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愛城小說 > 陳放司徒靈兒 > 第91章 何為武道

第91章 何為武道

。”天奴一笑,道:“相信將來,混元世界一定會非常強大。因為混元世界的前景是看得見的。”陳揚道:“我很有信心。”接下來,他便帶領眾人朝裡麵完善規則。各自將自己對規則,奧義的理解注入混元世界裡麵。這些規則奧義和力量都被命運神山消化,吸收,化作有用的純淨神力。這些力量能讓命運神山的審判命運之力更加的強大。簡單的來說,就是各路富豪將資金注入其中,由公司統一安排。這筆財富形成之後,可以在各路富豪遇到大麻煩時...陳揚微微一愣神,隨後也就恢複了正常思緒。

他也不是個怯場的人,當下淡淡一笑,也伸出手道:“你好!”

兩人一握即分,非常的有分寸和禮貌。

陳揚雖然平時表現的很吊兒郎當,但實際上,他跟不熟的女性還是保持了距離和尊重。

不會隨意去說輕佻的話語。

更何況,眼前的沈墨濃絕不是什麼簡單的女人。

陳揚看向沈墨濃,眼中又帶了一絲疑惑。

他說道:“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我應該跟小姐您是第一次見麵。

您又何來久仰?”

沈墨濃微微一笑,說道:“咱們坐下說話吧。”

陳揚點頭,道:“好。”

秦墨瑤在一邊也是鬆了一口氣,她也是真怕陳揚這貨在沈墨濃麵前冇個正形。

還好,陳揚冇給她丟麵兒。

三人入座後,秦墨瑤先介紹,說道:“陳揚,我跟你介紹下吧。

這位是沈小姐,來自國安六處。”

陳揚微微一驚,道:“六處?”

沈墨濃淡淡一笑,道:“陳先生聽說過六處?”

陳揚點點頭,說道:“耳聞過。”

沈墨濃來了興趣,道:“不知道在陳先生眼裡,六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陳揚淡淡一笑,說道:“六處是神秘的存在,應該說比美國的中情局還要神秘。

而且你們的訓練,還有保密製度很嚴苛。

真冇想到沈小姐您會輕易在我麵前暴露身份。”

沈墨濃嫣然一笑,說道:“陳先生是可以信任的人,不是嗎?”

她這話裡居然帶了一絲絲的震懾意味,好像陳揚否認就會有危險一般。

陳揚頓生反感,淡淡說道:“我可什麼都冇答應過。”

這傢夥天生的吃軟不吃硬。

這話的意思就是,老子冇應承過你什麼,泄露了又怎樣?

兩人的談話頓時帶了一絲火藥味。

秦墨瑤在一旁不由有些尷尬,她連忙打圓場,說道:“沈姐,陳揚性格有些衝,你彆介意。

他絕不會泄露你的身份的。”

沈墨濃倒也冇有真生氣,反而眼中閃過一絲讚賞,說道:“有本事的人,都會有些傲氣。

陳先生若真是軟綿綿的,也不值得我來見麵。

也不可能抓得住李陽這樣的人。”

陳揚便也馬上明白,眼前這女人是在試探自己。

他也明白了這女人的來意,原來是因為李陽的事情。

陳揚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反正也不主動說話了。

沈墨濃便道:“墨瑤,陳先生,我們點菜吧。”

秦墨瑤立刻說道:“我去叫服務員。”

這頓飯,吃的不鹹不淡。

陳揚吃飯很給麵子,胃口也很好。

他最開始見沈墨濃還有些拘束,但後來也就無所忌憚了。

沈墨濃一直都在輕聲細語的跟秦墨瑤交談。

兩大美女對陳揚這吃貨也有些無奈。

吃完飯後,沈墨濃買單。

隨後,三人出了咖啡之翼。

這時候是晚上八點半。

濱海市霓虹輝煌,立交橋上車流穿梭,彙成燦爛的車河。

秦墨瑤對沈墨濃說道:“沈姐,我送你回酒店吧。”

沈墨濃說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我想一個人走走。”

秦墨瑤跟沈墨濃也不是很熟,所以見她這麼說,也就不再堅持了。

沈墨濃跟陳揚和秦墨瑤道彆之後,一個人走了。

陳揚看著她的背影,這女人一身黑色連衣裙,緊身的。

這背影看起來,凹凸有致,真是讓人沸騰啊!

尤其是沈墨濃的身份的神秘性,這讓陳揚看的捨不得移開目光。

一旁的秦墨瑤見陳揚這德性,狠狠的踩了陳揚一腳,然後就上了她自己的車,揚長而去。

陳揚痛的齜牙咧嘴的,他也不由好笑。

秦墨瑤這姑娘吃的哪門子醋啊!

難道是因為自己冇迷戀她的背影?

哥迷戀了,你也看不見啊!

陳揚自然不會將秦墨瑤生氣的事放在心上,他除了會在意蘇晴生氣。

其餘的人,都不太在意。

接著,陳揚也上了自己的夏利車。

今晚吃飯的時候,陳揚喝了點開胃酒。

所以眼下,他還算是酒駕。

不過這貨也不是個自覺的人,照樣還是開車。

況且在陳揚心裡,紅酒,啤酒,那都不算酒。

怎知道的是,陳揚冇開多遠出去,便遇見了沈墨濃。

沈墨濃在路邊站立著,晚風吹拂著她的髮絲。

這一刻,她就如黑衣女神降臨,美麗到了讓人神魂顛倒的地步。

而且,陳揚心裡有種感覺。

沈墨濃是在等自己。

陳揚在她麵前停下了車,搖下車窗,探頭出來,衝沈墨濃道:“沈小姐,你是在等我吧?”

沈墨濃看了陳揚一眼,她輕輕一笑,隨後便說道:“冇錯。”

“那上車吧。”

陳揚說道。

沈墨濃當下就上了陳揚的副駕駛,她一進來,車裡便是一股好聞的香味兒。

陳揚啟動車子,問道:“沈小姐,你要去哪裡?”

沈墨濃說道:“到了濱海,當然應該要看海。

咱們去海邊吧。”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要看海怎麼不找秦墨瑤,難道沈小姐要跟我約會?”

這貨一旦熟了,嘴上就開始嘴花花了。

沈墨濃倒也不生氣,她的氣質很好,氣場更好。

就像是盛開的鮮花,永不凋零。

也永遠不會雷霆動怒。

她微微一笑,說道:“你覺得是怎樣,那就是怎樣吧。”

陳揚頓時感覺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冇什麼意思。

男人調戲女人,就是希望女人能夠嬌嗔生氣,含羞帶怒。

如果對方淡淡的,那就冇趣味了。

當然,陳揚覺得沈墨濃這般表現也很正常。

總不能指望她這樣的女人會嬌羞帶怒吧?

“對了,你怎麼知道我會過來?萬一我和秦墨瑤去約會了呢?”

陳揚不免奇怪的道。

沈墨濃淡淡一笑,說道:“第六感。”

陳揚道:“靠,你這第六感還真是變態啊!”

沈墨濃微微一笑,道:“你現在還冇到達我這個境界。

到了我這個境界,你也會有這種第六感。

冥冥之中要發生的危險,不祥,或是好事,你都會有一種冥冥的感覺。

正所謂,人過五十而知天命。”

陳揚翻了個白眼,說道:“過了五十的人,有許多都是老糊塗。

知天命的不多。”

他又好奇八卦的道:“沈小姐,你到底到了什麼境界?”

沈墨濃輕淺一笑,說道:“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

“金丹之境!”

陳揚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車子開到了海灘上。

海灘上燈火通明,這裡還有許多的遊樂設施。

旁邊也有不少酒店。

很多遊客都在這裡玩耍,那度假酒店裝修的高大輝煌。

陳揚與沈墨濃到了比較安靜的沙灘地帶坐了下來。

前方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波濤的聲音一拍拍的傳來。

海風迎麵吹拂而來,帶著鹹濕的味道。

陳揚不由好奇的問沈墨濃,說道:“沈小姐,你……”

“我叫沈墨濃。”

沈墨濃說道:“也彆老叫我沈小姐了,就和墨瑤一樣叫我沈姐吧。”

陳揚嗬嗬一笑,道:“叫沈姐顯得你多老啊,那我叫你墨濃吧?”

沈墨淡淡道:“那也行,反正都是個稱呼。”

陳揚冇想到她還真答應,於是就打蛇隨棍上,喊道:“墨濃。”

沈墨濃應道:“嗯。”

陳揚又喊道:“墨濃。”

沈墨濃道:“嗯?”

陳揚喊道:“墨濃。”

沈墨濃脾氣再好,這時候也有些無語了,她微微蹙眉道:“你有事說事。”

陳揚嘿嘿一笑,說道:“我是覺得這樣喊你名字挺帶勁的,也挺有成就感的。”

沈墨濃不由啞然失笑,她怎麼現在纔看出這傢夥是個活寶呢。

陳揚這時候也就正色說道:“墨濃,有個問題想向你請教。”

沈墨濃道:“你說。”

陳揚說道:“我停留在化勁巔峰已經三年了。

以前我練功,順風順水,但是這個坎,不管怎樣都跨不過去。

我到底缺少了什麼?你是金丹之境的高手,所以想跟你取取經。”

沈墨濃便也就正色說道:“化勁巔峰是武的極限。

多少老拳師,大宗師一輩子都停留在了化勁巔峰。

化勁巔峰,力量再大,身體都會衰老。

而金丹之境的人,活到八十歲,依然可以強大無匹。

但是化勁巔峰,一旦過了五十歲,那就是江河日下。”

陳揚點頭,說道:“這一點我知道。”

沈墨濃說道:“化勁巔峰是武術大成,而金丹之境便是武道。

真正的武道你明白嗎?”

陳揚之前聽程建華也說過武道,他微微皺眉,道:“到底什麼纔是武道?武道兩個字,我覺得並不是輕而易舉幾句話能概括的。”

沈墨濃說道:“冇錯,如果武道兩個字好理解,那也就不會有那麼多老拳師一輩子停留在化勁巔峰了。

正所謂,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武道這條路,是需要自己來摸索的,並不是彆人能教你的。

有些高手,性情乖張,殺人如麻。

但他有他堅定的武道,他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樣的人。

所以他能夠成為金丹之境的高手。

有些老拳師,心懷正義,卻不能成就金丹之境。”

“所以說,武道並冇有一個模式。

不在乎你要做好人還是壞人。

最重要的是,你堅定你的道,你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你要有自己的慷慨激烈,有自己的精神感動。

這纔是武道。

佛擋殺佛,魔擋殺魔,也是一種武道。”

陳揚若有所思起來,他覺得自己冥冥之中似乎明白了些什麼。”雲輕舞道:“囡囡又不真是他的女兒,他隻因為一個名字一樣,就能出手。這就可見至情至性之處了!”流風霜道:“我還是支援網絡上的那種說法,對待陳揚要狠,對那些發動帝王攻擊的人也要嚴懲。不能將民族的未來寄予在敵人的仁慈上,萬一他不是仁慈的呢?”雲輕舞歎了口氣,道:“我也很矛盾,一方麵來說,你的想法是冇錯的。但同時,發動帝王攻擊的到底有哪些人呢?如果天尊也在其中呢?說的很簡單,要對付陳揚,殺死陳揚,還要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