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返場心動 > 第67章

第67章

開車到嘉大附一醫院時,夜色漸深。遊紓俞一路快步走,沿途的消毒水氣息混著病人家屬的焦慮低語,讓她極端不適。她數不清已經有多少時日沒來過醫院。推開高階病房門,看見姑姑遊嬋正給遊盈削蘋果。遊紓俞把公文包放下,緩步到病床旁坐,示意遊蟬交給她就好。“小俞,你來了。”遊盈望著她,嘴唇蒼白,溫柔笑笑。“你們姐妹之間關係最好,小俞,快哄哄小盈,讓她別東想西想。”遊蟬四十出頭,也不過是遊家長輩裏年紀尚輕的,此時看了...(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67章

遊紓俞怔怔望著她, 以目光丈量她們之間的距離。

半晌,墨眸裏的光逐漸暗下去,難堪般停留在走廊外。

“就是想問一問你。”她聲音很輕, “如果睡前有時間的話,我們還可以聊五分鐘嗎?”

冉尋的房門外沒有亮起“勿擾”。

她還以為,冉尋已經不像前天那麽生氣了, 默許她來敲門的可能性,想聽她再解釋。

但是,房門開啟,裏麵卻是對遊紓俞而言格外陌生的小姑娘。

深夜十一點, 兩個人都做了什麽?

她強迫自己忽略掉剛才房間裏的升溫氛圍, 她相信,冉尋不是那樣的人。

“沒有必要。”遊紓俞聽見冉尋對她的回答,“這麽晚, 你該回去休息了。”

語氣溫和,卻讓她頓時落入窘境。

“好, 我不打擾你。”遊紓俞藏在浴袍裏的手指蜷起,不打算放棄,“可我到寧漳倉促,來時候的裙子……壞了。”

低咳幾聲,仍在低燒,頭腦有些暈眩。

她望向冉尋,“冉尋, 你可以把巡迴那天的西裝還給我嗎?我出門時想穿。”

莊柏楠雖然知道冉尋是衣服架子, 穿什麽都好看, 但沒想到,音樂會那天的服裝, 竟不是她自己的。

“當然可以。明天,我交給酒店幹洗後送到前臺,你自取就好。”冉尋目光停留在遊紓俞臉上片刻。

那股墜悶感又浮上心頭。

裙子壞了,所以今天隻能穿浴袍去餐廳。

不該再多說,但她還是低垂頭,問遊紓俞:“為什麽來找我,而不是向酒店求助?他們會很樂意幫你。”

遊紓俞緘默不答。

而兩個人都清楚原因。

冉尋主動打破僵局,“嗯,那就這些事,你好好休息。”

“你還記得嗎?遊紓俞,我們之前約定過的一個月。在嘉平那時的確很愉快,至於現在,我已經走出來了。”

她語氣輕且隨意,不慎撞進遊紓俞怔楞的雙眼,很快移開。

“以後不要再來找了。我們,散了吧。”

說完,她示意莊柏楠關上門,轉身,不再關注背後的事。

身軀陷進鬆軟沙發,沒吹幹的發絲透著水汽。

這個角度,遊紓俞站在門外看不見冉尋。她最後看見的,是對方纏在右手腕的藥貼。

想問冉尋怎麽了,是不是手腕又疼了。如果方便,她願意幫忙按摩。

但話音竟哽住。遊紓俞想起,冉尋之前就扔掉了她的護腕。

她早已沒有立場,也不被允許這樣做。

莊柏楠很小聲說了句“您回去吧”,房門關合。

周身徒留走廊流通卻冰冷的空調氣息。

遊紓俞麵對緊閉的門許久,五分鐘之後,看見“請勿打擾”燈亮起。

扶著牆,她想冷靜離開。

但隻走了幾步,眼睛已經在發熱發酸。

這是冉尋最直白的一次告誡,推開她,告訴她“別再來”。

房門隔音並不好,遊紓俞本想再站一會的,但聽見莊柏楠和冉尋的談話聲。

聽見小姑娘焦急關心,問她手臂上的灼痕是怎麽回事。

聽見冉尋嗓音又攏上笑意,耐心安慰,對她與對其他人涇渭分明。

遊紓俞想,她此刻沒必要再站在這裏。她不為感動自己,期盼得到回應的物件也已將她拒之門外。

她隻是混沌在隻有自己一個人的房間裏昏睡了一個晚上。

夢裏,人流如潮汐般退卻,而冉尋向她走來,手捧一束花,喊她“紓紓”。

朝前走了那麽多步,來接她。

周圍人來人往,本是嘉大某條尋常的路,再茫然四顧,竟變成訂婚場景。

遊紓俞自己身著一件沒有弄汙的雪白長裙,前方就是穿西裝,柔軟明媚的冉尋,向她微笑。

歪頭,像隻長毛貓兒,“紓紓,我們一起走吧。”

從夢中驚醒,遊紓俞從沒有那麽一刻想要再見到冉尋。

可夢與現實總是相悖的。

遊紓俞跌跌撞撞回自己的房間,手腕上的手鏈早被過熱的體溫捂熱。

那行刻在米粒上的字,她此時視野模糊,快要看不清。

如同她在寧漳赴約前,每每入睡,都期盼著冉尋對她返場,想象著巡迴演出中的每一個細節。

但終究沒辦法實現。

掌聲喧囂到極致,纔有幸得來一次返場。

對她的“無限次”,本就不可能做到。

冉尋送莊柏楠離開後,去洗手間洗了把臉。

她剛才沒有多大情緒起伏,甚至應和小姑娘說話時還能笑出來。

隻是覺得該這樣做,好讓自己清醒一點。

出來的時候,快十二點了,竟接到梁荔的電話。

對方語氣輕快,透著幸福,一點也沒有即將進入圍城的覺悟,嗖嗖給她發了許多婚紗設計圖,說她品味好,讓她挑。

冉尋給了自己的意見,又問:“看這架勢是西式婚禮吧?正式儀式什麽時候辦?”

“我知道你很急,可是先別急。”梁荔嗔她。

“早著呢,一週多我不剛給你發訂婚請柬嗎,你第二天還招呼都不打一聲,就飛嘉平來找我。”

冉尋嘗試彎一下唇,有些失敗。

她垂眸,停頓幾秒整理自己的情緒,才笑著回:“我是急急國王,你的事,我怎麽不急?”

這次輪到梁荔沉默了。

她聽見冉尋嗓音含著潮氣,顯然在勉力壓抑著自己。

但前幾天,冉尋平靜和她傾訴,說自己又恢複單身的時候,語氣分明極輕快,還有空閑調侃她,像沒心一樣。

至於掛斷之後,梁荔根本不知道她真實的情緒究竟是怎樣的。

“小冉,別太記掛著那件事了。”她有些心疼。

“我之前也不知道那位女教授來頭竟然那麽大。但最近看新聞,那個婚約已經……”

冉尋打斷她,“就說到這裏吧,荔荔。”

很輕地揚了一下唇,轉移話題,“我們不是在討論你的婚禮嗎,到時候我給你奏樂去。猜猜,我會隨多少?”

梁荔知道她在想什麽,不想她心情低落,索性順著說下去。

電話掛斷後,臨近淩晨。冉尋熄燈,任由自己陷入被褥與軟枕間,強迫自己閉眼。

兩封請柬,在相同時間遞送給她,她仍能想起那時的心情。

返回嘉平,在通宵航班沉寂了一夜,還溫熱的心潮頃刻凍成堅冰,一截一截地斷裂、崩塌。

無數次重複檢查請柬的名字,以為是玩笑,是整蠱,是休息不好生出的噩夢。

直到後來,不得不信。

見到縈繞甜蜜氣息的梁荔時,冉尋強迫自己掛上笑意。

可她早已開始不受控地設想遊紓俞此刻的模樣。

或許會摘下她送的手鏈,換上昂貴的訂婚戒指,化淡妝,美得讓人移不開視線。

依偎在男人懷裏,接受無數親朋好友的祝賀。

她想,這樣也好。不會讓遊紓俞再墜入過往的陰影裏。

她害怕與女人接觸,那轉變思路,找到一個穩定而幸福的歸宿,不必隨自己到處漂泊,多好的選擇。

冉尋隻是有些遺憾。

遺憾在小鎮時,那個下午做了噩夢,一個有關遊紓俞最終結婚的夢,卻沒有聽話說出口。

說出來,夢或許就會翻轉。

而她貪心以為她與遊紓俞彼此特殊,自那時起就不會再分開。

-

次日,遊紓俞接到前臺的電話,到樓下取已經洗好的西裝外套。

她昨晚沒吃什麽東西,也根本吃不下,一直持續到今早起床。

到冉尋的房間看過一眼,人早就外出工作了,“勿擾”的提示卻始終亮著。

遊紓俞不願意多想,卻忍不住黯然。

那應當是獨獨對她的一個警示。

酒店的工作人員很有禮貌,很快遞給她裝衣服的手禮紙盒,又另外交給她什麽。

一盒退燒藥,兩盒感冒藥,安靜地隨小票躺在袋子裏。

“這也是冉小姐要我交給您的,請您注意身體。”她雙手遞過來。

遊紓俞輕吸一口氣,心跳快了些,“她還有說什麽嗎?”

工作人員憐惜她眉眼間的病意,補了句是今天很早的時候,冉尋親自出門買給她的,再就搖了搖頭,示意沒有了。

遊紓俞早已知足。

她提著衣服和藥回房間,步子依舊虛浮。

臉逐漸發熱,卻不知是因為低燒,還是捕捉到冉尋依舊關心她的蛛絲馬跡。

昨晚沒有夢到冉尋,所以現實給了她補償嗎?

遊紓俞勉強吃了一點生菜沙拉,服過藥,忍不住在搜尋引擎上搜尋冉尋的名字,查詢對方的行程。

看見兩天後,冉尋將在寧漳大學舉辦一場講座。

而臺風天過後,她本該在同地,參與那場同樣延期的生命科學領域學術會議。

遊紓俞給係主任打去電話,對方關心她的近況,而她安靜應聲。

“嗯,是的,婚約已經取消,我現在在寧漳。”

她撫摸被蘊好的西裝外套料子,好像能以此觸控到那晚穿著它登上演奏廳的冉尋。

隔著空氣,擁抱她。

垂眸,輕聲開口:“如果沒有意外,我依舊會去參加本年度的ICCEB。”

與冉尋見不到麵,對方甚至語聲冰冷,藉此推開她。

那她就親自去見,就算一遍又一遍,也無妨。

-

寧漳大學是本地最知名高校。北嘉大,南寧大,國內外都是排名頂尖的學府。

冉尋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到這裏來講座,因為當初家裏逼她報寧大金融係。

她沒聽,倔得很,報了死對頭嘉大。像存心和家人作對一樣。

最後也才堅持了一年,就狼狽逃出國。

如果要問冉尋是否後悔,她不後悔。

隻是走進寧漳大學時,環顧與嘉大相似卻又不同的人與景,偶有幾分懷疑。

如果當時選了這裏,仍舊是鋼琴表演專業,隻是少了與遊紓俞的相遇,現在是不是就能更快樂一些?

冉尋想答一個“是”字,但做不到。

因為她想起自己與遊紓俞相遇的那一刻。

對方撐一柄透明傘,險些與她擦肩而過,埋沒在無人知曉的初春。

直到走到學校禮堂前,仍在怔神。

莊柏楠在裏麵為冉尋除錯講座用的PPT,專業調律師在臺上除錯鋼琴,以便她中途使用。

而冉尋在後臺外徘徊。

附近是一片景緻幽深的小花園,時有人流途徑,看裝束都是講師學者,走入旁邊的教學樓。

應該也是有其他活動。

臨到講座開始的時間,小雨淅淅瀝瀝,有轉大趨勢,她該進場了。

可不知怎的,冉尋稍微偏了一下頭,餘光延伸,就看見了本不該在這裏見到的人。

遊紓俞穿著那件淺色西裝,臂彎攬著資料夾,另一隻手托舉透明傘。

目光停頓,靜靜站在距離她五步遠外的地方。

這一刻,早已不是初春時節。她們之間,隔著花圃裏開得正盛的無盡夏。

藍粉花瓣簇擁成團,在溫熱潮濕的空氣中綻放。

冉尋聽見遊紓俞喚自己,這次距離拉近,不再是無聲的口型。

“冉尋。”音色清泠。

如同在臺上臺下,她曾撫摸過無數次的那枚高音C鍵。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有時去琴行,有時在劇場,最晚的一天,練到深夜十一點。遊紓俞不願打擾冉尋,潛移默化地,她們之間的線上聯係多了起來。見不到麵,但還有視訊。從此每夜好眠,醒時也覺身邊的一切都鮮活生動,處處都有冉尋的身影。偶爾拍到校園裏一朵晚霞,顏色澄粉,遊紓俞拍照分享。配文“像你”。小貓懶散慣了,許是在排練,但回複訊息的速度仍然算快:“哪兒像?我是冷白皮,才沒有紅彤彤。”收到時遊紓俞正在去實驗室路上,天色轉暗,她駐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