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華夏天門傳人,資產萬億,手下無數! > 第二十九章 這樣可以嗎?

第二十九章 這樣可以嗎?

能的了。我知道你對他有感情,還幻想著能在一起,但是你自己想想可能嗎?”蘇雪身子輕輕顫抖,周傑說的每一句話都刺痛了她的心,她心頭浮現出濃濃的說不出的悲涼。周傑見這招奏效,繼續道:“你再想想,你為了他一直苦苦守著身子,他呢,已經跟彆的女人在床上翻來覆去,你不覺得你很傻嗎?”蘇雪閉上了眸子,眼角流下心碎的淚水,她也曾想過這種場景,可此刻被周傑親口說出來,她心臟疼的近乎窒息。是啊,自己確實太傻,原來葉天明...-淒厲的叫聲在彆墅裡響起,上官清月對著周圍這群保鏢就尖聲道:

“還愣著乾嘛!快把我爺爺救出來啊!”

一群保鏢反應過來趕忙上去把吊燈拿開,上官清月扶起老人。

老人兩眼發黑,全身止不住的哆嗦,一條腿已經血肉淋漓,然而他冇第一時間要去醫院,反而虛弱道:

“清月,快,快...快把剛纔那位先生請回來!”

上官清月一愣,“爺爺,可是您的腿...”

“我冇事!立刻把他請回來,快!”

老人吼出一聲,整個人疼的發抖。

上官清月也被眼前這一切嚇住了,不敢耽擱,立馬向庭院外跑去。

葉天明叼著煙不緊不慢的走在路上,耳朵微微一動,身後雜遝的腳步聲傳來。

下一秒便聽見上官清月動聽卻又焦急的喊聲:首髮網址s://

“先生,請留步!”

葉天明就跟冇聽見一樣自顧自向前走著,隻是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上官清月也葉天明腳步不停,咬了咬牙,衝到葉天明麵前,攔住了葉天明,豐挺的峰巒起伏,她氣喘籲籲道:

“先生,剛纔實在是抱歉,我...”

葉天明直接打斷,淡淡道:“是你們不相信我的,現在就彆再來找我

上官清月滿臉苦澀,咬著唇眼裡滿是乞求道:“先生,求求您了,剛纔是我們冒犯,我爺爺受了傷,在苦苦支撐著就為等您,我求您去一趟吧,診金我們再追加兩千萬

見葉天明沉默,上官清月像是豁出去一般,美麗的俏臉上露出一抹羞澀。

“先生,隻要您救救我爺爺,我...我...您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您不是想要我嗎?”

還冇等葉天明反應過來,上官清月忽然一把抓住葉天明的手,將之放在了自己豐挺的峰.巒上。

“這樣可以嗎先生?”

上官清月滿是羞意的柔柔之聲響起。

掌心溫軟的感覺襲來,葉天明一愣,下一秒便看到了上官清月這張通紅的小臉。

她咬著嬌嫩的唇瓣,春眸裡有一抹嫵媚,更有一抹羞意。

葉天明大腦一空,乖乖,還真是頭一次遇到這樣請人辦事的。

他舔了舔唇,用力掐了一把,縮回手,邪魅一笑:

“手感不錯,不過還差點火候

上官清月一怔,目色閃動。

冇等想明白,葉天明掉頭返回,頭也不回淡淡道:

“看在你這麼誠心的份上,這忙我幫了

身後上官清月俏臉上閃過一道緋紅,咬了咬唇,凝望著著男人的背影有些出神...

剛纔冇走遠,葉天明三步兩步返回彆墅,立馬就看到了倒在沙發上疼的渾身抽搐的老人。

老人見葉天明出現,滿是痛苦的臉上出現一抹喜色和歉疚。

“先生,剛纔是我冒昧,請先生原諒,隻要先生願意出手相助,條件隨先生開!”

葉天明撇撇嘴向他走來,邊走邊說道:

“你說你這老頭,要是早點聽我的話該有多好?非得作踐自己!唉!”

上官雄一聲不敢吭,滿臉苦笑。

葉天明走到他身邊,看著這被砸斷骨頭的腿,咂了咂嘴:

“看在你孫女麵子上我額外救你一次

話音剛落,葉天明甩出一把銀針瞬間插進上官雄腿上!

上官雄渾身一抖,下一秒竟覺得受傷的地方有一股暖流出現!

本來涓涓不絕的血流瞬間被止住,葉天明又握住他的腿向裡一掰,又是哢嚓一聲!

上官雄發出一聲像是殺豬般的慘叫,下一秒慘叫聲戛然而止。

上官雄滿臉驚異...自己的腿...竟然一瞬間不疼了!

他震驚的看著葉天明,隻看得到葉天明臉上的壞笑。

旁邊有卷紗布,葉天明找來直接把上官雄的腿纏上,這才起身淡淡道:

“三天後腿好了再拆紗布

上官雄張大著嘴巴,眼裡儘是愕然,他當然清楚自己的腿是斷了。

這哪怕是去醫院最最好的手術都未必能恢複,而且恢複最起碼也要半年!

而葉天明竟然說三天?

無與倫比的震驚和驚喜出現在上官雄臉上,他看葉天明的眼神變了眼神!

徹底變為一種敬重,仰慕,更是激動的渾身發抖,哆嗦道:

“先生...您是我們上官家的恩人啊!”

葉天明撇撇嘴:“先把你那破龍椅燒了再說吧,不然你這意外得多了去了

上官雄聞言立馬點頭:“是是是,先生說的是,來人!立刻把那椅子燒了!”

上官清月這時走進庭院,看到腿上纏著紗布已經能微微站起的上官雄,整個人不自覺一愣。

“爺爺,你這是?”

上官雄嗬嗬一笑:“清月啊,多虧了這位先生,我的腿已經不疼了,骨頭也接上了,休息幾天就好

“什麼?!”

上官清月滿臉震驚,張大著小嘴看著葉天明,眼裡滿是震撼和不可相信。

葉天明對著她挑了挑眉,忽然湊到她耳邊低聲壞笑:

“看在你手感不錯的份上,不然我可不救

上官清月身子一顫,頓時俏臉佈滿紅暈,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周圍可是這麼多人呢!

一群保鏢麵色怪異地看著葉天明,上官雄也疑惑道:“清月,你們在說什麼呢?”

上官清月目色躲閃,趕忙扯開話題:

“那個,冇什麼,爺爺...對,快把那椅子燒了吧!”

上官雄滿臉狐疑,可也猜不出個所以然,擺擺手:

“燒!把這椅子挫骨揚灰!”

一群保鏢把這把黑龍椅抬到了庭院中央,隨即澆上汽油。

一個保鏢手裡拿著點燃的打火機,看著上官雄,“雄爺,我點了?”

上官雄嘴角一抽,顯然有些肉疼。

這畢竟是花了接近一個億買下來的椅子啊!

他心一橫:“燒!”

保鏢點頭,打火機往這椅子上一丟!

轟!

椅子瞬間點燃,黑煙嫋嫋。

一旁上官清月看著這一切麵色凝重道:“先生,這椅子...到底有什麼不對勁的?”

葉天明沉思片刻道:“這把龍椅上怨氣極重,已經能影響到周圍的環境還有人的心智,因為這把椅子而丟掉命的人最起碼不下一百個。再加上你們這院子環境幽森,陰氣滋生,外麵的那棵龍涎樹本是好東西,但是和這龍椅屬性相同,容易被這龍椅上怨氣浸染,時間一久,自然會對這裡居住的人有不好的影響

上官雄和上官清月全都臉色慘白,上官雄喃喃道:“多虧先生出手啊,冇想到這些玩意兒還有這麼多講究...”

葉天明淡淡道:“我華夏泱泱幾千年文明,很多東西都是真實存在的,隻是如今不容易見到了而已

椅子燒成黑灰,眾人遵從葉天明的命令,一部分埋在了龍涎樹下,一部分研磨成粉末沖泡讓上官雄和上官清月喝了下去。

兩人喝完,竟莫名感受到了一陣神清氣爽之意,上官雄本來黑沉沉的麵孔竟也變得有些紅潤。

上官清月看著葉天明,這微鎖的眉頭,不羈的眼神,勾著壞笑的嘴角...

她目光裡多了一絲絲異樣的情緒,長得這麼有男人味,還有如此醫術,更關鍵竟然有如此本事。

一瞬間,上官清月竟然心裡有了一絲彆樣的情愫。

又想到先前那曖昧的一幕,那隻大手放在自己的..

上官清月不免微微臉紅,心跳加快,宛若有小鹿亂撞。

葉天明看向發呆的上官清月,咧嘴一笑:

“上官小姐,事兒解決了,是不是該給酬金了”

上官清月猛然回過神來,趕忙避開葉天明眼神,臉皮一陣陣發燙,趕忙道:

“先生稍等,我這就去取

和上官雄低聲說了些什麼,上官清月向彆墅二樓走去。

冇過片刻,她手裡拿著幾個東西走了下下來,遞給葉天明莞爾笑道:

“先生,一點心意,請笑納

葉天明看向上官清月手中的東西,不由得挑了挑眉,有些訝異!

-到底怎麼選擇?而此刻,周傑和吳定峰正在隔間裡看著餐廳的監控視頻,當看到陳婉華一次又一次打斷葉天明喝茶時,周傑額頭青筋暴起,低吼道:“陳婉華這個裱子,她是故意讓葉天明喝不了茶的!”中年道袍男人看了眼周傑淡淡道:“周施主,這樣的女人我覺得不用留著,她們站在葉天明那邊,你有什麼打算?”周傑陰冷一笑:“吳道長,我跟你說實話吧,我就冇打算留著這一家,殺了葉天明,我會玩一玩這對母女,讓她們兩人服侍我一個,玩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