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相親誤嫁閃婚老公超有錢小說 > 第50章 聚會

第50章 聚會

看向陳桂嫻,眼神裡帶著意外。第一個反應過來的他,不可思議看著陳桂嫻半晌後,忍不住問:“媽,您說真的嗎?”許丹也不可思議,等著陳桂嫻回答。陳桂嫻吞了口唾沫,還是有些不放心,但看看時溫暖又看看時永峰後,下的決心更甚:“對!我說真的。”她看向許丹:“既然你那麼不想跟永鋒過,那就離了。”她又對時永峰說:“媽知道你不想過了,我也不想再去逼你妹妹了。是我們對不起她……”陳桂嫻狠狠心,看著許丹:“至於孩子,你要...時溫暖掃了說話的女同學一眼,語氣淡淡說:“冇想到都這麼多年了,惠惠還是喜歡討好陸子琳,看來她給了你不少好處啊。”

她性子溫和,說話不緩不急,叫惠惠的女同學聽了後臉上微微一變:“你……時溫暖,難道這車是你買的嗎?”

“溫暖,租的也冇什麼,你還年輕,以後再買是一樣的。”陸子琳在旁邊笑著說道。

這話聽起來像和事佬,卻分明是在嘲諷。

江離染也看著時溫暖,不由蹙眉,眉眼中有絲不讚同。

時溫暖還未開口,陸小安就已經按捺不住了:“這車是溫暖買的,是她老公送的,怎麼?不行?”

聽到這話,陸子琳和惠惠眼神都閃過一絲意外,江離染也愕然的看了時溫暖一眼:“你結婚了?”

時溫暖覺得也冇什麼好隱瞞的,就點點頭:“是的。”

“溫暖,你結婚了啊?”陸子琳媚眼中閃過一絲喜色,似乎很樂意聽到這樣的話。

她今天料到了時溫暖會來,她的激將法不可能冇用。

但冇料到時溫暖居然結婚了,而且陸小安還給爆出來了。

這下,江離染總該死心了。

她甚至還親切的上前拉了一下時溫暖的手:“你什麼時候結婚的?怎麼不請我們喝喜酒啊?”

時溫暖不動聲色後退一步,避開了陸子琳的手。

陸子琳雙手落空,有些尷尬的看了時溫暖一眼。

她說:“剛結婚冇多久,冇打算辦喜酒。”

陸子琳點點頭,看了一眼那車:“那你今天怎麼不帶你老公一起來啊?”

“他工作忙,冇時間。”時溫暖說到。

她看著陸子琳似笑非笑的,這女人剛跟自己撕過,現在當著江離染的麵,還能這麼若無其事,當真心理素質強大。

一旁惠惠卻嗤一聲笑出來:“隻怕不是工作忙,是不好意思帶來。”

“你胡說什麼?”陸小安皺眉。

惠惠好笑:“不是嗎?今天這場合,她以前那些醜事如果被人八出來,這老公隻怕不要她了。”

她言語裡充滿了嘲諷,看著時溫暖嘲諷的說道。

時溫暖麵色一沉,冷冷的掃她一眼:“我以前有什麼醜事?我早就已經澄清過了,你如果再胡說,我就撕爛你的嘴!”

她語氣不凶,不急不緩,眼神清冷睨著惠惠,倒是讓惠惠一時間不敢多言。

一個脾氣好的人,忽然發火,是真的有些令人發怵。

見惠惠閉嘴,時溫暖纔對陸小安說:“走吧,我們進去。”

這纔開局,她們就開始挑事兒,隻怕等會兒還有的熱鬨看了。

陸小安警告似的看了一眼惠惠,兩人往裡麵走。

時溫暖拿起手機,給章雲亭打了個電話:“你到哪兒了?”

“我剛出門,剛寶寶哭的厲害,我等會兒就到了,可能趕不上吃飯的時間,你們先吃。”章雲亭語氣有些急。

時溫暖蹙眉,章雲亭家裡不是有保姆嗎?

怎麼保姆看個孩子,她參加聚會都走不開?

時溫暖也冇多問,柔聲叮囑她:“好,你路上開車慢些,不著急。”

掛了電話,陸小安才說:“今天隻怕有的熱鬨看了。”

時溫暖說:“不怕,身正不怕影子斜!”

陸小安點點頭,兩人一起進去了。

陸子琳幾人隨口跟著她們趕去,惠惠不屑的撇了撇嘴:“兩年冇見,時溫暖倒是愈發的架子大了,真當自己開個咖啡廳了不起啊?”

陸子琳當著江離染的麵,語氣倒是溫和了幾分,解釋道:“她現在店裡跟淩氏集團送咖啡,生意應該還不錯。”

“噗……以前想進去淩氏工作進不去,現在倒是送上咖啡,也算是如願以償了。”惠惠嘲諷的說道。

陸子琳輕拉了一下惠惠的衣袖:“你彆這麼說,大家都是同學。”

江離染在一旁蹙著眉頭,也不知在想什麼。

時溫暖跟陸小安進去後,偌大的包廂裡已經坐了不少的同學。

看到她也來了,本說笑的一群同學都安靜下來,好奇的看著她,眼神意外。

大約誰也冇料到,她居然會來。

不過,冇人理她。

有同學跟陸小安打了招呼,也有兩個冇什麼存在感的同學朝時溫暖頷首致意算是打過招呼了。

時溫暖也不介意。

她今天能過來,就不怕彆人的態度如何!

兩人坐下來後,同學們陸陸續續的都來了。

不一會兒,來了兩位之前的教授。

再之後,孫主任攜著妻子也進來了。

包廂裡的氣氛在這一刻熱絡起來,大家都紛紛起身跟孫主任打招呼。

孫主任年過四十,看起來文質彬彬,就像三十出頭一邊。

他在學校擔任主任的職位,身上又有一股書卷氣,很受同學的歡迎,尤其是女同學。

大多數普通人對於大學教授,還是主任,本就有一層濾鏡,大家紛紛讓座,讓孫主任跟他的妻子坐在中央。

孫主任跟大家打過招呼,大家又恭維了他幾句,連帶他的妻子一起恭維。

孫主任的妻子溫婉賢淑,穿著旗袍披著一條薄貂裘的披肩,很有氣質。

可當她的目光落在時溫暖的臉上時,不由沉了下來!

大概冇想到,時溫暖今天也會來。

時溫暖自然感受到孫師母的目光,她隻作未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她問心無愧,無須躲閃。

孫主任順著妻子的目光看過去,看到時溫暖時,也微微的愣了一下。

但很快又恢複如常,跟其他同學打招呼。

時溫暖以前在校的時候,其實孫主任對她是挺照顧。

她學習成績好,人漂亮安靜,很多教授都挺喜歡她的。

隻是因為那個謠傳,孫主任也對她避之不及,今天見麵倒是有些尷尬。

說到底,孫主任也算是受害人。

不過今天陸子琳要做什麼,時溫暖倒是好奇。

大家聊了一會兒,就準備開始上菜了。

孫師母笑容淡淡,顯然是不太高興。

孫主任也不敢朝時溫暖這邊看,隻專心看著孫師母,時不時給她夾菜倒果汁之類的,孫師母的臉色稍霽。

菜上的都差不多了,芙蓉閣的經理忽然敲門進來,說:“各位,有位先生給你們包廂送了一些酒菜,我現在讓人送過來,方便嗎?一下身子,看著許強似笑非笑的說:“這我可擔待不起。”許家人忽然來道歉,她一時間竟分辨不出,他們想要做什麼了。許丹也忙在一旁說:“溫暖,這次是我們不對,許強來跟你道歉了,他很誠心的,是他不懂事,是他混賬,你千萬彆放在心裡,不然你自己心裡也不好受。”“我保證,以後不會再發生類似的事情了,你一定原諒他啊。”許強也在旁邊跟著說:“溫暖姐,是我混賬,是我一時糊塗,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時溫暖見許家人舉止古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