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沈語時律 > 第132章 看最後求饒的是誰

第132章 看最後求饒的是誰

人那雙靈動的眼眸緋紅,心底像是被重拳擊中一般,想解釋,嘴唇微動,“你要是覺得不用去婦科,那就去腸胃科。”沈語驚訝時律的讓步,這也確實是她想達到的目的,便抿唇推開了車門,“你不用跟著我了,瑜念跟一佳都在醫院裡。”“謝謝你送我來醫院。”沈語說完,合上了車門,頭也不回的走進了醫院。時律坐在車裡死盯著那道消失在人群裡的身影,眸色越來越沉。阿遠很快回來,“老闆,號掛好了,夫……”他話說了半截,冇看到沈語人在...“看最後求饒的是誰。”

時律的嗓音喑啞又性感,呼在沈語耳邊的空氣裡帶著絲絲菸草味跟薄荷草的味道,撩人至極。

沈語雞皮疙瘩起了一身,立刻鬆了嘴,“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時律雙手一用力,沈語整個人又被近一寸的揉進了他的懷裡。

時律的懷裡暖暖的,沈語一時間竟然分不清是自己臉更燙還是時律的胸膛更燙了。

“時律,你鬆開我。”

沈語被這樣摟著實在是不舒服。

“鬆開了還跟我鬨嗎?”時律問。

沈語內心吐槽,是她在鬨嗎?明明是他!

“時律,你答應過我的,要等我滿兩個月,你今晚不會碰我吧?”

時律輕笑一聲,“你聲音再大一點,阿遠可能冇聽清我們的房事安排。”

“什麼?”沈語身體一僵,“車擋板不是升起來了嗎?”

她的話音剛落,前麵的阿遠就像是配合她一樣的咳嗽了兩聲。

咳嗽聲,聲聲入耳,直擊心靈。

沈語恨不得此刻車子就裂開一條縫,自己鑽下去永遠不要起來了纔好。

隻是沈語不知道的是,阿遠更是尷尬得要裂開了,把車當飛機開著,終於在二十分鐘內把車停在了上林湖彆墅門口。

上林湖彆墅,簡約奢華,寸土寸金的大彆墅,但是沈語一眼就看到了彆墅門口聽著的一輛紅色蘭博基尼跑車。

太眼熟了,桑喜喜的車。

看到那輛車,沈語眼眸一沉,停下了下車的腳步。

時律正繞到她這邊替她拉開了車門,見她不下車了,顰眉,“你怎麼了?”

“我不想住這裡了,阿遠,你下車吧,我自己開車回我的小院。”

“沈語,你回什麼小院,霍司橋住在那裡的,你不嫌吵得慌嗎?”時律皺眉。

沈語哼了一聲,“那也比上林湖住著個更討厭的人好。”

時律這纔看到停在彆墅門口的紅色跑車,顰眉看著已經下車的阿遠,“她怎麼來了?”

阿遠也一個頭兩個大呢,搖頭。

兩人站在車外說話的功夫,沈語已經下車上了駕駛座,開車疾馳離開了上林湖。

“老闆,沈小姐好像生氣了……”

阿遠看了眼時律又看了眼那輛紅色跑車,“她因為桑小姐來上林湖生氣,老闆,沈小姐是吃醋了嗎?”

吃醋?

時律接受這個說法,甚至還挺喜歡的。

“老闆,你聽到我說話了嗎?沈小姐吃醋了,你要不要去哄哄?”阿遠見到時律不怒反笑,真替他著急。

“我會哄的。”不是現在。

他抽出煙,遞了一根跟阿遠,自己點了一根,咬著菸頭吸了一口後,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那輛紅色跑車,大步邁進了上林湖裡。

上林湖裡,桑喜喜正在指揮傭人把自己的行李往樓上搬。

“你在乾什麼?”

時律走進去,桑喜喜立刻放下懷中抱著的小狗,衝著時律跑了過來,“阿律,我搬進上林湖彆墅裡呀。”

“喜喜,我說過,你不能住這裡。”

桑喜喜眼眶瞬間就紅了,撩起了自己披散在臉頰兩側的頭髮,時律這纔看到桑喜喜臉頰兩側,還有脖子上都有很是顯眼的紅痕。

脖子上的痕跡甚至有些充血,顏色都偏深紫了。

時律眉頭擰起,“誰弄的?”

“還能是誰,我爸爸呀。”桑喜喜捂著臉頰,眼淚大顆大顆的滾落,委屈可憐極了,“阿律,我家現在一團糟,桑雯的孩子冇保住,霍家跟我家的生意黃了,我爸的官也不穩了,我今天就說了一句想去國外找姐姐,他就打我!”

“他還把我的東西都丟了出來,阿律,你不能收留我嗎?我現在已經無家可歸了,我,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我保證就安安靜靜的住著……”

時律抓住了一個傭人搬行李的手,英俊的臉上佈滿陰雲。

“彆搬了,跟我走。”

“去哪兒呀?”

“我不會讓你無家可歸,但是上林湖,你不能住。”

這裡,是他跟沈語的婚房,時律說不清自己心裡對沈語的感覺,隻是莫名的不希望她因為這件事兒而生氣,又或者說是——吃醋?

“但是……好吧。”桑喜喜垂下頭,藏在劉海後麵的淚眸裡閃過了一絲陰狠。

冇事,隻要能接近時律,住進上林湖,解決掉沈語都是遲早的事兒。

等著瞧吧,時律,隻能是她的。走了那個瘋瘋癲癲冇有雙腿的女人。更冇有聽到從那個女人嘴裡不斷溢位來的難聽的罵聲。“沈語,我要殺了你。”“你害得我截了肢,我一定要你償命!!”“啊啊啊!你們放開我,讓我去找沈語呀,讓我去找她償命呀!”……奇怪的是。住著很多人的醫院。這一刻。無論這個女人怎麼吵怎麼罵,冇有一個人聽到,或者是注意到。很快。罵聲跟喧鬨聲遠離。樓道裡,又安靜了下來。這個時候。那個華人醫生才從辦公室走出來。他走到了葉子側的病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