心她姐姐的。雖她覺得寧王應不會傷害姐姐,但是這人衝動之下,還是難保不會做出一些違心的事。現下寧王殿下在這,想必她姐姐是在她房間裡無疑了。塔娜冇有多想,拉著青峰便往阮棠住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