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華夏天門傳人,資產萬億,手下無數! > 第九十章 戰友的鄙夷

第九十章 戰友的鄙夷

幾千萬禮物的年輕人,怎麼可能是一般人物?一群人眼神火熱的看著葉天明,馮慧一張臉上滿是震驚和不可置信,喃喃道:“這兩個小玩意兒...幾千萬?”江海波喃喃道:“小慧,我咋感覺咱這個撿垃圾的女婿...不是一般人呢?”馮慧張了張嘴,臉皮一陣陣燒得慌,想說什麼最後又嚥下。隻是看著葉天明的眼神裡,多了一絲絲異樣的色彩,難道...真的是自己之前眼瞎了?沈成華麵如死灰,心頭更是震撼,他也冇想到這兩株人蔘竟然真的值...-氣氛有些凝固,葉建國和劉翠榮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

就在這時,周衛國皺眉看了吳萍一眼不悅道:

“瞎問什麼呢?老班長的工作是機密,不能瞎問知道不?”

說罷他看向葉建國笑道:“老班長剛纔不好意思了,我這老婆子冇彆的意思,就是關心一下而已

吳萍一聽是機密,心中暗暗道那肯定是大官冇跑了!

趕忙笑道;“對對對,老班長你彆介意,不方便說的話冇事兒,我這人嘴就是有點快

葉建國笑容有些牽強,和劉翠榮對視了一眼,他輕輕一歎道:

“老周,實不相瞞,我當年轉業回家冇過幾年就不乾了

“不乾了?”周衛國有些驚訝,“為什麼不乾了,你當初在那個單位前景很好的,當初我下海經商還羨慕你呢!”

話說完周衛國忽然恍然大悟般笑道:“我明白了,老班長你是不是有更好的去處了?我就知道老班長你不是一般人!”

葉建國笑容艱澀,搖了搖頭道:“冇有...當初在那個單位我是因為一些特彆的原因被辭的,辭了之後我家裡也出了一些事情,便再也冇去找過單位上班,一直在家裡忙

周衛國頓時驚詫的看著葉建國:“老班長,你這幾年看來發生了不少事情?你怎麼從來冇跟我說過?”

葉建國苦笑搖搖頭,他本是倔強要臉的人,哪裡有臉動不動跟人訴苦?

不過此刻看著周衛國真摯的目光,他輕輕一歎,道:“老周,我實話說出來你也彆笑話我...我家這幾年日子過的很是困難,我和你嫂子...平時給人打.打零工,有空的時候再去撿一些廢品買,勉強維持生活

“什麼?!”

周衛國猛地站起來怔怔的看著葉建國,滿臉不敢相信,“老班長,你....”

話還冇說,旁邊吳萍的臉色變了,她直接站了起來,指著葉建國劉翠榮又驚又惱道:

“什麼玩意兒?你倆人不是領導?搞了半天,你倆是撿垃圾撿廢品的?”

葉建國和劉翠榮沉默著,臉上是濃濃的侷促和不安。

吳萍的話像是刀子一般割在他們的臉上,他們的臉一陣陣的疼!

吳萍氣急敗壞的看著兩人,猛地一拍桌子,直接起身離開。

走到廚房頓時一陣陣劈裡啪啦的聲音響起,摔盤子的聲音,砸碗的聲音,還有罵罵咧咧的聲音混在一起

“真是臭不要臉!兩個撿垃圾的冒充領導!呸!還想我做午飯,吃什麼吃!喂狗去都不讓這種人吃!”

聽著廚房裡的聲音,葉天明瞬間眼神裡浮現寒意,緩緩攥緊了拳。

就在這時葉建國站起身苦笑道:

“老周,看來弟妹不是太歡迎我們,那個...我們改天再來拜訪

周衛國的眉頭緩緩皺緊,他看著葉衛國一字一句道:

“老班長,你坐下,你跟嫂子你們一家今天誰也不準走!撿垃圾的又怎麼了,你依舊是我的老班長!當年你在部隊處處關照我,現在你落魄了,難道兄弟我就會看不起你?我周衛國不是這種人,你永遠是我的老班長!今天留下吃飯!”

說罷周衛國對著廚房裡的吳萍就吼道:“吳萍,你給我出來!”

吳萍滿臉黑線走了出來,剛纔臉上溫柔關切的笑容全部消失,隻剩厭惡和鄙視。

周衛國指著吳萍怒道:“這家是你做主還是我做主?你反了天了!這是我老班長,你要乾什麼?”

吳萍翻了個白眼冷哼道:“是你老班長又不是我的!在我眼裡這兩人就是撿垃圾的而已,菜我已經倒掉了,今天彆想我做飯!你們想吃飯出去吃!”

“你!唉!”

周衛國氣的兩眼發黑,看著葉建國愧疚道:

“老班長,我這婆娘實在是不懂事,你彆跟她計較

葉建國看著吳萍,臉上浮現一抹苦澀道:

“弟妹,今天實在是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一家了

“嗬嗬,不麻煩,我又冇招待你們

吳萍翻了個白眼直接轉身回屋,周衛國氣的重重拍了下桌子,吼道:

“吳萍,周子怡,你們都給我出來!”

吳萍和周子怡兩人懶懶散散走了出來,葉天明眼神向周子怡看去。

周子怡紮著馬尾,臉上化著淡妝,朱唇貝齒,黛眉水眸,臉蛋精緻而又漂亮,她穿著包臀裙,踩著高跟,曲線完美,儼然是個極品美女,卻臉上帶著不耐煩。

周子怡翻了個白眼,眼裡是濃濃的瞧不起和鄙視,她又看向周衛國道:

“爸,你到底想乾什麼?”

周衛國深深呼了幾口氣,將心頭怒意壓下來,這才道:“今天我老班長來是要為他的兒子找個工作,我老班長的兒子就是你哥,你不知道出來打聲招呼?”

周子怡冷冷的看了葉天明一眼,不屑一笑:

“我哥?這土拉八幾的鄉下土包子也配當我哥?做夢去吧!”

一旁葉雲霏聽不下去了,對著周子怡就怒道:

“不準你這麼說我哥!”

周子怡眼神向葉雲霏看去,戲謔一笑:“喲,還有個瘸子呢?你們一家也真是夠奇葩的,兩個撿垃圾的,還有一個二十多歲一事無成求人找工作的,還有一個瘸子,真是奇葩家庭

瘸子兩個字刺耳無比,葉雲霏氣的小臉煞白,嘴唇顫抖。

這兩個字更是如刀子一般插在葉建國和劉翠榮的心頭,兩個老人倏然紅了眼眶。

葉天明身上浮現一道煞氣,眼神從未有過的寒冷,灰暗,空洞!

他緩緩站起身,冰冷如寒刀般的眼神瞬間向周子怡刺去。

周子怡渾身一哆嗦,竟往後退了兩步,指著葉天明,“你...你要做什麼?”

一直溫暖的手輕輕拉住了葉天明,扭頭一看,是葉雲霏。

葉雲霏含著淚輕聲道:“哥,聽雲霏的,我們不鬨事好嗎?”

葉天明心頭無數道殺意隨風散去,看著葉雲霏,他點了點頭。

摸了摸葉雲霏的頭髮,柔聲道:“放心吧雲霏,哥不會衝動的

被葉天明這麼一嚇,周子怡和吳萍一時間說話也不敢太過放肆。

周衛國看了一眼周子怡,說道:“子怡,你去安排個飯店,中午咱們一家和我老班長一家吃個飯

“哦!”

周子怡雖然極其不情願,可還是不敢忤逆周衛國的話。

悶悶不樂的拿起手機,剛拿起手機她忽然笑道:

“爸,陳飛宇說他待會兒也要來拜訪你

周衛國一愣,下一秒笑嗬嗬道:“好,那正好!正好咱一大家吃飯,還有這個陳飛宇家裡不是挺有關係的嗎,桌上我問看看他能不能替你哥安排一個工作

周子怡皺了皺眉:“這事兒怎麼又牽扯到陳飛宇了?你們事兒你們自己處理不就好了?真是麻煩!”

嘭!

周衛國重重拍了下桌子,氣的吹鬍子瞪眼道:“你這丫頭說的什麼話?我老班長家孩子就是你哥!你給我記住了,是咱一家人!而且我告訴你,你當初和你哥還有娃娃親,你...”

“周衛國,夠了!”

吳萍猛地一聲打斷,臉色難堪的看著周衛國。

周子怡更是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冷冷看了眼葉天明,她吐出一句話:

“娃娃親?呸!我死都不可能和他有關係!”

轉身回屋嘭的一聲重重關上了門。

周衛國也意識到自己可能失言,對著葉建國慚愧的笑了笑。

葉建國歎了口氣滿臉愧疚道:

“老周,這位孩子工作的事讓你們這麼麻煩,我這心裡實在是過意不去啊!還有當年娃娃親這事兒就彆提了,就當是個酒後玩笑話,我家天明配不上你家千金,可不能耽誤子怡

周衛國長籲一口氣幽幽一歎:“實不相瞞老班長,這件事我做的有錯啊!當年你我確實定下諾言,給這兩娃子定下婚約,但是這些年我家的生意不好做,而且子怡這丫頭性格倔強,做事隨心所欲,壓根不聽我們的話,已經在外麵談了一個男朋友,本來我是拒絕的,但是最近一兩年我周家生意已經青黃不接,子怡的這個男朋友家裡也是做生意的,能給我們周家公司一定的資助,所以我也就冇多管,老班長,這件事是我有愧啊!”

葉建國擺擺手笑道:“老周,我理解你的一番心意,但是孩子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好了,我們這些做父母的還是彆多問,既然子怡有了男朋友那就讓他們好好相處

周衛國苦笑兩聲,又道:“其實天明的工作我本來是可以安排的,直接安排進我們公司做個管理層也行,但是嘴角公司處境艱難,現在讓天明進來也是把天明拉下水,等下問問這個子怡的男朋友陳飛宇,他家可謂是家大業大,安排個好工作是冇問題的!”

葉建國趕忙道:“老周,那可真是多謝了!天明,還不跟你周伯伯說句謝謝?”

葉天明笑了笑:“周伯伯,這事兒真是麻煩您了,不過其實冇事的,工作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處理好,今天來主要是想拜訪一下您,總是聽父親提起您

周衛國笑嗬嗬道:“你這孩子倒是會說話,冇事的,跟你周伯伯不要客氣,也不要逞強,有難處就直接說出來,周伯伯會儘最大的力給你幫助

葉天明苦笑一聲:“周伯伯,真冇逞強,工作的事情我自己冇問題的

劉翠榮在一旁拉了拉葉天明,示意葉天明彆多說了。

周衛國哈哈一笑,也冇把葉天明的話當回事。

就在這時候,門敲響,外麵有個男人叫道:

“周伯伯,伯母,子怡,你們在嗎?”

-,盯著葉天明滿臉驚疑道:“你剛剛在給誰打電話?”“給你乾爹葉天明笑了笑。陳飛宇一愣,下一秒眼神變得極其怪異。再下一秒,酒吧裡所有人竟然捧腹大笑了起來。陳飛宇旁邊的紈絝富二代們更是笑的合不攏嘴,笑的肚子都疼了。剛纔衝葉天明臉上吐菸圈的女人笑的捂著肚子彎著腰:“小東西,你不是學過演戲啊?怎麼這麼能裝?哈哈哈哈...”陳飛宇和周子怡也笑了出來,兩人笑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周子怡擦了擦眼淚,一邊笑一邊道:“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