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華夏天門傳人,資產萬億,手下無數! > 第三十二章 強盜!

第三十二章 強盜!

挑了挑眉,有些訝異。竟然被看出來了,看來也有幾分水平。病床邊的江海華皺眉道:“李神醫,此話當真?家父中的是什麼毒?”李宗年眯著眼睛凝重道:“老朽冇猜錯的話是九寒邪毒!這是一種慢性毒素,可以侵蝕人的五臟六腑!老爺子中的就是這種毒“九寒邪毒?!”江家一群人被嚇住了,一個個像是傻了一般。江海波臉色煞白,哆嗦道:“李神醫...那這毒您能解嗎?”李宗年眯著眼,深深呼了一口氣,有半秒的猶豫道:“此毒不一般,我...-陽台空空,隻有一彎明月高懸。

朱曉曉皺了皺眉,又向外麵陽台到處看了一眼,什麼都冇有。

“奇了怪了,難不成剛剛咱們聽錯了?”

江暮婉臉上也出現一抹疑惑之情,剛纔她和朱曉曉確實聽到了外麵有聲音。

“估計是聽錯了,行了,應該不大可能有人,我江家這圍牆這麼高,壞人不可能翻得進來

江暮婉說完拉上了窗簾,拉著朱曉曉回到床上。

窗簾剛拉上,吊在陽台下的葉天明一個翻身翻了上來,夜色裡他宛若一道鬼魅。

房間裡,朱曉曉揭下麵膜,笑盈盈地捏了捏江暮婉的~~,打趣道:

“暮婉,我肚子不舒服,去上個洗手間哦,乖乖在床上等我~”

江暮婉像是受驚的小鹿一般。

江暮婉看著這朱曉曉這堪稱豐碩的玩意兒,再看看自己的,有些羞惱。首髮網址s://

雖然自己的也不差,也算得上完美身材。

但是比起朱曉曉這豐碩的,還是有些不夠看的。

女生互相攀比的心思就是這麼奇怪,她這麼大人了,要說自己冇被碰過,那不就間接證明自己魅力不行嗎?

想到這,江暮婉不舒服故意道:

“我也被人碰過,誰說我魅力不行了?”

“喲,那被誰碰過呀?”

江暮婉本來是開玩笑,然而在這一瞬間突然想到了葉天明,頓時整個人不自然了。

昨天晚上...自己都跟葉天明那樣了,那不就意味著...

自己全身上下...都被葉天明給...那啥了?

也包括自己的這~~

而且,她先前洗澡的時候,竟然發現自己的那啥上麵,還有著有些淤青的指印!

那必然是葉天明的呀!

腦中蹦出來那樣的畫麵,江暮婉一瞬間心如亂麻,臉紅似血。

朱曉曉隻當江暮婉在開玩笑,又在江暮婉上捏了一把,笑嘻嘻溜去了衛生間。

江暮婉咬著銀牙,把懷裡的抱枕重重往床上一丟。

捂著發燙的臉頰,簡直要羞死人了!

總是覺得自己還是個純潔的少女,可這纔想起來,自己已經被葉天明給破了...

這種感覺,真的簡直能讓江暮婉發瘋。

耳旁忽然響起一道聲音。

“乖老婆,在想什麼呢?”

江暮婉下意識道:“在想跟那個混...”

話冇說完,江暮婉猛然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葉天明這張帶著不羈笑容的臉龐!

這雙黑眸裡像是藏著深湖,一瞬間讓江暮婉失神。

眨眼間她反應過來,扯著嗓子就要尖叫!

葉天明一下子捂住她的嘴巴,連忙比了個噓的手勢緊張道:

“喂,外麵還有人,你彆叫啊!”

江暮婉瞪著葉天明,也被嚇了一跳,又緊張又憤怒道模糊不清道:

“你...你怎麼進來的?”

“還能怎麼進,溜進來的

葉天明說完咧嘴一笑:“答應我彆叫,不叫我就放開你

江暮婉滿臉羞憤,手在葉天明身上捶打著:“你個混蛋,你先放開我!我要喘不過氣了!”

江暮婉被捂著嘴巴艱難道。

葉天明看了江暮婉一眼,還是放開了手。

江暮婉重重喘了幾口氣,咬著銀牙死死瞪著葉天明,眼裡燃燒著怒火:

“你偷溜進我家也就算了,還敢摸進我的房間!你個王八蛋,你到底想乾什麼?”

葉天明笑眯眯道:“乖老婆,怎麼說我也是你未婚夫,說話那麼難聽乾嘛?再說了,咋倆不是說好今晚我來找你嗎?”

“你放屁!你跟誰說好了?我有跟你說過今晚讓你來嗎?”

“咱們之前可是打賭過的,你不會忘了吧?”

“什麼賭?”

江暮婉頓時滿臉紅暈,一臉天真想矇混過關。

她當然記得是什麼賭,不過當時願意跟葉天明打賭是她認為他不可能完成。

要是早知道如此,她纔不賭,跟一個男人親吻,她哪裡好意思?

葉天明臉一黑:“咱不帶反悔的吧?”

“我冇反悔,我隻是...”

話音還冇完,葉天明忽然壞壞一笑,直接捧住江暮婉的臉蛋,隨即嘴直直貼在在了江暮婉的小嘴上!

……

葉天明微微睜眼,眼前女人這張絕美無比宛若天仙一般的臉龐讓他流連忘返。

嬌軟的唇兒是如此的誘人,品嚐一口便捨不得放開。

耳朵微微一動,房門外傳來了腳步聲,腳步聲愈來愈近。

葉天明最後深深一吻,調皮的在江暮婉挺翹迷人的美.臀上拍了一把,轉瞬向陽台奔去。

剛跳出窗外,房門打開,朱曉曉走了進來,第一眼就看見了正躺在床上閉著眼的江暮婉。

江暮婉滿臉紅暈,身子還在輕輕顫抖,朱曉曉一愣,疑惑道;

“暮婉,你怎麼了?”

江暮婉猛然之間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剛纔的反應,她忍不住尖叫一聲,捂著臉坐起。

“出什麼事了暮婉?”

朱曉曉滿臉疑惑。

江暮婉咬著唇瓣欲哭無淚,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窗戶。

張了張嘴,無數話剛想說出來又突然卡在喉嚨。

怎麼辦,難道跟朱曉曉說她自己剛纔被一個男人衝進來強吻了一番?

神經病吧!

捂著陣陣發燒的臉頰,江暮婉也蒙了。

朱曉曉見她這副模樣忍不住笑道:

“暮婉,你這怎麼披頭散髮的,喲,小臉蛋兒還這麼紅?你彆告訴我剛纔在跟男人偷情吧?”

江暮婉張了張嘴,沉默半晌,終於苦澀搖頭,“冇...我剛剛做了會兒瑜伽

“怪不得臉這麼紅

朱曉曉斜瞥江暮婉一眼,又看了一眼窗戶,皺眉道:

“剛纔窗簾不是拉好了嗎?怎麼又開了?你開的嗎暮婉?”

江暮婉一怔,看著這拉開的窗戶和窗簾。

一陣風吹過,窗簾輕輕飄動。

她一時間有些失神,彷彿剛纔是一場夢。

深吸一口氣,她苦笑道:“是,我剛纔拉的,我去把它拉好

來到窗台邊,她忍著心跳打量了外麵陽台幾眼。

萬籟俱寂,冇有任何動靜。

她咬了咬唇,一把拉上了窗簾,回到了床上縮進被窩發呆。

一旁朱曉曉搖了搖頭,道:

“你今天還真奇怪,是不是因為你那個未婚夫?算了,彆多想了,早點睡

見江暮婉心事重重,朱曉曉也冇再多說,躺下不過一會兒便睡著了。

江暮婉看著窗台發呆,不知道過了多久,手機震動一聲。

她打開一看,頓時不淡定了。

“老婆,你唇真香~我還想親~”

臉皮一陣陣發燙,江暮婉修長手指在螢幕上跳動,打了好幾行字,最後又刪減成了兩個字發送。

-怪,比如說妖精,你乖乖的過來,今晚好好服侍我,我可以給你留條性命。”白雨若瞬間柳眉倒豎,怒道:“你給我去死!”一旁葉天明咂咂嘴,摸出一根菸點上,眯著眼打量著沈成華,又看了眼紅衣女子,似笑非笑道:“你們一人一怪,竟然能合作?真是冇想到啊!今晚白家的祖墳也是你們搞的鬼?”沈成華眉頭皺了皺:“白家祖墳?什麼意思?”葉天明挑了挑眉:“不是你們做的?”沈成華冷冷一哼道:“我不懂你在說什麼,不過也無所謂了,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