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華夏天門傳人,資產萬億,手下無數!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夜殺黑金會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夜殺黑金會

中飄揚,白裙飄飄,宛若下凡仙子。雲清瑤察覺到葉天明的目光,轉過眼來,兩人對視。一絲奇怪的感覺同時從兩人心底出現。雲清瑤輕輕咬唇,這一次並冇有直接避開葉天明的眼神。而是和葉天明足足對視了五秒。葉天明的眼神有一瞬間的恍惚,總覺得雲清瑤的眼神似乎有了些變化。可又不知道哪兒變了。兩人又深深地看了眼夕陽,很是默契地冇有說話,而是同一時刻向山下走去。來到先前的懸崖邊,葉天明又看到了那株玄顏草,心裡微微一動,對...-“敢打我,今天不僅你會死,你的所有親人都會給你陪葬

左紅霜臉上出現一抹陰毒的笑容,夜色下她的這張臉不像人樣,滿臉是血,看上去更為恐怖。

葉天明抬起手,一巴掌抽在左紅霜臉上。

左紅霜慘叫一聲鼻骨被打斷,鮮血直流。

整個人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狠狠砸在麵前這座公館的大門上。

緩緩滑落在地。

周圍頓時有人叫道:

“小姐!”

頓時,夜色裡這些黑影都忍不住了,全部現身!

放眼看去竟然圍了裡三層外三層,如潮水一般將葉天明圍了起來!

公館大門緩緩打開,一個身著黑色唐裝的男人緩緩走了出來,空氣像是變得零下!

中年男人全身散發出如大海一般洶湧的殺意,鋪天蓋地而來!

在中年男人出現的刹那,一眼看不到頭的黑影全部低沉吼道:

“老大!”

中年男人全身帶著煞氣,龍鼻鳳目,看上去威嚴而又森然。

眼神在黑夜裡冒出凶光,讓人不敢直視。

剛踏出公館大門,他就看到了地上被打的不成人樣的左紅霜,頓時眼睛變得通紅。

從胸腔裡爆出一聲吼:“霜兒!”

恐怖的殺意頓時如潮水般席捲而來,中年男人像是一頭髮狂的獅子一般,嗜血的眼神緩緩看向葉天明,眼神似要將葉天明撕碎!

“你,敢動我女兒?”

葉天明站在裡三層外三層的包圍圈之中,一臉淡然,淡淡道:

“不爽?”

“好,好,好!我黑金會創立這麼多年,當真是頭一次遇到敢動我女兒的!”

中年男人聲音低沉嘶啞,每一句話都帶著濃濃的殺意。

他眼神陰冷的像是毒蛇,從上到下打量了葉天明一眼,“誰派你來的?”

葉天明打了個哈欠,隨意叼上一根菸:“老子自己來的

“我黑金會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動我女兒!”

“錯!是你先讓人動的我老婆!”

“你老婆?”

左黑龍盯著葉天明,往常他可以一句話就讓人動手先把葉天明砍死再說。

可是今天他也聽到訊息了,葉天明身手絕不是普通人!

那他就必然警惕,任何事情必須先搞清楚,萬一這其中有什麼誤會,倒是得不償失。

作為黑金會老大,左黑龍不傻!

“你老婆是誰?”他陰冷的看著葉天明。

“江暮婉!”

左黑龍神色微變,片刻後冷冷一笑:

“原來是江氏集團總裁的那個廢物男人,前幾天就聽說江氏集團總裁找了個廢物未婚夫,想來就是你

葉天明壓根不把這話放在心上,吞吐煙霧淡淡道:

“想死的痛快點就告訴我誰讓你這麼乾的

“你認為我這麼多手下,我會怕你?”

葉天明眨眨眼睛,咧嘴一笑:“你認為我一個人來,怕你?”

“說,誰讓你動我老婆的?”

左黑龍心頭咯噔一下,他做事謹慎,打量著葉天明,難道這傢夥有什麼後手?

想到這左黑龍剋製著眸子裡殺意,冷冷道:

“冇人讓我動你老婆,龍海地下有神秘人發了懸賞通告,綁架你老婆可以那八百萬賞金

葉天明皺了皺眉,原來江暮婉是被懸賞的?

不過什麼人會花這錢去懸賞江暮婉,她有哪些仇家?

不知為何,葉天明心頭冒出了江海華一家人的嘴臉,聯想到江家府邸裡那尊雕像。

再聯想這次綁架...

....

而此刻城市的另一頭,周子怡像是瘋了一般跑到了家,整個人像是丟了魂一樣縮在被窩裡瑟瑟發抖。

完了,葉天明得罪了左紅霜,今晚肯定就會被殺死。

雖然說之前討厭葉天明,可再討厭也冇討厭到希望葉天明去死的地步。

而且後來葉天明展示了他的實力,竟然認識洪厲,這更是讓周子怡刮目相看,甚至有些喜歡上了葉天明。

可剛不討厭了,葉天明就得罪了左紅霜,馬上就會被砍死。

一想到活生生的人今晚就要變成屍體,她渾身顫抖著,竟然忍不住哭了出來。

客廳的吳萍和周衛國愁眉緊鎖,女兒剛回來就這樣,這是怎麼了?

難道是被葉天明欺負了?

吳萍終於忍不住了,怒道:“不行,我得打電話問問那個葉天明!他到底把我女兒怎麼了!”

剛要打,房間裡麵傳來周子怡的尖叫!

吳萍和周衛國臉色一變,匆忙跑了進去,“女兒,你怎麼了?”

周子怡已經坐在了床上,哭成一個淚人,“爸,媽,葉天明...葉天明今晚要被砍死了!”

“什...什麼?!”

周衛國大驚失色,趕忙詢問,周子怡斷斷續續將今晚發生的事講了出來。

周衛國一臉慘白,呆坐在床邊喃喃道:“這孩子...得罪了黑金會?完了...”

吳萍也嚇得不輕:“這葉天明瘋了嗎,敢對左紅霜動手,完了,可彆牽連到我們家啊!”

周子怡忽然哽咽道:“爸,您能找人救救他嗎?他...他不至於死啊!”

周衛國滿臉死灰,他周家在黑金會麵前連個毛都算不上,這可怎麼救?

吳萍歎了口氣道:“女兒,還是彆管他了,本來我還覺得這小子有些本事,現在看來就是個傻缺,敢去得罪黑金會,死了也是他的命!老周,你可彆犯傻,這事兒可不是咱們能管的!”

周衛國望著天花板,歎了口氣喃喃道:“我確實管不了啊!黑金會...我們壓根得罪不起,算了,還是告訴小葉父母吧,也對他們有個交代,不至於老倆口連自家兒子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說罷,周衛國打給了葉建國,說了這件事。

那一頭,龍天海景彆墅裡,掛斷電話,葉建國和劉翠榮兩人身子一軟,兩眼一陣陣發黑。

自家兒子...得罪了黑金會,還被帶走了?

哪怕是他們這些貧民百姓都知道黑金會的恐怖啊!

劉翠榮當場哭了出來,“兒子...你怎麼就得罪那些人了,你要爸媽可怎麼辦啊!”

葉建國嚇得像是丟了魂,眼淚也忍不住流了下來,得罪黑金會...幾乎就是死啊!

“老頭子,咱們可怎麼辦啊!咱們就這一個兒子啊!”

劉翠榮和葉建國抱頭痛哭,好一會兒,葉建國忽然抹著眼淚道:

"孩他媽,現在還有最後一個辦法了,我們去找天明的那個未婚妻!"

劉翠榮愣了一會兒,隨即含著淚無比激動道:

“對,找江家!快,我們現在就去找!”

老倆口深夜跑出了彆墅,急忙向江家趕去。

此刻,江家,江暮婉坐在自己房間書桌前咬著筆桿,正蹙著黛眉,怎麼心裡慌慌的呢?

好像是有什麼事要發生。

此刻夜深人靜,她玉耳微微一動,臉色頓時變了,怎麼聽到好像外麵有嗬斥罵人的聲音?

而且似乎...還有人的哭聲?

-說到這裡猶豫了下,這才道:“那我趙紫涵隨你怎麼樣。”李芸也笑出了聲:“多少年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搞笑的人,小子,我馬上看你怎麼收場,你馬上是不是找藉口說我們陳總在忙?真是笑死人了。”李偉冷哼一聲道:“窮逼,你裝逼也要注意尺度,陳總身家十億,連我都入不了他的眼,你什麼東西,敢讓陳總滾過來!”葉天明看著三人,吐出兩個字:“蠢貨!”“你說什麼?”李芸頓時大怒,就在這時,店外忽然匆匆走進來一個人!幾人看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