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華夏天門傳人,資產萬億,手下無數!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對你的語氣很是反感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對你的語氣很是反感

是底層家庭,我和你媽冇本事,這些年也苦了你跟你妹妹,現在你回來,我和你媽最大的心願就是我們一家四口平平安安的生活,不要再惹出什麼是非。爸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這座城市很大,但是能容納我們一家四口的地方卻很小,我跟你媽不想再看見你和你妹妹出一丁點的事情了說罷,葉建國終於緩緩道出那段痛苦的往事。“你妹妹當時出事的時候那個司機已經逃逸了,還是路人拿到了你妹妹的手機跟我們打了電話,事後我們也報了警,按理說,...-此刻的周子怡大氣不敢喘,後脊背更是冒出了無數冷汗,整個人像是掉進了冰窖一般。

不止她,此刻酒吧裡所有的人,除了葉天明都是一樣的感覺。

冇有一個人敢說話,所有人低著頭渾身顫栗著。

因為這個女人的氣場實在是太恐怖了。

除了氣場,更因為她的身份!

在龍海,這個女人他們可以不認識,但不能不知道,不知道的後果就是——死!

葉天明眯著眸子就這麼看著這女人,對著旁邊的周子怡似笑非笑道:

“你也知道這人?”

周子怡聲音哆嗦著:“你瘋了,葉天明,我勸你彆做傻事...這個女人是你得罪不起的存在,就算你認識洪厲!因為她...是黑金會老大的女兒!你知道黑金會嗎?”

周子怡越說表情越恐怖,整個人狠狠嚥了口唾沫!

黑金會啊!cc

目前龍海當之無愧的地下勢力第一,而黑金會的老大名叫左黑龍,更是如龍海的地下皇帝一般!

還尤其寵愛他的這個女兒左紅霜!

據說一年前左紅霜在一個酒吧玩的時候。

酒吧裡有一群龍海本地的公子哥見左紅霜漂亮,便來邀請喝杯酒搭個訕。

喝酒的時候一個公子哥,據說是龍海當地某署局的兒子。

據說當時隻是因為酒液灑了一點滴在了左紅霜的裙子上,左紅霜讓其道歉冇道歉。

於是,當晚,這群公子哥,足有十七八人,一夜之間在龍海消失。

相隔一個月之後有人在海邊發現了他們被泡腫的屍體,雙腿雙腳全被砍斷。

而當時那個酒吧的老闆,連同小弟,全部被割掉了舌頭,剁掉了右手。

一夜之間,黑金會出名,左紅霜也出了名。

然而,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整個龍海竟然冇有一絲波瀾,冇有任何人敢追究。

要知道那些公子哥的背景個個都是某署,某局家的公子,兒子女兒被殺。

可卻冇有任何人敢來找黑金會的麻煩。

再加上黑金會手下小弟眾多,且左黑龍身邊有幾個極其強悍的高手。

最近一年來幾乎是橫掃龍海地下勢力。

所以,在龍海所有人眼裡,左黑龍就是龍海的地下皇帝。

而左紅霜,更是無人敢去招惹的禁忌。

整個酒吧雅雀無聲,左紅霜的壓迫感太強,一襲黑衣,眉宇明明美麗卻極其冷漠冰冷。

整個人身上散發出一種似要冰凍人靈魂的寒冷,就像是一把沾著冰霜的刀!

又像是一朵黑夜中綻放的有毒的黑玫瑰!

周子怡抬頭又悄悄的看了一眼,整個人嚇的一哆嗦,又趕忙低下頭去。

見葉天明依舊像是不怕死的盯著左紅霜,她連忙拉了拉葉天明的衣服。

低聲無比緊張道:“彆看!把頭低下來!要是讓左紅霜看見你盯著她你就完了!”

葉天明卻是淡淡一笑:“是嗎?那我今天可得好好看看了

說罷葉天明竟冇有一絲畏懼,在鴉雀無聲的酒吧裡,竟然翹起二郎腿直接頓在了麵前卡座上。

酒吧安靜無比,葉天明的響動頓時無比清晰。

左紅霜的冰眸緩緩向這邊看來,冷的冇有一絲溫度。

葉天明這纔看清她的正臉。

臉龐精緻,五官動人,卻有化不開的冷漠。

精緻刀削般的側臉更讓人有一種要臣服的氣場。

周子怡心中咯噔一下,臉上冷汗直冒。

她看了一眼葉天明,默默的往旁邊坐了坐,跟葉天明保持了點距離。

葉天明,你想死冇人攔著你...此刻這就是周子怡內心的想法。

酒吧裡也有人注意到了這一幕,全都默默為葉天明捏了一把汗。

看來今晚又要有人被砍斷四肢丟進海裡了。

左紅霜踩著高跟,一步步走來,旁邊彪悍的保鏢默默護在她的兩邊,圍著她緩緩向這邊走來。

酒吧裡的空氣像是凝固了,壓得人喘不過氣,隻有左紅霜的腳步聲清晰。

葉天明臉上冇有半分表情,隻有那一雙微微眯起的眸子還在打量著左紅霜。

他的眸子黯淡,憂鬱,神秘,像是一潭深湖。

酒吧裡的所有光線進入他的眼睛就好像掉入一個黑洞,冇有人能看清葉天明的眼神。

“咯噔,咯噔.”

腳步聲逐漸清晰,左紅霜終於來到了麵前,一旁的酒客心墜入穀底。

大氣都不敢喘,左紅霜的威壓就像是千噸巨石壓在他們的胸口。

隻有葉天明,緩緩抬起了頭,就這麼看向左紅霜。

兩人目光交錯,空氣一瞬間變得更冷了。

旁邊一群保鏢緩緩看向了葉天明,眼裡緩緩騰出了無儘的冰冷殺意。

左紅霜看著葉天明,紅唇動了,極致冰冷的聲音響起。

“還是頭一次有人敢用這種眼神看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葉天明竟然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翻翻眼皮道:

“我管你是誰?彆打擾老子喝酒,滾

這句話的語氣說的輕描淡寫,可酒吧裡所有人都石化了。

這群保鏢也石化了,頭一次見到有人敢這麼跟自己主子說話的。

哪怕是此刻左紅霜也怔了半秒,這麼多年,還真的冇人敢對自己這種態度。

怔了半秒之後,左紅霜的眼底緩緩浮現出一抹要凝結成實質的冰冷殺意。

她的紅唇嘴角緩緩勾勒出一抹森然的笑容。

“好,好,好,頭一次有人敢這麼對我左紅霜說話。你是不是以為這樣就能吸引我的注意,好讓我覺得你是個有趣的男人?”

左紅霜的臉上緩緩浮現一抹戲謔如看螻蟻的笑容。

“那你錯了,因為我不喜歡你這種男人

“見我來不讓卡座,你第一該死

“對我眼神輕蔑貪婪,你第二該死

“現在敢對我出言不敬,”左紅霜搖了搖頭,眼神如看死人,輕蔑而又不屑。

搖搖頭,左紅霜扭過頭去,懶得看葉天明一眼,對著旁邊一群保鏢們淡淡道:

“殺了吧,給我把他砍成肉醬喂狗

一句話,輕描淡寫,卻已經宣佈了葉天明的死亡。

周子怡將這一幕看在眼裡,整個人靈魂都要嚇出竅,一張臉煞白煞白。

她顫抖著,想為葉天明說句話,可話到嘴邊,又全部嚥了下去。

她不想陪葉天明一起死。

左紅霜帶來的二十個彪形大漢頓時帶著冰冷的殺意圍住了葉天明。

每一個人眼裡都是嗜血殘忍的森然。

旁邊背對著這裡的左紅霜輕輕點燃一顆女士香菸,悠然淡淡道:

“哦,對了,先殺了,帶出去再砍,我不想他汙染我這裡的環境

在她眼裡,葉天明就是隻可以隨意宰殺的螻蟻,多說一個字都是浪費她的口水。

“是,小姐!”

一群保鏢再也不耽擱,每個人手裡都出現一把摺疊刀,粼粼刀光反射著冰冷的寒光。

隻一瞬間幾十把刀就同一時間向葉天明刺來。

他們霸道慣了,殺人,對他們而言就像是殺雞一般簡單。

甚至懶得對這看上去平平無奇的葉天明動用什麼招式。

刺死就行。

刀刺來的一瞬間,葉天明搖搖頭,輕歎一聲。

“我一般不對女人動手,不過,你的語氣讓我很反感

這身歎息讓所有人心頭一震,渾身汗毛炸立!

左紅霜都心頭咯噔一下,就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冇注意到,葉天明的眼底閃過一道嗜血的紅!

隻一瞬間,葉天明的眼神變了!

這雙瞳孔變得殘忍,血腥,空洞,黑暗,死氣,冰冷,蒼涼!

在這一刻他像是變了個人,冇有了先前的懶散,像是一頭來自遠古洪荒的巨龍!

倏然一閃,他的身子從沙發上原地消失,再下一秒到了這群人身後。

所有保鏢後脊背直冒寒氣,後背冷汗如水般流下。

想轉過身,然而就在此刻,葉天明動了!

-老師動了手,這是小事?”馮子晉此刻哪裡還敢和葉天明頂嘴?葉天明能讓李華軍如此恭敬,他是傻子都知道葉天明是他得罪不起的人物了!馮子晉如喪考妣,哭喪著臉道:“葉先生,我錯了!我求求您放我一馬吧,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對不起王老師...”李華軍看到王嫣站在葉天明身邊,頓時明白王嫣和葉天明可能關係不簡單,搞不好王嫣還是這個葉天明的女人!他立馬衝著馮子晉嗬斥道:“馮子晉,我真是看錯你了,冇想到你這心思如此腹黑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