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南風知我相思意小說 > 第448章 她誓為守護而生

第448章 她誓為守護而生

遲疑,“還有......”“還有什麼?”許知意問。“你......怎麼會來劇組接男一號的角色?”默了默,楚涵深終於出聲,眸子裡帶了幾分複雜的光芒,“你為什麼會突然成為我的搭檔?”“這個......”許知意笑了笑,“算是歪打正著,是陳君陌那傢夥的功勞。”“陳經紀人?”楚涵深的俊眉又漸漸擰起,不解道,“不是你自己......”“叮——”急促的鈴聲打斷了楚涵深的話。許知意拿出電話,滿臉歉然:“抱歉,我接...許知意說完要坐地起價後,電話那頭一陣沉默,偶爾能聽到幾聲帶了壓抑的呼吸聲從話筒中傳來過來。

許知意知道,姑父徐澤淵正在忍耐,他已被自己的話語噎住。

她垂下眸子,手心也攥得緊緊的,指骨有些發白。

姑父,她的姑父,這反常的反應,已經能反應出許多東西。

陳君陌那一句“藏得越深、演得越真”,以及顧西洲那一句“城府匪淺”,像是在此刻,都得到了驗證。

這個從無破綻的姑父,這個被她和姑姑視為親人的姑父,在前一世那些血色與悲劇中,究竟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徐子晴幾次三番的算計,有冇有他在背後做推手?

許知意死死隱忍著,不讓他聽出半分異樣。

或許她該慶幸,姑父常年離家,對於她的性格也不甚清楚,她這樣刁蠻任性的模樣,應該最是符合他心目中的樣子,也最讓他放鬆和滿意。

沉默了半晌,徐澤淵終於開口,帶著嚴肅的口吻,訓導道:“小意,你怎麼能這麼想?

這些年我和你姑姑教你的,就隻有這些表麵的利益嗎?

你要看得長遠才行,從傾城娛樂裡開始,慢慢接管許氏集團,這隻是第一步,一點點得失不算什麼?

聽姑父的,不要計較這麼多,回傾城娛樂纔是最重要的,姑父會幫著你,不讓任何人欺負你!”

他非常自然的從慈父切換到了嚴父的狀態,讓許知意熟悉得幾乎快要掉下眼淚。

可是,她決不能再做那個一見他板著臉,就立馬妥協聽話的女孩了。

她不能軟弱,更不能輸。

許知意強迫自己冷靜,做出一副開始使小性子的模樣,語氣沖沖,調也提到老高,不服氣的反駁道,“那我不管,我纔不讓你們幫,我憑自己就完全可以!接管許氏的第一步,我不能落了麵子,也不能失敗,這是為我以後打基礎呢!”

“而且!”

她囂張道,“傾城娛樂就是我們許家的產業,憑什麼我回自己家公司,還要看著股權全部都在彆人手上,而我自己什麼都冇有?

想要我去看彆人的臉色過日子,門都冇有!”

“小意......”“傾城娛樂裡,表叔不過區區許家的旁係,都有百分之十五的股權;還有那什麼王八強(王振強),居然有百分之二十?

而我這正經嫡係,唯一的繼承人,居然冇有任何股權,這不是搞笑嗎?

到底誰纔是傾城娛樂的主人?”

許知意帶著任性和蠻橫道,“就算我現在回去傾城娛樂了,我也是隻冇有股權和發言權的紙老虎,一點也不威風,那跟我許家大小姐的身份完全不合,那我還不如不回去,直接在娛樂圈混吃等死呢!”

“紙老虎...不樂意...”徐澤淵的聲音已經完全冷淡了下來,甚至冇來得及掩飾。

他冷著聲道,“那你想要怎麼樣?”

“我想怎麼樣?”

許知意的眸子裡有濕潤一閃而過,她然而彎起了唇角,冷笑道,“我要股權。”

“股權?

你想要從他們手裡挖回來?

“對,想要請我回傾城娛樂,就把我們許氏在傾城應有的百分之五十一的占股還給我,否則,我絕對不會回去。”

許知意回到了重生前那任性的大小姐模樣,耍著無賴道,“反正姑姑最寵的是我,他們不給我股權,鬨大了,鬨到姑姑麵前,他們一個個都吃不了兜著走!”

徐澤淵:“......”“而且,姑姑對他們出手,我也可以。”

許知意陰險道,“我都已經是娛樂圈裡最有聲望和名氣的藝人了,華鼎娛樂與我交好,晨曦娛樂是我大本營,我身後還有西洲,顧氏集團。

傾城娛樂要是真讓我不爽,我就直接聯絡華鼎娛樂,逼垮傾城,再讓西洲收了它!”

“到時候,傾城娛樂是我許知意個人的私產,我想開除誰,就開除誰,那什麼王八強之類的,一個也彆想留下來!”

她這話說得霸道蠻橫,完全不講理,卻句句衝著徐澤淵的痛點去的。

如果說徐澤淵就是那幕後之人,那麼他一定不會允許事情發展到那一步。

且不說傾城娛樂損失掉,會讓他失去很多爪牙,就論背景,顧西洲和許青蘅若是真的重視到了這一塊,開始出手,那麼,任何想借傾城娛樂下手來整垮許家的事,都是不現實的。

許知意在賭,賭他的妥協。

半晌過後,徐澤淵終於出聲。

“你說得冇錯。”

他的聲音已經恢複了冷靜和尋常,衣服護短的模樣,道,“你是傾城娛樂的大小姐,怎麼能夠冇有任何股權就回傾城?

這不僅讓許氏折損顏麵,還會讓你受儘委屈!所以,股權是要拿回來,這一點姑父會幫你,並且助你想辦法!”

許知意聽著他的話,微微眯眸,不語。

徐澤淵接著道,“我現在也算是明白了,那王八......王振強為什麼會繞過你姑姑,找到我這個完全不插手許家任何事物的閒散人身上來了。

他們就是知道,我不會在意這利益得失,所以纔好矇混過關。”

“小意啊,對不起,姑父險些就上了奸人的道了!”

徐澤淵懊惱地道,又試探道,“你應該不會怪姑父吧?”

“怪!我都可委屈了,您居然幫傾城娛樂那群傢夥,不幫您的親侄女!”

許知意氣憤道,“我不管,反正這件事你得給我解決了,那什麼王八強既然敢找上您,他就得付出代價!”

“好好好!”

徐澤淵應道,聲音裡也夾帶了幾分寵溺,“隻要你不生姑父的氣就好了!”

“那我就考慮一下,原諒您這一次了。”

許知意道,“您去找傾城娛樂的那些人時,記得也要拿出我們許家人的威風啊,也讓他們瞧瞧,誰纔是真正的主人。”

“放心,哈哈哈,姑父一定會幫你鋪好路,讓他們知道,許家人不好惹!”

許知意這才滿意的笑了,和徐澤淵簡單聊了幾句之後,才掛斷了電話。

一放下電話,她的神色就變了。

“啪嗒”地聲音響起,她的淚落在了桌麵上,神色卻變得決絕。

這一世,她誓為守護而生;無論對手是誰,她都絕對不會手下留情!我錯了!”陳君陌立刻求饒,“他很可憐,他都可憐死了,我同情他!”“那你趕緊給你哥哥打電話!”許知意哽嚥著道,“讓他不要再為難我家破小孩了,要是他不願意好好養,就送我給來養!”“好的,姑奶奶,小兔崽子他爹可疼他了,你就放心吧!”陳君陌一個勁的保證,又試探著道:“除了裝,啊不,除了表示出他的可憐,那小兔崽子還跟你說什麼了嗎?”“他什麼都冇說,隻是不讓我擔心。”許知意難過道,“他說他很想我……我得抽個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