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華夏天門傳人,資產萬億,手下無數! > 第四十九章 不救你我心裡過意不去

第四十九章 不救你我心裡過意不去

嚥了口唾沫,指著葉天明顫抖道:“你……你不是人!”葉天明皺皺眉:“你媽纔不是人,你們一家都不是人!”王老虎要被嚇的哭出來了,看著那道幾乎成一團球的大門,哭喪著臉道:“這怎麼可能?這道鋼門我花了五十多萬,就連炸彈都炸不開,你為什麼能……”葉天明咧嘴一笑:“可能你這門是豆腐渣工程說罷葉天明聳聳肩道:“好了,戲也到這兒了,你們兩個打算怎麼處理這事兒?”眼神看向被窩裡的趙晨涵,葉天明冷喝一聲道:“三秒內頭...-葉天明剛站起身,旁邊的調酒師忽然莞爾一笑道:

“小帥哥,喝完酒坐遠一點

“什麼意思?”

女調酒師眼神溫和的看了葉天明一眼,淡淡一笑:

“今晚遇見個懂酒的很開心,你是第一個能連喝我兩杯血骷髏的人,所以我不希望你今晚有任何一點事,聽我的,坐遠一點

葉天明微微皺起了眉,他不知道這個女人跟他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女人再冇解釋,給了葉天明一個甜美的笑容,隨後走出了吧檯,向門口進來的華宇飛這批人走去。

葉天明表情陡然之間變得凝重,他一瞬間明白了些什麼。

“哪兒來的裱子,給他媽老子滾遠一點!”

女人剛走過去,葉天明就聽到了一道暴躁的斥罵聲。

他不動聲色的坐了下來,眯著眼睛看著這一切。cc

女人麵帶笑容走到了這群人麵前,看著中間黃頭髮的華宇飛。

心裡蹦出一個念頭,難不成這女人今晚也是來找華宇飛報仇的?

華宇飛皺著眉,身上酒氣沖天,看著走來擋在自己麵前的女人,色眼迷離一笑:

“喲,哪兒來的**?想跟我睡覺也彆這麼著急嘛,等老子辦完事,老子立馬就操你...”

華宇飛的話還冇完,女人一個箭步上前,手中寒芒一閃!

竟然是一把匕首!

匕首泛著粼粼寒光,直刺華宇飛的咽喉,女人的眸子在這一刻冷的可怕!

葉天明也吃了一驚,根本冇想到剛纔笑容還如此甜蜜的女人原來手中藏著一把殺人利器!

變故突生,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華宇飛也突然被嚇住,整個身子一動不動。

匕首在要刺到他咽喉的一瞬間旁邊的一個便衣保鏢大手瞬間探出,瞬間握住了女人的手腕!

葉天明眼眉一挑,女人的身手已然不錯,但是冇想到華宇飛身邊這保鏢身手更勝一籌。

在普通人之間這絕對算是高手了,以一當十都有可能!

倒是冇想到華宇飛身邊竟然還有這樣的保鏢。

女人手腕被握住,動彈不得,她冇有絲毫慌亂,身子藉著被握住手腕的力騰空兩腳直接向這個便衣保鏢的襠部踹去!

便衣保鏢臉色一變,下意識鬆開手護住擋部。

女人嘴角勾起一絲冷笑,以退為進,虛晃一下,兩手撐地,一擊鞭腿狠狠抽向保鏢的小腿!

保鏢倒抽一口涼氣,極強的痛感襲來,還冇反應過來女人宛若獵豹般瞬間躍起!

一個肘擊打在保鏢臉上,保鏢兩眼一黑,身子不穩,女人隨手抄起一個酒瓶狠狠打在保鏢頭上!

啪!

酒瓶炸開,玻璃碎片將保鏢的臉劃出一道道傷痕,酒液混著鮮血塗滿了保鏢的一整張臉,保鏢捂著頭慘叫一聲,女人森冷一笑,一腳狠狠踹向其襠部,保鏢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兩眼一黑疼的昏死過去。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葉天明也不免有些訝異,女人的個頭這麼小,可竟然能擊倒一米八兩百斤的漢子,絕對算得上強!

“華宇飛!我要你的狗命!”

女人咬著薄唇,鳳眸冰冷,一個閃身來到華宇飛麵前,華宇飛嚇得尖叫一聲下意識往後退去冇注意栽倒在地,匕首瞬間來到了他麵前,割向他的喉嚨。

華宇飛脖頸一涼,一個黑影擋在自己麵前,隨即一掌向女人拍去!

女人躲閃不及,被拍中胸膛,身子立刻像是丟了線的風箏一般往後飛去,狠狠栽倒在地,吐出一口殷紅鮮血。

咬牙看向黑影,竟是一個長相很是普通的男人。

可那青筋畢露的手還有這帶著寒芒的雙眼儼然可以看出極其不簡單。

葉天明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玩味,這地方還能有這種強者,實屬少見。

女人倒在地上,看著眼前的男人表情有些驚恐,還冇等反應過來,黑影瞬間衝到她麵前握住了她的喉嚨。

華宇飛狼狽的從地上站起,惱羞成怒:“媽個逼的,敢暗殺老子!給我帶去包廂,老子今晚要乾死她!”

女人被握住喉嚨,整個人被提起,看著華宇飛的眼神極其怨毒與憎恨。

“華宇飛,你不得好死!你個畜生,王八蛋!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華宇飛冷笑著來到她麵前,一巴掌抽在她臉上:

“說,誰派你來的!”

“冇人派我來,是我自己要殺你這個畜生!當年你強殲了我妹妹,還給她注射了那種鬼東西,讓她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是個畜生,我恨你!”

華宇飛皺了皺眉,冷哼一聲邪笑道:“我都忘了我強殲了多少個小女生了,你妹妹是誰我還真不知道!不過你要說注射那玩意兒,那我想起來了,哈哈哈哈,你妹妹的滋味兒可爽了,不僅我一個人玩過,我還找了十來個弟兄連著跟她玩了一天一夜,你知道你妹妹後來是什麼樣子嗎?都成了琥珀了,哈哈哈哈...”

華宇飛的尖笑聲極其刺耳,女人淚眼模糊,像是瘋了一般掙紮,恨不得此刻將華宇飛碎屍萬段,“你個畜生!你這個畜生,她才15歲啊!嗚嗚嗚...”

女人披頭散髮,淚水一滴滴滴落,整個人像是傻了一般也不掙紮了。

華宇飛一把揪住女人的頭髮,狠狠一巴掌抽在她臉上,淫笑道:

“妹妹不錯,你這姐姐更棒,今晚老子要玩雙/飛!”

華宇飛說完帶著一行人進了包廂,中間還帶著一個喝醉的女人,調酒的這個女人也被帶了進去。

包廂外麵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看到了這一幕,然而冇有一個人敢說話。

華家...是他們惹不起的存在,隻是。

剛纔這邪惡,罪惡,冇有人性,藐視法律的惡徒們所作所為徹底震撼了外麵這些普通酒客的心靈。

繁華的都市裡,原來依舊有這麼多罪惡法律無法製裁的事情...

所有酒客裡,唯有一個人麵色平靜。

他靜靜的坐在吧檯前,眉頭微鎖,臉龐堅毅又帶著不羈,眸子裡隱隱寒芒閃爍。

他品嚐著酒杯裡最後一口血骷髏,喝完,他抹抹嘴,自歎一聲:

“酒調的這麼好喝,不救你我心裡過意不去啊!”

說完這句話,他放下酒杯,兩手插兜優哉遊哉向包廂裡走去。

看見這一幕的酒客臉上帶著驚異,這年輕人瘋了嗎?

那包廂裡的人都是亡命之徒,華家的少爺也在那裡,他還敢過去?

葉天明走到包廂門口,抹抹臉,嘴一歪,露出一個奇怪的笑容,推開了包廂門。

-完葉天明轉身向外走去。趙晨涵在房間裡麵一愣,臉一陣紅一陣白。看著葉天明的背影,她竟一時間心頭有了些落寞和酸楚的感覺。自己...竟然被一個男人嫌臟了?在學校她也算是個極品美女,不知道多少男生想跟自己上床。自己更是有著冰美人的稱號,然而...竟然今天被人看不上了。趙晨涵心中佈滿苦澀,見葉天明真的走了竟然還有些失落。不過一想到以後還能再見麵,她頓時又心情好了些。眼珠滴溜溜一轉,她想到了今天的葉雲霏。原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